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宸第一次遇見希曦的時候,是大學軍訓的時候。

開幕儀式上,希曦作為全體女生代表上台演講,唐宸身為普通同學在台下聽講。炎熱的夏日正午,火辣的陽光照的人們脖頸生疼。一陣風吹來,帶來了絲許涼意,女孩被吹散了頭髮,男孩被吹動了心思。她結束了演講笑的很開心,他忽的跟着笑了起來。

“我發現我愛上了一個女孩!”唐宸對舍友說,“就是昨天台上講話那個”他說完閉上了眼回憶了一番。

“你不要逗我們了!人家可是軍訓女生代表,這就可以看得出她不是個平常的女孩,再說了,人家那麼漂亮。你再看看你,有什麼能吸引她的地方?哈哈哈”舍友們打趣道,其實他們也都以為唐宸在開玩笑,畢竟唐宸在他們互相認識的短短記憶里就像個逗比,而逗比說的話一般都不可信。

“也不能這麼說嘛!你們忘記當時我們第一次看見小唐嗎?這傢伙就對我們說了一個承諾,大家都記得嗎?”宿舍里年齡最大的成子忍不住接了句話,還對着其他人眨了眨眼。

“當然記得”最瘦的阿仁笑到,“當時某人信誓旦旦的說軍訓決定不逃跑,結果今天早上第一節就跑了,還給罰了幾十個俯卧撐,哈哈哈哈”

全宿舍除了唐宸都笑了起來。

“你們……”唐宸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只能氣的甩了一下頭,卻發現原先長長的劉海早就被教官剃乾淨了,只能嘆了一口氣,“咱們等着瞧!”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宿舍,留下互相擠眉弄眼的舍友們。

笑的正歡的太陽依舊在天上展露着它的紅彤彤的臉龐,久未唱歌的知了也開始了它們的演奏,散着熱氣如同蒸爐的操場上一個男孩正孤零零的低着頭走着,一個水瓶靜靜的躺在跑道上,他一腳就把它踢的遠遠的,落在草地上,沒發出一點聲音。

這個男孩就是剛剛離開宿舍的唐宸。

他現在很煩,煩到一股股熱浪撲面而來都感覺不到燥熱。比起這外界的溫度,他的心現在被煩的更加的熱。他不知道自己突然的愛戀算什麼?久未見到漂亮女孩了?或是自己逗比了?也許都不是,唐宸知道,他是真的愛上那個女孩了。他認為自己的這份愛是沒有理由,沒有任何時間地點,就之前那麼一陣風的時間,就因為抬頭一眼的那一瞬,就發現愛上一個人這麼的簡單。

一想起那陣風,他就感到四周吹來了風,涼涼的,幫他驅散了所有的煩燥。低頭看去,草未動,塵未飛。

也許沒吹風!唐宸想着。

“這位同學,你能幫我找一下我的水壺嗎?”唐宸剛抬腳想走,身後就突然傳來詢問聲,他想拒絕,卻發現這個聲音莫名的熟悉。

轉頭望去,意外的,這個聲音他真的很熟悉,因為他不久前才認認真真的聽了一個小時。但比起聲音,他更想熟悉的是人,那個女生代表。

“啊!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裏?”唐宸說了一連串的驚訝問句。

“你認識我?”那個女孩奇怪的看着唐宸,“再說了,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裏?大中午的你不是也在操場瞎跑,你也把水壺落在這裏了?”她瞄了眼唐宸空空如也的手,猜測到。

“風啊!真的有風!哈哈哈,你說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嗎?”唐宸忍不住的笑,就差跳了起來。

“你想說什麼?”女孩明顯被眼前的人怪異的行為嚇到了,往後推了一小步,一股想走又不敢走的樣子。

“哦哦!沒事,沒事”唐宸知道自己失態了,平靜了一下,給出了一個自認為最完美的微笑,“沒錯,我的水壺也忘在這裏了!你的也找不到了是吧?我幫你找”

“你……”被眼前男孩的巨大變化給搞糊塗了,女孩感到一股莫名其秒的感覺,看着男孩有點逗比的笑容,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你好逗啊!雖然不知道你想表達什麼意思,但謝謝你能幫我”

“小事,小事,我們現在就去找你的水壺吧!”

“那你的水壺怎麼辦?”

“我沒有水壺。不是,我的不着急,哈哈”

……

被唐宸踢飛的飲料瓶本來躺在草地上好好的,卻忽的滾動了起來,呼呼呼呼呼,小草也扭動起了腰肢。

操場周圍一顆最大的榕樹下。

樹影斑斕犹如深海里的游魚一樣,忽實忽虛,忽明忽暗。高高掛在天空中的太陽寶寶想用自己最美的光輝吞噬大地,卻在這裏,被年邁的榕樹抱入懷中。

唐宸和女生代表女孩隔着一束鑽出樹恭弘=叶 恭弘的陽光的距離坐着。兩人誰都沒有開口,唐宸看着地上斑斕的光影發獃,偶然有一隻螞蟻路過,他都會聚精會神的盯着不放,直到它走到她的附近,才慢慢收回目光。

“今天謝謝你了!”也許覺得太尷尬安靜了,女孩忍不住出了聲。

“不用不用”唐宸立馬回應道,“再說了也沒幫你找到,我還不知道怎麼開口呢!怪不好意思的。”

“這也沒辦法不是嘛!”女孩釋然的笑了笑,“可能給清潔工拿去了吧!畢竟當時演講完走的太急,忘記拿了,現在也過了有一陣了,丟掉了很正常,再說也不貴”

“等等我再幫你找找”

“不用了!對了,剛剛只顧着四處找水壺了,還沒問你名字呢?”

“唐宸,唐朝的唐,宸軒的宸。你呢?”

唐宸期待的望向了女孩,說實話他一直很想知道女孩的名字,他記得當時演講的時候領導介紹了,結果那時候他沒注意聽,這也讓他後悔了一段時間,現在剛剛好個好機會,而且還是本人親口說的。

“我叫歐陽慧兒,你可以叫我歐陽或者歐陽慧也行”女孩望向唐宸那邊,卻發現他正熱切的盯着自己,兩目相對的一瞬,她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趕緊低下頭小聲的說,兩隻小手不斷的搓動着。

看着女孩嬌羞的樣子和她紅的如晚霞一般的臉龐,唐宸情不自禁的往着女孩的方向挪了一步。

一陣風吹了過來,樹恭弘=叶 恭弘嘩嘩的響了起來。本來把兩人相隔的光束卻越來越短,越來越短,最後就如被戳破的皮球一樣,散落成了一塊塊的碎片。

“很高興認識你!歐陽”

短暫的認識后,和四周的溫度一樣,兩人的關係也慢慢的升溫了。

也許是喧鬧的知了唱着神奇的魔咒,又或者是突然而來的的涼風帶來了遠方的祝福,竟打破了兩人心理上最原始的那種顧慮。

唐宸對歐陽慧兒說著自己小時候的各種糗事,說著自己滑着雪把褲子划的都是破破爛爛,說著他為了抓蜻蜓弄花了爺爺的魚竿,還說了自己最近剛剛認識的舍友,他們很善良也很會在乎人……

歐陽慧兒就默默的聽着,有時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有時又會會心一笑,在談論最近的舍友的時候,她也說了自己的舍友,其中也說了一些自己的事,唐宸也聽的津津有味。

兩人都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在交談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他們離得也越來越近了,但卻始終隔着一個人的距離。

“你肯定有男朋友了吧!你看你這麼漂亮,還那麼優秀,肯定大把人追你”唐宸看似開玩笑的說著。

歐陽慧兒對於唐宸突然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明顯沒有準備,一時竟語塞,支支吾吾半天,才才不好意思的說“說出來你都不信,到目前為止都沒人向我表白”

“怎麼可能!為什麼?”唐宸是又驚喜又好奇又懷疑又躍躍欲試。

“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啦!可能他們和你一樣覺得我有男朋友吧!再說了,其實我的男性朋友沒有多少”歐陽自嘲的笑了笑,“我怎麼和你說這些啊!真丟臉”她突然想起自己竟和一個男孩說這種私事,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急忙的站了起來,打算逃離這個地方。

“歐陽怎麼了?”

“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了,你看,太陽都下去了!再說了,等等這裏就越來越多人了。”

聽着她的話,唐宸抬起頭看向了天空,果然,太陽寶寶彷彿哭鬧夠了,散發著溫暖的氣息,就和入睡的嬰兒一般。

等到他再低下頭的時候,發現歐陽已經往前走了。

“歐陽,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唐宸忍不住喊道。

這聲的喊叫使歐陽停下來腳步,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瞬,也許是一刻,也許是一生,她轉過了頭。

“今天的風真的很多啊!也許等下一次風吹的時候吧!”

他不知道知了什麼時候停止了歌唱,也不知道樹影什麼時候結束了遊動,他只看到當女孩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陣風吹來,吹散了她的頭髮,還是那麼美,就和自己當初第一次看見她一樣。

“等等我,你看,現在風就來了,我要和你說一句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