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白髮劍客

秋日,黃昏,殘陽如血。

江湖客棧院子里的一棵桂花下,站着一個背負長劍的青年,身材高大,穿着一件破舊的灰色長袍。他的頭髮散落在雙肩,細心一看,竟有不少白髮。他的相貌並不出眾,臉色黝黑透着一股堅毅之色,雙唇寬厚,明顯不善言辭,看樣子三十歲左右。

他正看着被秋風吹落的桂花,深邃的眸子里有幾分寂寞之色。我走到他身邊,輕輕說道:

“柳大俠,四大世家、七大門派的不少子弟已到達客棧,正吵着見要見您呢?”

“知道了。”他淡淡說道,伸出右手接住一朵落下的桂花,把它放在左手的手帕上,手帕上綉着一個青字。

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柳大俠,與魔刀一戰,你可有把握?”

“答應別人的事,無論成敗與否,都必須去做。”柳小七又接住了一朵菊花,淡淡的道:

“這已經是第十朵。”他轉頭看了我一眼,像是詢問,又像自語,“你說我要是給她做一頂花環,她會喜歡么?”他的目光像是在遊離,“她喜歡的是玫瑰,可這個時節去哪裡找玫瑰呢?”

“小二,這桂花好看么?”柳小七突然把滿滿一手帕的花遞到我門前,表情認真地問我。

“好看。”這種問題只有一種回答,我看着這些泛着淡香的桂花,心想,英雄還是難過美人關,我受古先生所託,要給他傳一句話,可看他現在這個樣子,我知道古先生的話不一定有效。

柳小七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好奇的問道:“你有話要說?”

“柳大俠,有人讓我給你傳一句話,‘一劍護一庄,百步有大俠,漁庄村民可好?’”

“他在哪裡?”柳小七原本平靜的臉上忽現激動之色,他向我靠近一步,驚喜問道:“快告訴我,古先生在哪裡?”

“古先生說,魔刀沈萬川並非七大派所形容的十惡不赦之人,你如能放棄明天的決鬥,古先生才願意見你。”

聽我這麼一說,柳小七神情暗淡了下來,“也許我就不應該踏入江湖,他一定怪我,違背了當初的諾言。”

他抬頭看看天邊涌動的黑雲,思緒回到了十年前。


2.往事如煙

十年前,江南一個小漁庄,柳小七剛好二十歲。

漁莊上有兩三百戶人家,世代以打魚為生,本來日子過得還可以,可自從十幾年前漁庄附近崛起一個慕容世家后,漁庄村民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慕容家主慕容鋒靠着一雙鐵拳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莊園,莊上弟子及江湖打手幾百號人。為了養活這些人,慕容鋒縱容他們向漁民索要保護費。老實巴交的漁民無法抵擋武功高強江湖打手,只好在他們的淫威下屈服,月月繳納保護費,日子過得十分不易。

有一個月,不知什麼原因,漁民每次出海收穫甚少。這天正趕上慕容少主慕容安第一次出來主事,帶領手下十多號江湖打手上門催交保護費。漁民實在沒錢可繳,打手們便對漁民拳打腳踢,十分囂張。

柳小七年輕氣盛,便與打手們廝打在一起。慕容安見竟有人敢反抗,不由勃然大怒,他從腰間抽出了劍,刺向柳小七,在這生死一線的時刻,古先生像神一般的出現了,他用一塊小石頭輕輕一彈,打落了慕容安的寶劍。他像一個幽靈一樣在打手們周圍轉了一圈,每個打手的胸前都刻着一個“滾”字。慕容安被古先生詭異的身法嚇破了膽,落荒而逃。

古先生正要離去之時,柳小七便跪在他的面前,懇求他收自己為徒。

古先生問柳小七:“年輕人,你以打魚為生,為何要學武功?”

“剛才您也看到,我們也想老老實實做個普通的漁民,可是慕容世家的人總是欺負我們,如果我會武功,就會保護漁民,讓他們免受欺負。”

“人活着世上,有時受點欺負也是正常的,如果圖一時之快,與人爭鋒,不一定就在討到好處。”

“我們的父輩已經忍受了十多年,可得到的只是變本加厲的欺凌,剛才要不是你來,我可能就命喪慕容安之手。”

“慕容鋒原本也是一個與人為善的農夫,無意中撿到一本奇書,學了一流武功之後,便仗勢欺人。你是不是也想像他一樣,學了武功就欺負別人?”

“大俠,我跟他不一樣,我沒有很大的志向,我只想做個漁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歸,過些平常的生活。我求你教我些武功,能保護他們就行了。”

“年輕人,我怕教你武功會害了你。”

“我們村已經好久沒有遇到過大俠,之前也有很多江湖人經過我們這裏,也很同情我們,可是都一聽到慕容世家的威名,便不敢出手相助。難不成你也怕慕容鋒么?”

“他算什麼東西,我還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那你就教我武功吧,我們這次已經得罪了他們,你一走,我們全村就遭殃了。”

“你這小子,把我說服了。好吧。就教一套能夠打敗慕容鋒的劍法。”

“多謝師傅,請受我一拜。”柳七正要下跪,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託了起來。

“我從不收徒,以後你就叫我古先生吧。這一套劍法,叫追雲十三劍,乃是一位前輩高人所創。他在彌留之際,托我找一個傳人,今日與你相見,也是有緣,就教你這套劍法。”

“謝古先生。”

“你老實告訴我,你學了這套劍法之後,最想干什麼呢?”

“一劍護一村,百步有大俠,漁民的安居樂業是我的理想。”

“好。”

就這樣,古先生在漁庄一個月,把追雲十三劍的精髓都傳授柳小七。在這一個月,慕容世家的打手沒有來過。原來,慕容安回庄向慕容鋒說起這事,描述了古先生的相貌及武功之後,慕容鋒暗暗猜到了古先生的身份,不敢得罪他,於是就約束了手下。

古先生離去之時,語重深長的對柳小七說:“這套劍法威力無比,你學了七成,便能對付慕容鋒,你只需自保,切莫傷人招惹是非。”

“晚輩謹記先生的教誨。”柳小七恭恭敬敬道。

“小七,江湖是條不歸路,我雖然教了你武功,還是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做個漁民,千萬別踏入江湖。”

“先生,小七說過,‘一劍護一村,百步有大俠’,我只做漁庄的大俠,一生守護這裏。”

“你我緣盡,但願後會無期。”古先生像風一般的飄走了。

古先生離去之後,慕容世家的打手來過幾次,都被柳小七打走了。後來慕容世家的人再沒有來過,漁庄又恢復了一片平靜。

柳小七和其他漁民一樣,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晚上閑着無事的時候,就繼續練劍,終於有一天,當他辟出追雲第十三劍的時候,完全被它的威力嚇住,那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招。

從小跟柳小七一起長大的夥伴小黑和小五知道他身懷絕世武功,小黑經常問他:

“你想過闖蕩江湖么?我聽說在江湖中,只要武功好,就可以住上豪華的房子,娶上漂亮的老婆,你武功這麼好,為什麼不出去呢?”

“我答應過古先生,一生守護這裏。我原本就應該是個漁民,不敢奢望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也是,要是你離開了,慕容世家又來欺負我們了。你不能走。” 小五認真的說。

“要不你把教我們武功,我們倆替你保護這裏的漁民。”小黑蠢蠢欲動。

“教你們武功倒可以,至於其他的以後再說。”

那天起,柳小七便開始教小黑、小五的武功,可兩人真不是練武的料子,幾年下來連三招劍式也沒有學會。

也許是因為年輕,也許是因為平淡的日子過久了,終於在一年前,柳小七離開了漁庄,踏入了江湖。


3.疑慮重重

華燈初上,江湖客棧,熱鬧非凡。

四大武林世家家主、七大江湖門派掌門正齊聚一起,設宴款待柳小七,因為明天太陽升起之時,柳小七將代表他們迎戰魔門門主沈萬川。

“柳大俠,我代表武林同道,感謝你為正派人士所做的一切,明天,你一定要打敗沈萬川,為武林除害。”四大世家之首上官飛年過半百,聲音雄厚,舉着酒杯一飲而盡。

“上官前輩放心,晚輩一定竭盡全力。”柳小七緩緩而道,眼神有意無意地瞟了上官飛周圍,沒有看到那一道紅色的靚影,眼裡有些失望。

上官飛何等敏銳,他立馬察覺到柳小七的異樣,迅速靠近柳小七一步,低聲道,

“你放心,我絕不食言,明日你大敗沈萬川之時,我便當眾宣布,將青兒許配你為妻。”

柳小七臉上難得露出了一個笑容,腦海頓時浮現出上官青青的笑靨,心中一片溫柔,她是他第一個喜歡上的女子,如果不是為了她,他是不會和沈萬川決戰的。

“柳大俠,我們七大門派已經決定,明天擊敗魔刀沈萬川之後,就捧你為武林盟主,主持江湖事務。”少林掌門空明大師微笑着道,眼裡充滿欣賞之色。

“大師,你言重了,晚輩何德何能,不敢身居高位。”

柳七嘴裏雖然推託,心裏卻也有一絲冀望,並非他貪圖名利,自從一年前踏入江湖,他憑藉變化莫測,威力無比的追雲十三劍,所向無敵,鋤強扶弱,匡扶正義,一時聲名鵲起。可他發現,江湖人心已變,以正派自居的七大門派各自劃分勢力範圍,暗地里開設客棧、鏢局、賭場、當鋪,輕公義而重私利,甚至為了利益,縱容門下弟子為非作歹。如果他能當上武林盟主,必定要重塑武林公義。

“柳大俠,你用不着這麼矯情,武林盟主嘛,江湖一把手,多少人盼都盼不來呢?”突然有一個冷嘲熱諷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柳七循聲望去,見到一副錦衣打扮的慕容少主慕容安正滿臉妒忌地盯着他,陰陽怪氣地道:

“當然,明天你得有命活下來,千萬別做沈萬川的刀下之鬼。”

“安兒,你住嘴。”慕容家主慕容鋒大聲喝住兒子的無禮,“趕緊給我滾,丟人現眼。”

“柳大俠,犬子往日和你有些誤會,你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慕容鋒不愧為江湖前輩,知道什麼場合說什麼話。

柳七心中對慕容父子並無好感,一方面源於漁村的經歷,另一面源於這一年來的見聞。慕容世家為富不仁,欺壓當地百姓,已不是新鮮事。

“慕容前輩,這也沒什麼,江湖人嘛,有話直說真性子。”柳七違心而道,他瞟了一下慕容安悻悻而去的背影,突然看到一道很熟悉的面孔。面孔的主人似乎也看到了柳七,神色微微一變,緊跟着慕容安身後而去。

“哈哈,好,柳大俠,涵量!來,我敬你一杯。”

“好。”

自從看到那副面孔之後,柳七心中充滿疑問,他借口上廁所,從人群中走出來,尋找那個人。他從樓上走到樓下,從一間包廂走到另一間包廂,目睹了江湖人的各種面目,僧人吃肉,道士喝酒,君子猜拳,俠士鼓吹,還有很多江湖人在下賭注,賭明天誰贏。柳七感覺自己明天的生死之搏成了別人眼裡的一場熱鬧,沒有人關心他的生死。他本來就不是很想接受這場決戰,如今看到此情此景,心中竟湧起幾分蒼涼。

“我下十萬銀票,賭沈萬川贏。”柳小七在一間包廂門外聽到了慕容安惡毒的聲音。

“我說慕容少俠啊,你也太沒有公義心了,怎麼說柳大俠也是為武林正道而戰,你怎麼就盼人家輸呢。”一個聲音在抗議。

“我就想他輸,怎麼樣?”慕容安的聲音充滿挑釁。

“哈哈,我聽說慕容少俠的意中人上官青青馬上得嫁給柳小七了,你是不是妒忌人家了?”一個粗狂的聲音在挖苦。

“話說回來啊,我覺得慕容少俠的話也不無道理,你想想,連四大世家門主,七大掌門都打不過的魔刀沈萬川,柳小七才出道一年,能戰勝他么?我也壓一萬兩沈萬川贏。”一個尖銳的聲音在起鬨,緊接着一大片人起鬨要買沈萬川贏。

“蠢貨,還不趕緊把銀票拿出來。不抽你就皮癢。”慕容安的話語剛完,“啪”的一聲,便是一個大巴掌。

“你的小夥伴,柳大俠就在外面,你幹嘛不去找他啊,去啊。”慕容安的聲音充滿恨意。

柳小七一聽,心裏一緊,側身走進包廂,從背後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孔。他,就是自己的兒時好友,漁庄的小黑。賭徒們都忙着下注,沒有誰留意到身後不遠處的柳小七。小黑右手捧着臉,一眼看到了柳小七,神色十分驚慌,一個勁的搖頭,示意柳小七出去。

柳小七雖然很想走過去問問到底怎麼回事,可看到小黑一臉的哀狀,必有苦衷,他只有退出了包廂,希望小黑會找上他。

柳七心中一片煩亂,他沒有再走進人群中去,卻悄然拉住了捧着酒罈的我:

“小二,你能不能讓我見一下古先生?”

“柳大俠,並非我不讓你見,是古先生交代,既然你明天一定要應戰,只能等決戰之後才能與古先生相見。”

“古先生這是何意呢?”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個店小二,如何能猜透古先生的深意。”我看了一眼快要發怒的客人,急忙說:

“ 柳大俠,現在人這麼多,客棧只有我一個小二,我要去給客人送酒了,不能陪你了。”

柳小七悻悻地走回自己的房間,剛坐定,一個身影急速閃了進來。處於一種本能的反應,柳小七立刻按住了劍。

“是我,”來人看着柳小七的劍柄,神色一片驚恐,他見過柳小七的劍法,頃刻之間能讓人見血。

“你終於來了。”柳小七臉上露出了笑容,握住劍柄的手鬆開了。

“你聽我說,你的劍今晚千萬不能離開身邊,今晚他們有一個大陰謀,是針對你和沈萬川的。”

“什麼陰謀,他們是誰?”

“我不知道,你只要記住,今晚劍不能離身。我要走了,要不慕容安就會發現我了。”

小黑一閃而出,空氣中飄蕩這一股刀創葯的味道。

小黑受傷了?他為什麼會呆在慕容安的身邊?他說的陰謀是什麼?他們又是誰呢?

柳七心中有很多疑惑,卻無人解答,心中十分沉悶。


4.佳人夜訪

三更天,客棧人已散,周圍靜謐下來。

柳小七坐在房間窗前的凳子上,燈花搖曳,照在他的臉上,神色一片凝重。

他抬頭看看天邊的明月,才猛然想起明日便是中秋佳節。他不由想起漁庄的父母,漁庄的村民,自己闖蕩江湖一年有多,不知他們是否安好,慕容世家的人會不會欺負他們?一想到今晚見到的小黑,他心中更加憂慮起來,決定明日決戰之後,立刻趕回漁庄。

柳小七無法排解心中的愁緒,便把黃昏時收集到的二十朵桂花拿了出來,輕輕的擺放在桌子上,他用一根小銀絲,一朵一朵地穿了起來,做成了一個花環。原本有些敗殘的桂花串聯在一起的時候竟平增幾分生氣,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柳七不由會心笑了笑。

他忽然聞到一股熟悉的玫瑰花香味,頓時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地叫道:

“青青,你來了?”

“哈,這也給你猜到了,”伴隨着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一道紅色的人影從窗外飄了進來,立於房間的中間,她滿臉笑容地看着他,白皙的瓜子臉上泛起幾朵紅雲,大而明亮的眸子閃着迷人的媚色,一雙薄薄的嘴唇上了淡淡的口紅顯得更加性感。長發披肩,一襲紅色的長裙,整個人開起來像一朵鮮艷的玫瑰。

柳小七傻傻地看着她,感覺整個房間充滿了春色,玫瑰花香四溢。

“獃子,再這麼看,小心我又給你一巴掌。”上官青故作嗔狀,隨着又是一陣嬌笑。

柳七知道失態了,歉意笑了笑,用袍子把桌子旁邊的凳子擦了擦,溫柔地對着慕容青說:

“來,坐這裏。”

慕容青款款走來,坐在柳七的身邊,把一個包袱放在桌子上,

“咦,這是你編的?好漂亮啊。”慕容青看到了桌子上的花環,好奇地問柳七。

“你喜歡么?剛剛編好你就來了。”

“喜歡吖,送給我的么?”

“對,來,我給你戴上。”柳七雙手小心翼翼的地捧起花環,走到上官青的背後,輕輕地把花環套在上官青 青的頭上。

“好看么?”上官青青笑着問柳七。

“好看,我知道你喜歡玫瑰,可我一時間找不到玫瑰花,只能用桂花代替。”

“那你記得下次還送我一個玫瑰花環哦”上官青青含情脈脈的道,

“哦,對了,差點忘了,有樣東西送給你。”上官青青打開了包袱,拿出了一件白色的綢緞長袍,“這是我叫鎮上最好的裁縫,用最好的綢緞做的,你穿上試試。”

“我從來沒有穿過這麼好的衣服。”

柳小七把背上的劍卸了下來,脫下破舊的灰色長袍,換上了白色的綢緞長袍,他習慣性要把長劍背上,卻給上官青青阻止了,

“大晚上的,背個劍幹嘛呢?難不成還得防着我?”

“不是,青青,我習慣劍不離身了。好吧。”柳小七抱起了劍,走到床邊,放在枕頭底下,剛想轉身,腦海里閃現小黑急促的話語:“他們有陰謀…..劍不可離身…..”他又看了一眼寶劍,心念又起,這能有什麼陰謀呢,即使不用劍,一般的高手也奈何不了我。

“七哥,怎麼啦?”上官青青看着柳小七在床邊一副思索的樣子,關切的問道。

“沒有什麼,想到一個朋友而已。”柳小七轉過了身,走過來坐在原來的凳子上。

“朋友,什麼樣的朋友,男還是女的?”上官青青饒有興趣的問道。

“女的,大美女。”柳七很享受此刻的愉快,也開起了玩笑。

“你敢。”上官青青一手擰住了柳小七的耳朵。

“哎呀,痛啊,騙你的。”柳七裝着可憐狀,“你可不能這樣摧殘本大俠啊,明早還有一場決戰。”

柳七話一出,就知道自己說錯了,不應該在此刻說這種話題,破壞此刻的氛圍。果然,原本一臉愉快的上官青青也擔憂了起來,

“你有把握么?”

“沈萬川早在十年前已經成名了,我和他並沒有交過手。”

上官青青看了看窗外的明月,溫柔地對柳小七說,“今晚的月色很美,我們到屋頂上坐坐吧。”

他們躍上了屋頂,坐在屋檐之上,上官青青把頭靠在柳小七的肩上。兩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獃著,誰也不願意破壞此刻的寧靜。

可柳小七沒有料到,就在他離開房間不久,一條人影飛快從窗口閃了進來,迅速走到床邊,拔出柳小七的寶劍,撒上一層粉末。完了把寶劍放回原處,頃刻離去。動作之幹練,並非一般江湖人能做到的。

三更將盡,柳小七溫柔地對上官青青說:

“青青,你該回去了。”

“你明天一定要活着回來。”上官青青語氣咽噎。

“我答應你。”柳小七目送上官青青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

上官青青走到離客棧不遠的一個陰暗處,對着一個影子問道:

“辦完了?”

“辦完了,小姐。”影子回答。

“走吧。”兩條人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5.生死一線

日出之時,華山之頂,正派人士和魔門一族分站兩邊,

少林掌門空明代表七大派、四大世家宣告:今日,如果柳小七敗了,正道武林不再圍攻魔門聖地少陽山

魔門首席長老代表魔門一族宣告:今日,如果沈萬川敗了,魔門一族將遠遁塞北,十年不入中原。

柳小七穿着上官青青送的綢緞長袍,表情平靜地走進了決戰台,沈萬川穿着一件黑色長袍從對面了過來。

當兩人面對面站定時,都愣住,幾乎同時說出了一句話:

怎麼是你?

半年前,柳小七路過一個村莊,看到一群崆峒派弟子在毆打一對父女,便出手相助。崆峒派弟子見打不過柳小七,便假裝求饒,趁柳小七不注意之時,竟用石灰粉撒向柳小七,讓其一時不能視物。那一次柳小七差點就命喪對方手裡,幸虧被路過的沈萬川所救,只是當時沈萬川有意隱瞞身份,自稱姓申。後來,兩人在那對父女的家中一起喝了酒,有一次對話。

沈萬川:柳兄弟,江湖險惡,凡事多個心眼。

柳小七:申兄所言極是,小弟出道半年,覺得江湖遠非想象中的江湖。

沈萬川:柳兄弟想象中的江湖是怎樣的?

柳小七:我曾經以為江湖人大多講義氣,以除暴安良,行俠仗義為己任。可沒想到很多江湖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私慾,強者以武凌人,富着以財壓人。四大世家,七大門派都有自己的勢力範圍,所謂的名門正派,已經是掛羊頭賣狗肉了。像剛才那些青城派的弟子就是一批披着羊皮的狼。

沈萬川:柳兄弟入江湖才半年,就能體會這麼深了,遠比我強。

柳小七:申兄曾經被人欺騙過?

沈萬川:我們族人原本以打柴為生,很少與外界聯繫,後來我闖蕩江湖認識一個君子,對他十分佩服,把他帶到村裡做客,沒想到竟給村裡帶來一場悲劇。

柳小七:為何?謀財害命?

沈萬川:他到山上轉了一圈,說山裡有寶,要和族人一起挖寶。可族人如何相信這種鬼話,並沒有同意。後來他竟然帶來一批武林人士,企圖將族人趕盡殺絕。

柳小七:這人竟然如此喪心病狂。後來呢?

沈萬川:我們犧牲了幾百條人命才把他們趕出去,如今他們還是千方百計地想圍攻我們。

柳小七:申兄,這種敗類人人得而誅之,日後若有需要,小弟定然竭力相助。

沈萬川:那我先謝過柳兄弟了。

兩人自從那一別後,再也沒有見過面。沒想到今日重聚,便要以命相搏。

“拿酒來!我要和柳兄弟干一杯。” 沈萬川大聲招呼門下子弟。

從魔門那邊立馬跑來一個小伙,端着一個盤子走了過來,盤子上有兩杯酒。

“來,兄弟,請?”沈萬川指着盤子上面的一杯酒道。

“慢着,柳大俠。”上官飛縱身一躍,端着一杯酒出現在柳七的面前:

“柳大俠,你要喝酒,我們自己有。”

“謝前輩。前輩請回。”柳七接過上官飛的酒,等上官飛離去之時,有些歉意的道:“沈兄,抱歉了,請。”柳小七一飲而盡。

“柳兄弟,看來你已經不是半年前的你了。”沈萬川有些失望地說道,端起盤子上的一杯酒,一飲而盡。

柳小七看着沈萬川失望的樣子,想起往日把酒言歡的情景,心裏感到一絲歉意,心想,他不至於使這般詭計害我吧,他作勢要去拿盤子上的另一杯酒。

“你不怕有毒么?”沈萬川笑着問。

“怕,但是我還是要喝。”柳小七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果然是個漢子。”

柳小七把空杯子放回盤子時,那個一直低着頭的魔門弟子突然抬起了頭。

“小五,怎麼是你?”柳小七驚道,“你不在漁庄獃著,跑來這裏幹嘛?”

“七哥,漁庄早就不在了。”小五一臉悲傷,快步端着盤子離去,全然不理會柳小七一臉的疑問。

“怎麼,你認識小五?”沈萬川好奇地看着柳七,“當初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和幾個同伴正被人追殺,我救下他的時候,他的同伴已經斷氣了。”

“誰在追殺他們?”柳小七一臉怒氣。

沈萬川用眼神看了看正道人士里的慕容鋒,道:“還能有誰?你又是為誰要和我一戰?”

正派人士見柳小七和沈萬川聊了這麼久,怕事情有變,讓空明大師前來催促。

兩人都知道,今日之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於是便打鬥了起來。

兩人武功不分上下,半個時辰不到,已經打鬥了幾百回合。

沈萬川刀法之凌厲,讓柳小七暗暗心驚,他不得不使出平時很少用到的追雲第十二劍,在沈萬川的手臂上劃了一劍,可他沒想到,沈萬川也在他的腿上劃了一刀。

“柳小七,你好卑鄙,居然在劍上沾毒。”沈萬川進攻之時大聲罵道。

“什麼?何來之毒?”柳小七拆招之時大聲辯解,可沈萬川已怒火熊熊,刀法更加凌厲。

兩人進入血拚階段,都殺紅了眼,各自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了十多道傷口。

第三百回合的時候,兩人各自使出了最後一招,精疲力盡的倒在血泊之中。


6.武功全失

柳小七醒來的時候,已是決戰後的第三天早晨,他發現自己全身被裹得嚴嚴實實,動彈不得,一股濃烈的藥味撲鼻而來。他感覺自己的右手被一隻柔軟的小手緊握着,他第一反應,她應該是上官青青,心頭頓時流過一股暖流。

“你醒了?”小手的主人抬起了頭,一臉驚喜的叫道。

“你是?”柳小七看着面前這個臉上留着一道刀疤的女孩,奇怪問道,在他印象中並沒有認識這個女孩。

這時,我端着一盤熱水走了進來,笑着道,“你終於醒了,人家小茹姑娘可照顧了你两天兩夜。”

柳小七看了看一臉嬌羞的小茹,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感動,他認真地道:“謝謝你啊,小茹姑娘。”

“柳大哥,你別客氣,我願意。”小茹轉身看了一下我道,“小二哥,麻煩你幫我看下他,我去叫古先生。”

小茹一出房間,柳小七就急忙問我:

“我怎麼這副模樣,小茹姑娘從哪裡冒出來的?”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據小茹姑娘說,你和沈萬川拼完最後一招,兩人同時倒下。正派人士和魔門一族隨後血拚了起來,最後沈萬川被門人搶了回去,而你是小茹姑娘從死人堆里挖出來的。”

“她挖我出來?”

“當然,你還以為四大世家,七大門派的人把你抬回來的么?他們都忙着血拚魔門,哪有功夫理會你,或許人家還巴不得你死呢。”我添油加醋地說道,“你還好,撿回了一條命,我估計,沈萬川是活不成了。”

柳小七看着我,眼裡滿滿愧疚,

“你的劍怎麼會有斷腸散的毒藥?”我很奇怪問道,斷腸散是一種奇毒無比的毒藥,一旦沾上,肉體馬上腐爛,內力越深厚之人,中毒越深。

“我也不知道,”柳七心裏極為難受,他行事一向行為光明磊落,從不屑於旁門左道,如今被人暗算,更是害了沈萬川的性命。

“你是被人利用了,傻小子。”古先生搖着一把扇子,帶着小茹從門外走了進來,狠狠的說道,話語中帶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古先生。”柳小七看到了古先生,像見到了親人,情緒激動,眼裡閃着淚花,掙扎着想起來,可動彈不得。

“柳大哥,我扶你起來。”小茹姑娘一個箭步走了過去,扶起了柳小七的上身。貼着陌生女子的肩膀,柳小七臉色微微一紅。“謝謝你啊,小茹姑娘。”

我搬來一張凳子放在柳小七的床邊,古先生坐了下去,用讚賞的眼色看着旁邊這個伶俐的姑娘,問柳小七

“你還記得她么?”

“…….”柳小七搖了搖頭,他實在想不起在哪裡見過她了。

“柳大哥,半年前在牛家村,你救了我和我爹。”小茹姑娘提醒道。

“半年前?”柳小七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當時那女孩臉上被青城派的弟子颳了一刀。他看了看小茹臉色的刀疤,忽然明白了怎麼一回事。

“是你啊,小茹姑娘,你怎麼到了這裏?”

“你和沈萬川的決鬥傳遍了江湖,前幾天我來客棧來送貨時,發現你原來就是大名鼎鼎的柳大俠。所以便留了下來,想看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小茹頓了一下,“直到那天我偷偷跟着他們到了決鬥現場,才發現,原來申大哥就是沈萬川。沒想到竟會以命相搏。”

談到了沈萬川,柳小七臉上一片黯然,古先生注意到他的情緒,

“沈萬川的事以後再說吧,現在有件事我必須要跟你說,你要有心理準備。”

“古先生請直言。”柳小七看着古先生一臉的凝重,心中不禁忐忑起來。“是不是我傷好不了?”

“你的皮外傷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沈萬川傷了你手腳幾處重要筋脈,加上你被服用了一種化功丸,現在已是功力全失。”

“什麼?”柳小七神色絕望,“武功全廢?我以後再也不能用劍了么?”

“也許這並不是壞事,就像當初我說,懂武功,不一定就是好事。”

有小茹姑娘的悉心照料,柳小七的傷勢慢慢好了,漸漸恢復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只是他再也無力舞動那把劍。

柳小七常常走到客棧門外,傻傻地着等着那個人的到來。

可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她還是沒有出現。

先是聽說她被父親上官飛關在房間里,後來又聽說,她和慕容安訂婚了。

四大世家,七大門派也沒有來找過柳小七,他們承諾的武林盟主的名分像風一樣沒有影子。

後來聽說,上官飛做了武林盟主,原因是他帶領四大世家,七大門派攻佔了魔門的少陽山,發現了一座寶礦,參加那天晚上行動的江湖人都有機會分享寶礦帶來的財富。

還聽說,沈萬川自從那一戰之後再沒有消息了,魔門一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柳小七的身上的傷好了,可心上的傷卻無法癒合,想想那天晚上,上官青青的突然到訪,自己卸劍換衣,再到決戰台上官飛的那杯酒,他隱隱猜到這幕後的策劃者。

原本沉默的柳小七變得更加沉默了,好在身邊有個溫柔體貼的姑娘一直默默的陪着他,為他一點一點撫平心靈的創傷,讓他慢慢感覺到平淡中的幸福。有一天,當他想帶着她離開江湖客棧,回到漁庄的時候,突然發現,她不見了。她的床上留下了一封信,信上寫道:

要找到她,請在七天之後,速到魔門聖地少陽山 沈百川

紙上居然附有一張地圖,柳小七細細一看,甚為疑惑,這地圖並非正派人士所攻佔的魔門聖地少陽山,難不成世上還有另一個魔門聖地少陽山?

在柳小七離開江湖客棧,準備前往魔門聖地少陽山之時,我給他傳達了古先生的一句話:

你的追雲十三劍,乃魔門門主沈天尊所創,也許,在那裡,你能脫胎換骨。

柳小七走了,江湖客棧再次回復了平靜,一個故事完了,另一個故事即將發生。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武俠江湖專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