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拖着橙色的絲綢禮服在天空輕輕飄過,我將細碎的頭髮散開,青絲隨風飄動,我穿上我喜歡的衣服,靜靜的坐在岸上,伸開雙臂,好像要迎接夕陽送來的禮服,閉着眼睛,虔誠而平和。

多少次了,我想拋開雜念,就這樣讓夕陽帶走我的情緒,不悲不喜。

多少回,我渴盼着,平靜而祥和的讓橙色的光包圍我,我需要來自天空的能量,我要一個人,只是一個人放空大腦。

塵埃,離我遠一些,再遠一些,讓我帶着夕陽的禮服去赴青春的盛宴,緬懷我單身貴族的生活,我希望一個人,好好走一程。

雜念已經沒有,我喜歡這樣聽着海浪聲,看光和影在水中晃動,我的影子碎在了海里,沉到海底。

我能想象水裡的我,激動的握着水流,裹夾我的身體,撥動我的頭髮。

凈,我最清淺的願望,一個人重拾我的初心。我能感覺到,如果還有回頭,一定能再遇見你,我一定拉住你的手,告訴你,我愛你,時至今日,還沒有忘記你。

我願意以一個新的自己,來回望,目光觸到你,狹長的記憶里,你還是否記得我,我願意慢慢告訴你,你不來,我不老。

凈,我坐在海邊,任憑風帶走我的夢想和歡喜,沒有你,生活已經失去意義,我日日重疊的夢裡,都是你,親愛的,你為什麼還沒有消息。

我抱住雙膝,頭埋在臂彎里,我已經不會流淚,我只是看着你喜歡的天和地,成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