這部馬伯庸先生的大作,在住院開刀之前看完,看完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這部小說給人三種感覺,就像王國維說詩詞有三重境界一樣。

第一重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這是一種孤獨感。

第二重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這是一種執念

第三重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是一種成就感。

這部小說給我的感覺也有這三種層次,但卻次序顛倒。

第一種是成就感

全書一共24章,一章只寫半個時辰,從巳時(上午9點-11點)寫到第二日辰時(早上7點-9點),整整24小時,章章都像在倒計報時。緊迫感時時在側。

書中最重要的主人公張小敬曾是守護大唐邊疆的勇士,在殘酷的戰爭中為了理想中的長安城而奮戰到底,僥倖存活。

十年西域兵,九年長安帥。類似一個退伍軍人後來在長安一個小縣城做了九年的保安隊長。因保護戰友不惜殺死上級而被判死刑。

一個死囚,卻在危急關頭被委以重任,要在12時辰中破解突厥人的驚天大陰謀,保護全長安老百姓的安全。

他臨危受命,在沒有任何線索,沒有任何外援的情況下,憑藉一己之力,不擇手段,一步步破解突厥狼衛、守捉郎等一系列秘密。

的確是個英雄類的人物。同時也是一個矛盾綜合體:

一個出賣同僚換取情報的卑劣之徒,一個經驗老道狠戾冷酷的前不良帥,一個放言保護微不足道的民眾的聖人,一個對朝廷不滿卻又拚命辦事的幹員。

而且,到處是狼一樣的敵人,和豬一樣的隊友!實在是不容易。

他滿身創傷,取得了最後的勝利。只是這樣的勝利帶來的成就感卻一點都自豪不起來。

第二種是每個人的執念

如果你拼盡全力守護的東西給了你最大的傷害,你會如何選擇?屈服還是反抗?憎恨還是毀滅?

每個人都要為他的選擇負責。

《三體》里的恭弘=叶 恭弘文潔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受到壓迫,對人性失去希望,她選擇了吸引外星人來毀滅地球,同歸於盡。

《琅琊榜》里的林殊,率領赤焰軍浴血奮戰卻被後方出賣,全軍覆沒,他選擇了隱瞞身份,伺機復讎,侵襲六部,重振朝綱。

《長安十二時辰》中的蕭規也是如此。在保衛邊疆的戰爭中九死一生,僥倖活下來后榮歸故里,卻發現唯一的姐姐被當地縣令侮辱致死,家宅盡毀。想要告官,卻發現官官相護,投訴無門,甚至自己還被污衊成匪徒,失去身份,到處流浪。

蕭歸的選擇是與皇城中樞長安城同歸於盡!

這樣的選擇無可厚非。

但同樣在戰爭中九死一生活下來回到長安,卻因保護好友而義憤殺死上司被打入死牢的張小敬卻沒有選擇憎恨,當然也沒有選擇原諒。

他選擇的是保護長安老百姓的安全,免受無妄之災。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執念。沉醉其中,不達目的不罷休。

長安城,表面繁華無比,是無數人心之所向。但也魚龍混雜,真假難辨。它包容一切真善美,也藏着許多假醜惡。

張小敬說:“長安城就像一個吞噬一切的怪獸!”

崔器說:“長安把我變成一個我曾經最鄙視的懦夫。”

長安是個大染坊,你想變成什麼樣都有可能。你想用他做什麼事也都有可能。

所以蕭規聯合了一大批跟他有相同遭遇的人,力求報復長安貴族和統治者們。

一個人的執念很渺小,許多人的執念就很強大了。雖然他們自稱“蚍蜉”,但卻真正撼動了長安這棵大樹。

若不是張小敬的執念更強大更堅定,要不是作者故意如此構思,這些“蚍蜉”也能搞出個“安史之亂”。

第三種是孤獨感

對張小敬來說,昔日同生共死的戰友變成了敵人,昔日的上級變成了仇家,昔日埋藏的卧底被親手出賣,昔日不想保護的人卻必須要去保護。

太多身不由己的事。

他得不到別人的信任,也不信任別人。除了把他從牢里提出來的李泌。可是後來李泌也無法幫忙。

他必須一個人破解謎題,一個人深入虎穴,一個人扮演卧底,一個人接近真相。很有孤膽英雄的味道。

不過我覺得他最大的孤獨感來自於內心的無助。

他知道了整個事情的真相,但不能說出口。一是沒有人相信,二是沒人敢相信。

他不想臣服於這頭秉性怪異的野獸,他要堅持自己的原則,他要守護所謂的人民!

天子、太子、皇位、靖安司、朝堂、利益、忠誠……你們整天考慮的就只是這樣的事嗎?

張小敬從來沒有這麼憤怒,也從來沒這麼無力。他早知道長安城這頭怪獸的秉性,可從來沒有真正喜歡過。他無時無刻不在試圖掙扎,想着不被吞噬,卻總是會被撕扯得遍體鱗傷。

這就註定他與長安格格不入,與所有利益集團格格不入。註定了他的孤獨與無助。

而小說中另一個人物—-元載,善於鑽營,唯利是圖,為了某一目的而任意顛倒黑白。他認為:

人性從來都是趨利避害,可以背叛忠義仁德,但絕不會背叛利益。

多麼痛的領悟!

所以只有這樣的人,才會去審時度勢,把握時機,謀求發展。

而張小敬那種心中裝着人民,人民利益高於一切的人,雖然高貴但卻非常稀有幾近滅亡。

一個民族忠誠之士盡喪,投機取巧者如魚得水,揣摩上意者青雲直上,也是很令人痛心啊。

張小敬就像一個逆流而上的勇者,迎面碰到許多隨波逐流的人,有想拉着他一起隨波的、有勸慰他別再白費力氣的、也有暗地使壞動手腳的,總之敵多友少,只能孤軍奮戰。

這種孤獨感是看透一切的高處不勝寒,也是被時代拋棄的孤單寂寞冷。

悲哉!水至清則無魚啊!


此外,這部小說的寫作手法也很有特色:

1、以一天寫一生

很多人在這一天的選擇決定了自己的一生,或叛變或忠誠,或投機或取巧。但實際上,今天的選擇或者性格特點都來自於以往的經歷和磨練。

2、以一城寫一朝

長安城,大唐中樞,是最繁華也是最骯髒的地方。管中可窺豹,一城見一朝。說明當時的大唐王朝也是一個表面繁華暗藏洶湧的大染缸。

3、以一個陰謀套另一個陰謀

在費盡心機抓住突厥人的行蹤,在千鈞一發之際阻止了他們自殺式爆炸的行動之後,眾人稍微喘了口氣。卻沒想到,更大的陰謀還在後面。真是環環相扣,驚心動魄,陰謀不停,懸念不斷。


小說中還有一些有趣的部分:

1、翻譯寶典

唐詩太流行,以至於小說中用來破解傳遞消息的密碼本居然是《唐韻》。難怪後來岑參一學就會。

2、岑參寫詩

這是一個舒緩緊張節奏的存在。

在生死邊緣、緊急關頭,岑參還不忘搜集詩歌素材。

岑參激憤地揮了揮手:“怎麼不能入?如今寫詩的,大多詞藻艷麗,浮夸靡綺,動輒詩在遠方,卻不肯正視眼前的苟且。正該有人提倡新風,為事而作,不為文而作。”

3、賣炭翁

白居易的《賣炭翁》,中學時已滾瓜爛熟。如今被作者巧妙加入小說中,賣炭翁的炭也被自願捐獻給“蚍蜉”們,好過“半匹紅綃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直”。

4、巧扮入城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杜牧的詩也化作現實。張小敬出城后,喬裝打扮成送荔枝的使者才得以入城。巧!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