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家理想谷

本文原創,轉載請聯繫

/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王爾德這句廣為流傳的話,每每聽到,就會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生活的陰溝里,我們會遭遇挫折,遭遇暴擊,在這之後,我們還會選擇仰望星空嗎?

阿谷君看了最新一期的《奇葩說》,這期的辯題是:生活的暴擊,到底值得我們感激嗎?

其中有一個故事阿谷君特別有感觸。年少“離經叛道”的选手臧鴻飛,在人生最灰暗的時刻,他最親的家人不僅沒有雪中送炭,反而將他打壓至谷底。二十齣頭在酒吧彈唱成了唯一的生計來源。結果因為不會唱一首《愛拼才會贏》,被老闆掃地出門。在寒冷的雪天,他全身上下只剩下50元,不知明天生活如何……

就是面對生活這麼殘酷的暴擊,21年的風雨路,他走了過來,有能力向著所有人喊道:“我不會唱《愛拼才會贏》怎麼了,我就是愛拼才會贏本人!”


面對暴擊他並沒有去感謝,他只感謝自己。他認為每個人的人生其實都值得被命運溫柔以待。

這是阿谷君想說的。

但是,現實的殘酷,命運的變幻莫測,生活的暴擊,無時無刻不緊隨着我們。

在暴擊來臨之際,我們又將如何去面對?

今天的文章,也許會給你一些感觸。


蔡康永在節目里說:生活就是暴擊的循環。

這顯然更符合我們當下現實的人生。


沒有誰的生活會事事遂心,每個人的生活也也許都有心酸的一面。

讀書的時候,普通人再怎麼努力也考不過班上的那些學霸。畢業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份算還過得去的工作,每天擠着地鐵公交上下班,住着不到20平的出租屋。而那些當初和自己差不多甚至還不如自己的同學,畢業后家裡幫忙安頓了一切,乾著悠閑待遇又好的工作,早已買房買車……

這才是我們生活真實的模樣,大多時候是雞湯也無法拯救的喪。但生活的意義又是什麼呢?也許在於超越自我,努力把生活中遇到的“喪”變成“幸”;也許,是在不斷克服自身局限的過程中,獲得更好的自己和想要的人生。

我們熟知的豪放派大詞人蘇軾的一生就是一個暴擊的循環。


蘇軾的一生不是被貶官,就是奔波在被貶官的路上。這是事業上的不斷暴擊。

蘇軾一生有三位深愛他的女子,卻一個個的都死在了他的前面。這是感情上的不斷暴擊。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這樣豁達的情景,是由他無數大風大浪的磨難堆砌而成。


▲蘇軾一生被貶官線路圖

蘇軾一生中最遠的也是最後一次被流放,是在他62歲時被貶到海南儋州(今海南儋縣)。據說在宋朝,放逐海南是僅比滿門抄斬罪輕一等的處罰。這是什麼概念?就是在一個你原本已經能退休頤養天年的年紀,卻被上頭髮配到了邊疆。那時候海南幾乎可以說是最遠的流放地,光是想想路途上的奔波就足夠折磨人了。

這樣的事情在別人看來或許是難以承受,但在蘇軾眼裡,卻早已算不得什麼了。“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僅僅十個字,既有人生無常的心酸,又有隨遇而安的雲淡風輕。

直面,其實是對生活暴擊最好的應對。

既然如此,蘇軾乾脆就在這塊落後之地搞起了教育,發揮餘光餘熱,許多人不遠千里慕名來到儋州跟蘇軾學習。在宋代100多年裡,海南從沒出過進士,但蘇軾北歸不久,這裏就考出了第一個鄉貢,以致後人常說“東坡不幸海南幸”。


比起蘇軾的豁達直面,還有一個人是隱忍着去挑戰生活的暴擊。他是著名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主人公安迪。這部電影想必每個人都看過,甚至還不止看過一遍。


主人公安迪是一名小有成就的銀行家,生活過得還算不錯。但是,在他稍不留意的時候,生活的暴擊就這樣一棍子敲破了還算不錯的生活。安迪因為涉嫌殺害妻子以及她的情人,被關進了一個叫做肖申克的監獄。

終身監禁!這是對安迪的最後判罰。更可悲的是,他是被冤枉的,這樣的暴擊更讓人憤恨。


從此之後,安迪面對的生活是監獄外那不可逾越的高牆,還有徹底被摧毀的人生。

在斯蒂芬·金的原著小說里,有這樣一段話:這些牆很有趣。剛入獄的時候,你痛恨周圍的高牆;慢慢地,你習慣了生活在其中;最終你會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這就叫體制化。

同樣地面對生活的暴擊,同樣地面對監獄的高牆,每個人會有不同的選擇。

有些人習慣了生活的暴擊甚至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換一句話講就是,你屈服了,你變成了一個生活的弱者。

電影里有個叫布魯基的老人,一輩子都待在肖申克監獄里。在得知自己將要出獄的時候想盡各種辦法留下來,最終在無可阻止之下出獄,而他也選擇了自殺。


我們一方面在同情可憐布魯基的遭遇,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認,面對着生活的暴擊,布魯基已經完全屈服了,這才是壓倒他的那最後一根稻草。是啊,生活的暴擊,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反抗。

肖申克監獄里的大多數人其實都和布魯基一樣。包括在獄中小有威望的瑞德,如果沒有遇見主人公安迪的話,他也從來沒想過以後出獄了能幹什麼,如果可以他也願意一直就在監獄的高牆裡繼續待下去的。

而主人公安迪代表的就是直面生活的暴擊,永不停息地和暴擊做鬥爭。在無盡的歲月中,他選擇的是絕不向暴擊妥協,絕不能被暴擊所打敗。


他用一把那麼小的鶴嘴鋤生生挖了20年,也忍辱負重地等待了20年,最後成功地逃出了監獄,還給了監獄長以致命一擊。

雖然故事的極端性不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但是面對生活的暴擊的這樣一種不屈服的態度卻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擁有的。

這也是電影所真正想要表達的東西。

“有些鳥,註定是關不住的”。



我們永遠無法阻止暴擊的到來,但是,無可逃避的情況下,就握緊拳頭去直面他。

阿谷君很喜歡羅曼羅蘭的一句話,生活中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認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送給,每一個也許不曾被生活溫柔以待,但是卻依舊努力生活的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