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版東華鳳九續寫】三生石 第十六章 妖動


晨光熹微,撫羽城似剛睡醒般,朦朧霧色中只有幾個貨郎趕往集市。街邊的鋪面稀稀落落髮出吱吖聲,開門的夥計打着哈欠,揉着惺忪睡眼朝街上打望。

一個修長的紫色身影從裊裊白霧中走來,足下無聲,衣袂飄飄,很快消失在城門外。

陳家小院內,陳文昌一家正圍坐在一起用早膳。文昌娘喝了口粥,目光緩慢投向鳳九那屋,頗為擔憂,“昌兒,九兒姑娘怎麼還未醒來?昨夜郎中怎麼說的?有無大礙?”

陳文昌放下碗筷,微微笑道:“郎中說九兒姑娘只是受了些驚嚇,需要多休息,娘親不必太擔憂。”

“那便好。”文昌娘默了默,但憂色未改,輕聲問道:“最近城裡到底發了什麼事?昨夜瀾汐姑娘過來,一句話也沒說,全然不是平日里的樣子。”

陳文昌努力保持輕鬆的模樣,依舊笑道:“是發生了幾個案子,九兒姑娘恰好碰上了,不過都已經解決了。”

文昌娘十分清楚,她這孩子從來報喜不報憂,牙被打掉了也會和着血吞下去。罷了,只要他安好,自己也就心滿意足了。既已想明白,她便不再追問。

錦玥正給兩人布菜,忽然手上的動作停住了,望着院門的方向愣了愣。陳文昌順着她的目光看去,見院門前立着一個巍峨的身影,正是昨夜遇見的東華上仙。

他趕緊起身,略微整了整衣衫,躬身施禮,“文昌見過東華上仙,不知上仙前來可有事吩咐文昌去做?”

“我是來辭行的。”東華帝君側身而立,目光落在別處。

“您不是說要留守此處,為何……”

“我有些事需回天宮處理,將會離開一日,城裡城外已布下陣法,那妖物不敢輕舉妄動。”

“文昌明白,多謝上仙相助。”

東華帝君不再多言,往院中看了看。陳文昌這才想起還未引見家人,遂快步走到他娘親身旁,扶着他娘親站起身來,一邊說道:“這是我娘,身子不太好,若有失禮之處還望上仙見諒。”接着又介紹了錦玥的身份。

錦玥的目光對上東華帝君時顫了顫,面容也有些僵硬,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她低頭福了一福,“那夜……上仙送九兒姑娘回來,老身有些怠慢,請上仙勿見怪。”

東華帝君抬了抬手道:“兩位老人家不必多禮。”

文昌娘雖形容消瘦,卻無難堪的病容,此時渾濁的眸子亮了亮,敬畏地望着東華帝君,“我兒得上仙照拂,是老身修來的福氣,感激不盡。”

“天下關乎太平的大事皆為本仙分內之事。”說著,東華帝君的眼神從鳳九屋前一閃而過,轉身慢悠悠邁出了院子。

院中三人均恭身而立,目送東華帝君離開。

錦玥面容舒展,鬆了口氣,既然那位紫衣公子是位上仙,便不會再與九兒姑娘糾纏不清,想到此處,她喚了陳文昌到跟前來,和顏悅色道:“九兒姑娘已在家中住了數月,不知你是什麼心思。若你對九兒姑娘有意,早些挑明,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若你無意,也儘早為她尋個好去處,免得招人閑話,污了她的名聲。”

文昌娘呵呵笑了兩聲,滿臉歡喜,“我也正有此意,九兒姑娘善良可愛,為娘很是喜歡,你若有意,趁早打算,為娘一定為你去提親。”

東華帝君並未走遠,不知不覺已停住了腳步,聽得陳文昌答道:“孩兒自有分寸,會安排妥當,娘親無需勞神。”他閉上眼,輕舒一口氣,朝着村子後面的樹林走去。

林子里空寂安寧,陡然幾聲鳥鳴分外清靈,微風繞着茂密的枝恭弘=叶 恭弘沙沙作響。東華帝君走得不疾不徐,步伐沉穩。風又大了些,撩起了他黑沉沉的髮絲,地上的落恭弘=叶 恭弘也跟着貼在了他的衣衫上。

他眼中忽有寒光掠過,身形化作一團白色光霧,幾步開外顯出真身來,面前一抹桃粉的影子穩穩落地。

鳳九眼波流轉,眸子里紫黑的光芒忽明忽暗,唇邊勾起一抹笑,“看來你並非普通的上仙。”

東華帝君面色鐵青,眼底泛起殺意,冷冷道:“既已知道,還不快放了鳳九,本帝君尚可饒你一命。”

“原來是曾經的天地共主,東華帝君。”鳳九眼含桃花,嘴角上翹,“洛珩這廂有禮了。”旋即揮手做了個美人靠,舒舒服服地倚了上去,一手托着下巴,柔聲道:“我若此時出來,帝君還不把我殺個乾淨。再說了,這副皮囊可是隨帝君的喜好挑的,帝君可還滿意?”

東華帝君心上一緊,這妖物是有備而來,定對天族和青丘的事有所了解。她故意佔了鳳九的仙身,為的就是讓自己處於下風,因此絕無可能速戰速決,只能與她慢慢周旋。

見東華帝君並不答話,洛珩有些無趣,懶洋洋道:“天宮裡這麼多神仙,唯有你最能懂我。不過小女子有一事不明,你如何識破我的元神?面對帝君時,我可是自封了元神。”

東華帝君如唇齒含冰,言語冷厲,“若無鳳九的仙身掩護,你以為能在我面前隱藏妖氣?”

“那倒也是,帝君這是等着我露出狐狸尾巴呀。”洛珩嬌嗔道,目含秋水,聲色楚楚,“不瞞帝君,小女子也無父無母,是女媧補天所用的五彩石上掉落的一塊碎片,受不周山仙靈的滋養數十萬年才有了元神。”

“既生而為神,為何要禍害蒼生?”

“難道要像帝君你一樣,求不得,放不下?我這一世還長,豈不無趣。”

“那如何才算有趣?”

“我要這四海八荒成為我手中的玩物。”洛珩五指捏成拳,眼中一片陰沉沉的紫黑光澤。

“你不會得逞。”東華帝君劍眉一擰,周身赤紅光焰乍現。

突然近旁窸窸窣窣,一個聲音由遠及近傳來,“小九,你約我到這裏做什麼?咦,那不是東華公子……“

話音未落,瀾汐的身子已飛向洛珩,脖頸被洛珩提在手中,人頓時沒了知覺,像一支蔫了的花般懸在半空中。

洛珩嫣然一笑,“真是不巧,我手上又多了一個人質,帝君還要為難我嗎?”

風唰唰穿越密林,枝恭弘=叶 恭弘交錯纏綿,鋪在地上的枯枝殘恭弘=叶 恭弘盤旋而起,徘徊在兩人衣衫下擺之間。

兩人一動未動,如兩尊石雕,周圍卻響起一片啪啪斷裂之聲,碗口粗的樹木接連倒下,剛一沾地便化為灰燼。

洛珩垂在右肩的髮絲忽飄飛起來,她臉上的笑容一僵,手腕吃痛,下一刻瀾汐的身子已脫離了她的控制,躺在了一個碧藍身影的懷中。

東華帝君立刻揮手落下一道仙障,那仙障如一頂金色的鳥籠,赤金的光焰縱橫交錯。籠中的洛珩轉動着幽黑的眼珠子,似在尋思如何脫身。

“別白費力氣了。”東華帝君負手而立,也在急速思索如何既不傷鳳九分毫,又能將洛珩的元神剝離出來。

洛珩陰沉着臉,面色蒼白如雪,勾了勾嘴角,“帝君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話畢,她右手掌心凝結出一把光芒刺眼的匕首,毫不遲疑向心口上刺去。

東華帝君忙破了仙障衝進去,眼看刀尖要陷進鳳九的身體,洛珩輕咬嘴唇柔柔一笑,手腕瞬時變了方向,匕首脫手而出,直直地插入東華帝君的胸中。

東華帝君忍着劇痛,順手點了鳳九眉心,一道赤焰灌入鳳九額間,鳳九立刻動彈不得,眼中紫黑的光芒明明滅滅,不多時就消散了。他一手摟住癱軟的鳳九,一手拔去了匕首,鮮血汩汩往外冒着,他險些跪倒在地。

疊風剛安頓好瀾汐,一扭頭情勢已發生變化,他還未來得及出手,東華帝君已負傷,但暫時壓制住了洛珩的元神。他急急奔過去,欲伸手去扶,但被東華帝君揮手阻隔。

東華帝君的氣息漸穩,面色如霜,“我沒事,先回撫柳村。”右手仍緊緊摟着鳳九。

疊風雖憂心他的傷勢,但不敢多言,立即抱起了瀾汐。兩道光霧一閃,四人消失在了樹林中。

【電視劇版東華鳳九續寫】三生石 第十八章 劫數
【電視劇版東華鳳九續寫】三生石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