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吃點什麼?”蘇芮扶着方向盤,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擺弄手機的小雯。

小雯顯然注意力都在眼前的小屏幕里,沒回過神來,“啊?”

“咱一會吃點什麼好?” 蘇芮的聲音很疲憊,但並不是因為一天繁忙的工作造成的。

“都行~ ”小雯似乎有心事,嘆了口氣,抬起頭看着窗外,順手關了手機屏幕。“哪家人少就去哪吧,估計等我們到了都排起長隊了。”似乎覺得自己起初的回答有些敷衍,小雯又嘟囔到。

“說的也是,不過你單位這也太偏了,上下班多不方便。”蘇芮看了一眼中控屏幕上的時間,已經7點多了,一會上了高架,再開四十分鐘應該就到了,希望高架上別堵車。

“所以才在單位附近租了房子,其實市區方便多了,不用擠公交,還能多睡會,而且房租也便宜。”不過好處可不止房租便宜呀,小雯心裏默念着,臉上莫名紅潤了起來。她再次按開了手機屏幕,輕點微信頂端的聯繫人,怎麼還不回我,小雯剛剛被莫名勾起的火熱情緒很快熄滅,被煩躁取而代之。

她用力戳了幾個問號,點擊發送,然後退出了聊天界面。小雯看着對方的頭像,恨恨的咬了咬牙。頭像里,一男一女摟在一起,但那女人卻不是小雯。几絲怒氣又夾雜進煩躁的情緒里。對着蘇芮嚷嚷到:“你怎麼也不放個音樂,多悶啊!”

“嗯,好。”蘇芮並沒有介意。小雯不知道最近都忙些什麼,經常不回微信,電話也常常漏接,可能是新單位工作量比較大吧,不過今天給小雯打電話倒是很快接了,看來今天她也難得早早忙完了吧。

蘇芮一邊盯着前方已經籠上夜幕的路,右手一邊摸索着中控台上的開關。高架橋的入口出現在右側,眼看要錯過了,蘇芮有些手忙腳亂,急忙收回右手,慌亂打了轉向燈,右轉開上了高架。

“今天突然叫我出來是怎麼了?”看到手忙腳亂的蘇芮,小雯莫名有些愧疚,不管怎樣,她跟蘇芮也是十幾年的閨蜜了,這麼多年,身邊人來人往,親密的朋友,也只剩下了她。

“哎,最近好多事,心裏很亂,就想找你說說話。”蘇芮打開了收音機,高架上一路暢通,車很少,蘇芮的車偶爾被其他車快速超過。

“你還有什麼好心煩吧,愛情事業雙豐收。”小雯心裏又開始隱隱作痛,看了一眼蘇芮握着方向盤的左手,一枚情侶對戒悠閑的反射着路燈的光線。

“豐收什麼啊,是事事不順還差不多,特別是愛情。”

“怎麼了?”小雯一慌。

“劉哲又來找我了。”

“他怎麼又來找你?”小雯鬆了一口氣,“找你干什麼?”

“還能幹什麼,還不是想再跟我重歸於好。”

“那你答應了?”小雯斜眼看着蘇芮,“那阿健怎麼辦?”

“別鬧,我怎麼可能再跟劉哲在一起。”蘇芮皺起了眉頭,顯得心煩意亂。

“怎麼不可能,真要是不可能,你就不會心煩,你應該也還想着他吧?”小雯鬆了松安全帶。

蘇芮看了小雯一眼,嘆了口氣。

“還真讓我說中了!”小雯似乎挺興奮,“不過話說回來,劉哲其實挺好的,溫柔體貼,對你言聽計從的,你說幹嘛就幹嘛,這樣的男朋友去哪裡找?”

“可這不是我想要的,”蘇芮板下臉來,“這不是我想象中的愛情,我也不需要他對我言聽計從。”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根本就不存在想象中的愛情,真會存在的話,就不用靠想象了。”

“可是他越對我無微不至,我越覺得跟他缺了點什麼,怎麼說呢,就是好像缺了點什麼?”蘇芮看了一眼小雯的表情,希望她明白自己想說的。

“那你打算怎麼辦?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

“而且。”蘇芮深吸一口氣,“我覺得阿健最近似乎也不太對?”

小雯鼻翼抖動,手心瞬時冒出汗來,那是緊張的表現。她盡量控制着自己的語氣,故作鎮定看向窗外,“不太對?你指的是什麼?”

“我說不準,就是覺得哪裡不對,感覺他心裏有事,問他他又不說,感覺對我也越來越冷淡,總之讓我很惶恐,再加上劉哲突然來找我…”蘇芮緊縮着眉頭。

“應該是你想多了吧。”小雯試探道,“你跟阿健在一起也快兩年了吧,我覺得阿健很好啊,成熟穩重型的。”說道這,小雯感覺自己說錯了話,聲音都有些顫抖。不由恨自己還能再蠢一點嗎,希望剛才車窗傳進來的風噪能掩蓋掉自己的愚蠢。

“那你打算跟阿健分手嗎?”好吧,看來我還真可以更蠢,小雯心想。

“哎,我真是不知道,”然而蘇芮並沒有聽出什麼,“有時候,真希望一切消失,讓我重新來一遍,又懷疑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別幻想了我的姐姐,我跟你說,就你這種想法,再來一次也不會有什麼變化,不是你的永遠不是你的。”小雯側臉看着窗外,輕舒一口氣。

“不,我覺得還是會的。”蘇芮愣愣的看着路,突然回過神來,“對了我買了冰紅茶,在我包里,拿出來喝吧。”蘇芮豎起拇指向後座指了指。

“哦,好。”小雯探着身子,在黑乎乎的後座上摸索着蘇芮的包。

昏暗的視野里,一輛麵包車顫顫巍巍的加着速,緩緩追上了靠右行駛的蘇芮,右轉向燈無力的閃爍着,似乎是想在下個路口,駛出高架,卻被蘇芮擋住了右轉車道。

“你包在哪,我怎麼摸不到?”

“就在後座上啊。”蘇芮一遍扶着方向盤,一遍偏過頭看着後座,高架橋的路燈從車外刷刷略過,從車窗透進來溫暖的光線,原來包滑落到了座椅下面。

蘇芮確認了一眼前方沒有車,努力伸着右手,想把包攬起來。

蘇芮向右挺直了身子,在一使勁,終於抓住了包的提手,正準備把包一把攬進懷裡。

“咦?這不是劉哲的那輛破麵包車嗎?”小雯指着麵包車臟乎乎的車牌驚異道。那輛麵包車慢慢併到了蘇芮車的前方,透過後擋風玻璃看過去,車裡塞滿了鼓鼓囊囊的編織袋,簡直要擠破玻璃掉落出來了。

“什麼?”被小雯的話一驚。回過頭髮現眼前空曠的馬路,突然冒出來一輛麵包車,正貼着蘇芮前方行使,蘇芮驚慌失措,趕緊大腳踩下油門,結果車速不降反增。

砰!果然還是撞上了。

麵包車趕緊減速,就這麼頂着蘇芮的車滑行了半天,蘇芮才反應過來,踩下了靠右的踏板。

兩輛車終於停了下來,可就這麼安靜的停了好一陣,麵包車上也沒有人下來。

“愣着幹嘛啊,下車看看車撞的怎麼樣啊?”小雯最先緩過神來。

“哦,好。”蘇芮有些猶豫,還是打開了車門。

這是麵包車上也終於猶猶豫豫的下來一個男人。

“還真是劉哲!”小雯興奮道,說著也下了車。

看到轎車中下來的兩個女人,劉哲愣住了,慌張的揉搓着雙手,目光四處躲避,像是做錯事得孩子一般。

“劉哲!你會不會開車啊!”小雯連帶笑意,她發現劉哲認出了自己,“我們可不管,你全責哦!”

“我,我…”劉哲猶豫該說些什麼,驚恐的看着一旁蘇芮,似乎想求得他的原諒。

“我什麼我啊,難道你還捨得讓蘇芮花錢修車呀?”小雯似乎找到了某種情感的出口,走到蘇芮身邊,用胳膊肘蹭着她。

“你,你怎麼在這?”蘇芮已經從追尾的驚慌冷靜下來,看着劉哲的眼睛滿是疑惑。

“我,”劉哲看了一眼小雯,“我去辦點事。”

“劉哲,幾年沒見,怎麼扭扭捏捏的了?”小雯笑道。

“對,對不起。”劉哲像個委屈的孩子,偷偷看了一眼蘇芮,“我也沒想到,怎麼會…”

“你說你!”蘇芮話說一半,看了一眼小雯,把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小雯看出了蘇芮的意思,“你們聊,我上車坐會。”小雯尷尬的笑笑,回到了車上。

透過擋風玻璃,小雯愣愣的看着爭吵了半天蘇芮和劉哲,說是爭吵,可基本上都是蘇芮在說,劉哲灰溜溜的聽着,也不知道他們說些什麼,怎麼還沒說完,要是蘇芮真能和劉哲重歸於好,自己也就能解脫了吧。小雯看了一眼蘇芮扔在車座上的包,拿出了一瓶冰紅茶,打開喝了一口。看到蘇芮回望了一下自己,趕緊向前攤攤手,示意,你們繼續吵,不用管我。

窗外偶爾飛馳而過的汽車發出呼呼的聲響,穿過黑夜裡一叢叢路燈營造起的光團。小雯向遠方望去,市郊的夜晚還是只有點點燈光,顯得清冷極了,光點幽幽,像是零星的碎鑽,灑在黑色的天鵝絨上,反射出空靈的碎光,碎光搖曳,雲影閃動,恍恍惚惚,昏昏沉沉。

“好了別說了,你趕緊開走吧。”蘇芮說。

“好好,你別生氣,我這就走。”劉哲低着頭走到車尾查看,后看到備箱門被撞的完全凹陷了進去,車門的接縫處像切開的肉一般張開,似乎沒法完全閉合了。他用力跺了一下,想把門閉合的緊一點。

這破門可千萬不要半路突然打開,再把車裡的東西掉出來。劉哲擔心到。不過他立刻不用擔心了,因為門嘩的一聲彈開了,車內擁擠的編織袋失去了束縛,其中一個被擠了出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一個深色的印記擴散開來。

“哎!”蘇芮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咬着牙,對這個男人失望極了,對我再體貼又有什麼用,我需要的是能獨擋一片天地的男人,不是這樣一個窩囊廢。

蘇芮聳了聳肩,打算幫劉哲一起把編織袋抬到車上,剛要伸手就被劉哲攔住了,“還是我自己來吧,臟。”劉哲說,“你們先走吧,不用管我了。”劉哲蹲了下去,沒有抬頭。

蘇芮深深的看了一眼劉哲的背影,感覺自己是不是不應該這麼對待劉哲,畢竟他也只是愛自己而已,但是她還是沒再說什麼,走回他的車,開門坐了進去。

蘇芮看了一眼靠在車窗上睡着的小雯,嘴角一咧,發動了汽車。

劉哲看着蘇芮遠去的車慢慢融進夜色,深吸一口氣,抱起地上沉甸甸的編織袋,抬回了車上,深色的污漬沾染了衣服。

突然,一截滿是血污人手,從編織袋變形的束口處伸了出來。劉哲急忙把這隻手塞了回去,結果被那手上戴着的一枚情侶對戒划傷了指頭。他慌張的環視四周,並沒有車經過。他把手指在褲子上蹭了蹭,用地關上了後備箱門。

蘇芮,為了保護你,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你身邊的渣子,讓我來幫你清除,只有我才有關懷愛護你的資格,我愛你,別人不配!

蘇芮把車停在一片荒草中間,四周沒有半點亮光,關了車燈,便立刻陷入一片黑暗。就是這了。

看到一旁睡死過去的小雯,蘇芮面露猙獰,忽的看到小雯手裡還握着電話,便抓了過來,用她熟知了多年的密碼解了鎖,打開微信,看着置頂聯繫人。那人有着和她一樣的頭像。

翻看完聊天記錄,蘇芮面容沒有絲毫,她眼神放空般盯着前方墨染的漆黑,沒有急着起身完成計劃好的事情。

兩邊都完成后,該怎麼解決掉劉哲呢?蘇芮盤算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