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幸的命運面前,再熱愛的事情也要放一放

之前在發表了一篇在簡書上的停更通知,這還不到一個周,我就打了自己的臉,重新開始碼字,七天內我的“反覆無常”並非沒有道理可講,那種每天24小時能更換24中心情犹如過山車般的悸動始終折磨着我。

在連續兩個星期紛雜煩擾的波動后,我的情緒才像聲弱勢微的潮海那樣漸漸平復了下來。幾天前,我曾因家中出事而意志消沉,一時間,我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著命運。我曾對那些在寫作中半途而廢的人以及這種行為感到不可思議,他們一邊口口聲聲地說自己熱愛文字,卻在行將放棄時不厭其煩地強調着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也是無可奈何。我對他們的話不以為然,我在心裏想他們不過是對文字不夠熱愛,這個世界上哪會有一句“無可奈何”就能打發的真愛?

只是,事到臨頭時我才發現自己也不過是不夠愛的那一類人。十年來,我第一次萌發了輟筆的念頭,曾經不惜熬夜也要寫好一個故事那種樂此不疲的狀態蕩然無存。每晚回到家后,我只是竭盡全力地想讓自己快點入睡,睡得很沉后就不用再想什麼了。這两天,我總是有一種感覺:眼前經歷的事情好像之前都發生過,我甚至能在它發生的同時大聲喊出接下來的結果,聽別人說,這是神經衰弱的表現。

我恨上自己家鄉的原因很簡單,就因為一所房子

現在,濟南城中最熱門的的話題就是房子,其熱度不亞於北上廣深等城市。就在我用手機寫下這行字的同時,廣播中傳來了消息:經十一路的某處學區房的售價為35800元/平。或許,這對於月入十萬的人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但濟南的一個國企職工的退休金一個月只有3000多塊,我爸媽辛苦工作這些年一共攢下了80萬,加上我的25萬,我們的全部家當就這100來萬,要在濟南二環里買套三樓以下,有雙氣的房子,只要超過70平米,就一定要貸款,這還不算裝修等費用。

我是濟南人,生於斯,長於此,我對這座城市的發展水平心知肚明,我知道比起青島它差得不是一星半點兒,比起山東省一些其他城市也沒有太大優勢,空氣差,交通擁堵,違建林立,我不止一次聽到外地的朋友吐槽它簡直就是一座“大縣城”。

所以,它的房價能漲到今天這個地步,我百思不得其解,更感到惱怒,就像一家游泳館打着其是“國家跳水隊訓練基地”的旗號,其實池裡的水沒有經過任何凈化處理完全就是泥巴湯子,而且還票價不菲是一個道理。

我越來越覺得,這座城市在吃人,它張開了一張血盆大口,露出鋒銳的獠牙,無論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很多都逃不開它的傷害半徑,前赴後繼地跌入這處房價深淵,等再被吐出來時,已經被嚼得連骨渣也不剩。

濟南四處都在熱火朝天地建設新樓盤,隨便去高鐵西站附近兜一圈就能看個滿眼,然而奇怪的是,當我們走進售樓中心時,置業顧問只會給出一種回答:“還沒開盤。”

濟南420樓市新政有兩條規定牽動着大多數人的心:第一,本地戶籍二套房首付提至60%,外地戶籍首套房首付提至60%;第二,嚴厲打擊開發商捂盤惜售。

新政一出,各大銀行即刻開始收緊房貸,對購房者資質的審查堪稱苛刻,就差掘人家家祖墳政審了。於是,一大批剛需購房者失去了購房資格,看到一些平台里頻頻出現“再見,濟南”的評論,我有了一種莫名的心酸。

他們最初來到這裏時都懷揣着沉甸甸的夢想,我相信他們中很多人在為這座城市的發展添磚加瓦時感到過深深的疲憊,那時,他們可以咬牙堅持,現在,他們終於挺不住了。

最初,這座城市像塊柔軟的海綿,吸納着成群結隊的外地人像彙集而成的水流涓涓流入,汲取足夠多的養分后,多餘的水分就會被排除,這塊海綿也變成了渾身是刺的仙人球,讓人再難靠近一步。

這個世界上,大事小情可以細分出上萬種,但最讓人感到不甘心的事情只有一種:明明為了留在舞台中央拚命努力過,卻仍舊要收拾行囊被清除出場。

然而,打擊捂盤行為的承諾呢?至今沒有監管部門出來兌現。我寧願相信這是不作為的結果,而不願意把官商勾結聯繫起來,至少這樣我還是能對政府抱有希望,但願他們只是因為懶才如此對樓市放任自流。

有人說,這就是現實,說對了,這就是總來傷害弱者的現實。

爸媽,你們有什麼對不起我的?

比起這群朋友,我幸運一些,至少,我還能享受首套房首付30%的政策,最近兩個月,我們全家四處尋覓,就如上文所說,置業顧問一句“沒開盤”就把我們打發了。

一次次無功而返讓我爸媽在已經開始節節攀升的高溫下有些力不從心,半個月前,我們從西站回家的路上,我爸突然說:“孩子,我對不起你,你看看你這些同學中,人家當爸爸的都早早地給預備下了一套房子,怎麼我這麼沒用呢?”

他這話說得毫無徵兆,好像是烈日下晾曬着的鹹魚上突然被潑灑上了一盆艷紅的辣醬,突兀,刺眼。

從那天開始,他明顯變了,有些抑鬱,吃下不飯也睡不着覺,一遍遍念叨着:“你和小杜(我女友)年齡都不小了,再不結婚,我害怕耽誤你們,要是因為房子的事兒,她和你分手怎麼辦?”

他原來不是這樣的!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很自私,一直在追逐自己的文學夢,天天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做派,從沒有顧及一下自己家人的感受,他們怎麼會感到對不起我?真正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才對。

我曾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我們都生活在人間,關於世俗功利,誰都逃不過去,那是乾糧,至於夢想,充其量算一碗湯。因此,我準備放棄自己還不知道哪輩子才能實現的夢想,專心處理家裡的事情,這就是前两天發布的那篇停更聲明的原因。

我從我爸的手機中找到了一位姓劉的叔叔的電話,他平時總提起這個人,說他人品好,中交,我給他打去電話,讓他勸勸我爸。人家答應的很痛快,很快親自來了一趟,現在,經過開導,我爸的情緒總算穩定了下來。

昨天,他對我說:“你就安心寫你的東西,事情總會有解決的那一天,我這邊你別擔心了。”

我媽也說,“我們希望你能寫下去。”

攤上這樣的女友,我還能說什麼?

你們可能知道,我的女友<strong>@喪心病狂的小堅果兒的女友</strong>也在簡書,有時還會在我的文章下方發一些評論來“虐狗”。除了我父母,我感覺最對不起的人是她。


我對她說:“我們家這情況你也看到了,現在分手還來得及。”

她愣愣地看了我幾秒,“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有了也沒關係,我警告你,別想把老娘甩了!”

我說:“你怎麼這麼傻?”

她說:“端午節的時候跟我回家,見見我父母,誰說沒房子不能結婚了?哪條法律規定了?刑法還是憲法?”

你們看,攤上這種傻女友,我還能再說什麼?

最後,我有個問題向大家請教,第一次去丈母娘家,買什麼東西比較好?歡迎在評論里告訴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