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最難過的不是永遠沒有可能擁有,而是差一點就抓住了”)

離開老家回來后,很長時間沒有和他聯繫。四月的一天,他突然發消息給我,抱怨說現在找個對象好難。我當時很疑惑,問他,你不是都已經結婚了嗎?他說分了,原因是性格不合。我還開導他說,離開錯的才能遇見對的。

對於他沒結成婚這件事,我還有點為他惋惜,因為早在他們拍婚紗照之前,就曾跟我抱怨過他媽媽反對這麼親事,因為女方身高不到一米六,差的還不少。我還安慰他說,媽媽也是問下一代考慮。後來看到他曬的婚紗照,我就知道,他贏了。所以後來他說因為性格不合,我很詫異。他的愛情不是輸給了外界壓力,而是輸給了自己。

連續幾天,我們都在網絡上隨便聊着。我的生活還和以前一樣如湖水般平靜。幾天後,他突然的一句話打破了這平靜。坦白講,在此之前我對他沒有任何幻想。

“我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

“算了,還是不說了”

“有啥不能說的,說唄”

“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跳頻率立馬就上去了,整個人都覺得軟軟的沒有力氣。在這之前,我的心是一片荒地,地上沒有任何植物生長,無風無雨,無晝無夜。此刻心田瞬間長出了花草,也長出了大樹,有了鳥鳴,有了花香。這種感覺比中彩票還讓我喜悅,我覺得自己這麼多年單身不早戀就是為了等他,他是老天爺給我最好的驚喜,最好的成人禮物。這一年我18歲。

當時的他符合我所有的擇偶標準:穿軍裝,笑起來好看,年齡比我大幾歲會比我成熟。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很理智地告訴他,我覺得我現在還不夠好,還沒有能力對愛情負責。等我變得更好了,我很樂意和你在一起。

他說他等我,我不確定我們現在是什麼關係,總之比朋友更親密了,但也沒確定情侶關係,如果非要找個詞概括,那就是“曖昧”了。他做過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我現在還記憶猶新。一天周末我在寫數學作業,向他抱怨數學題難,他說發過來我看看。我拍了一張照片發過去,他幾分鐘沒回復,幾分鐘后,他發過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他的解題過程,至今我還記得那是一道三角函數題。那道題一共兩問,他一問也沒有解對,但看到他發來解題過程的那一瞬間我的心都要被熔化了,暖暖的,很感動,沒有告訴他他沒解對。有時他還會說一些像求婚之類的話,看到這些話頓時少女心爆棚,恨不得馬上嫁給他,但理智告訴我,我才高二,還要高考,還要讀大學,最起碼也要大學畢業后結婚。當時除了他,我沒想過要嫁給別人,他說願意等我畢業。

我心田長出的花,花期並不比現實中的長,或者更短,盛開和凋零都在一個星期內完成了。一天晚上,他說家裡逼婚逼的急,等我畢業他就30歲了,他不可能那麼晚結婚,他不能等了。我說好,祝你幸福,以後還是朋友。他說以後就什麼也不是了。我們便沒了聯繫。

當天晚上,我並沒有什麼感覺,沒有失戀的痛苦,正常寫作業,然後睡覺。第二天才覺得難過,他走了,從我的世界徹底消失了。我心田裡張出的花草樹木全部被連根拔起,每一條根須上都滴着血,不再有花香,不再有鳥鳴。

分開后的一周里,我好幾次都想打電話給他,告訴他我想他,但理智還是告訴我,這樣做沒用,我現在不能跟他結婚。後來我發了一條動態“最難過的不是永遠沒有可能擁有,而是差一點就抓住了”,以此來祭奠我花期般的初戀。這一年我十八歲,他二十五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