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進廢退–學習能力是可以進化的

好久不學習,你再想像以往那樣坐下來一學就是幾個小時,難了。

就像不戀愛久了,長時間一個人過,再想和人建立親密就感受到了難,難以適應,難以忍受……

這一切都是ability啊。

原來,你今天能輕輕鬆松學習幾個小時的能力,是多年來連續學習的習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不要不懂得珍惜,不要率性地就放棄。

有人工作了以後才發現學習的好,不是真的因為工作完全剝奪了他們的學習時間,他們也有周末,也有夜晚。

而是就算有時間,他們也不能像學生時代那樣安心下來了,這個“安心”不是靠幾個“冥想”就能夠找回來的!

用進廢退,坐下來一學就是幾個小時的這種能力,不用也會退化。

今天你能坐下來學幾個小時,這種能力,要知道珍惜,在擁有這個能力的時候,爭取學習更多,更多地學習。

重新建立這種學習能力,需要比你所想象的更多的努力。不是能像現在一樣,有時間就能學,而是就算有時間,也只能是看着時間溜走,卻學不進去。成年人的學習越來越偏向於邊角余料的修補,偏向於碎片膚淺信息的索取,一方面有學習的極度渴望和需要,一方面又是對深度的恐懼。學的東西一難,就沒耐心了;一深,就放棄了。他們只能無奈都去向短、平、快貪婪索取,有時候某些東西被包裝成貌似深刻就感激涕零。所以,成年以後,如果還能保持這種學習能力,那真是難能可貴。

這是空間裏面我給自己寫的話,完全原味的內心感受,不是為了回答這個題目才發的一通牢騷。(我很希望還具備這種學習能力的人不要過早荒廢,切記。)

回到問題,你真正想學習的時候,不會到處去挖各種方法。說句刺痛你的話,如果學習真有什麼實質上“有趣”的方式,真的難以想象,你是要有多愚蠢才在這長達十幾年的學習過程中沒有自己發現!?

逃避,一切都在逃避。監控,你要監控你自己。不怕各位笑話,近段時間我極為不安心,學習的時候我能監視到自己各種逃避的幌子。比如我學像以前那樣難的東西,我就立刻能夠“發現”—-其實不學習的生活多麼美妙,有好多閑書沒看呢,於是我去看書,看得很入迷,因為我告訴自己,看書(是很正式的書)——不也是學習嗎?我會發現親自手洗衣服觸感更好,於是我熱愛上了勞動,熱愛打掃衛生……洋溢在另一派與學習無關的成就感當中……我在逃避!

我說我心要安靜下來,於是試了各種方法,冥想、柳歇耶夫時間記錄管理法,唯獨在學習這件事上進展寥寥。

我意識到這是逃避行為!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於是我開始學習了。一學發現學習原來也沒有那麼難,我還寫收穫日記,“哇,原來這看似困難的東西,只要真學了其實也不難啊!怎麼樣,今天是不是應該獎勵自己?應該!”,於是,我裹着衣服去超市買提子、香蕉“犒勞”自己……後來享受着食物,接着“不能這樣浪費了食物”,於是享受里配上了電影……學習的意識就這樣被帶跑了—-這又是另外一種逃避—-潛意識懼怕學習而變相出來的逃避!

真他媽我發現那什麼“犒勞自己”的一套說辭簡直就沒什麼狗屁用處。沒發現嗎,那些從小一天坐在教室裏面學習的小孩,哪裡想得到“學完了要犒勞自己”?沒有,你自己不就是這樣過來的嗎?!我也是和大多數人一樣,坐在教室里學習,該上課上課,該寫作業寫作業,從小學坐到初中、高中,不是也照樣學了十幾年嗎?哪裡有想過學到了一點之後,要建立“犒勞機制”?

很明顯,當你長時間不再從事像高中初中那樣成天學習得活動,你的學習能力就退化了。所以,成年人想要學習的時候,會急不可耐地詢問有沒有什麼有趣的方法,有沒有什麼高效的方法——很諷刺,這些問題都是成年人問的。

一種學習模式是這樣的,認為我學不進去一定是方法不當、學習方式不高效……有諸多的理由來讓我們責怪,當我們看到這麼多邊邊角角的理由,於是我們會真的相信是自己方法不對,無奈接受自己真的學不好的“事實”。再深挖一點,其實你不是不相信自己學不好,是真的害怕學習、知道要吃很多苦,於是我們就“心甘情願”的寧願停留在“我學不好”的層面。

我們寧願相信自己“學不好”是事實,也不敢於面對“其實我內在里還是有一絲信念相信自己學得好,只是我害怕吃苦,只是我不努力”的真實事實。

說到底,他媽的不就是學習嗎,別人搞出來的知識只是等着我們去學,難道這學習比創造其本身更難嗎?難道我們幾曾相信自己真的學不好?!沒有!

為什麼不能正視這樣的事實,即我們已經不具備像高中初中那樣的一坐就是學幾個小時的能力?這種能力,有的人到了大學還在繼續保持,有的人因為高考“解放”然後迅速地放棄……

於是能力也跟着退化了—–所以,那些目前還具備這種能力的人,我極為心痛地建議你不要過早地放棄。

就算你沒有正式內容學習,也盡量每天去學一點有難度的東西,這樣就可以把這種能力延續下去,等到有一天你需要學習正式的東西,就不會掙扎。這是我對大學生最敬愛的忠告。

這才是根本原因。這種能力想要找回來,是難的,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比你想象中難得多,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對於長時間不學習的人,一下子讓他坐下來學上幾個小時是很難的。(這種學習是指真的學習,而不是看書之類的——看書之類的,就算無聊的書像《小邏輯》我一天也能看十幾個小時,說實話比太多人強得多,所以,指的不是這種。)

那麼第一步,最重要的不是能不能學習東西,能不能學進去東西,能不能有所收穫,而是能不能建立起坐下來的能力。

我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

固定時間學習法

真的討厭非得給這種方法取個這樣的名稱,這個方法是我在一本有關寫作練習的書中看到的,是說如果你想寫作,第一步就是訓練出一種能力,讓你能夠毫不費力地就寫上幾千字,具體做法就是每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在電腦屏幕上,不管寫什麼,就算抄寫也行,先毫不費力敲出一定的字數。

比如你今天毫不費力就能敲出1000字,那麼再在這個基礎上多敲上20%,明天再在這個基礎上加上20%……每天如此……直到有一天你能毫不費力地就能敲出原來字數的三倍、四倍,比如你一坐下來就能毫不費力地敲出三千字。

這方法讓我印象深刻。對急功近利的現代人老說,唯一的難處就在於這個方法一點也不符合現代人急功近利的特點。因為你想一坐下來就希望能學到東西,你想在屏幕上一寫東西就要有意義,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凡事“高效”、有效用,做什麼都求急切地變現、讓它有用。

就上面的這種練習方法,對於我們有什麼用呢?每天去抄上千字有什麼意義?就難道為了建立一種習慣你要浪費這麼多天時間?難道就為了能讓自己能在以後毫不費力一坐下來就輸出比原來多兩三倍的文字?——現代人有太多的疑問,所以我們不會去做。

早上起來就第一件事開始學習,學什麼不重要,能不能學進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鍛煉你毫不費力地坐下來學習的能力。

先坐下來,然後給自己計時。沒關係的,如果你毫不費力第一次學了半個小時就想干別的事情,那麼請你再堅持20%的時間。注意一切披着外衣的逃避幌子,比如你要去干“正事”。如果真有“正事”,那麼就請你明天早上在這個“正事”之前往前多預留一點練習時間。

學稍微難一點的東西,需要動腦的東西。學那些平時不敢學的、心理上認為有難度的東西。直到有一天你毫不費力地就能坐下來學上一個小時或者更多。這個方法是可行的,年輕人,不要有那麼多疑問。

第二種方法

還是固定時間學習法

稍微簡單一些。具體的操作只是一句話:每天有一個專屬於學習的時間段,在這個時間裏面,你可以不學習,但你也不能做別的事情。

這個方法妙就妙在於「你不能做別的事情」,如果你不學習,那你就坐着好了,不要聽音樂(你以為這樣可以舒緩壓力),不要做運動,不要想花里胡哨的東西來“讓你進入學習狀態”。只是坐着,你不想學可以不學。沒有人逼你學習,但你也不能做別的事情,於是,剩下的自然而然的選擇就是學習了。

過去我們錯的多麼厲害啊。想想看,大學課堂裏面,發現教授講得無聊了,於是我們會去找各種各樣的“自我學習”方式來彌補這段時間—讓它有用,教授講得無聊吧?於是你自學,開始的時候上着老師的課私底下自己看書,後來發現看書無聊,放鬆着就逐漸玩手機……於是你發現課堂上有越來越多的人在玩手機。

沒有人蠢到以為上課不是去學習知識的,沒有人蠢到認為上課就是去睡覺的,所以我討厭那些說學生不知道珍惜時間的人。恰恰相反,大家都知道時間應該珍惜,都知道上課是為了去學習,可就是不知不覺地演化出來越開越多上課睡覺、玩手機、逃課的想象……是他們不知道珍惜時間嗎?

不,恰恰是他們認為時間很值得珍惜,所以一發現教授講得不好了、聽不懂了,於是就開始想方設法去充實、充分利用自己的時間。只是這種做法讓他們事與願違,錯的越來越遠。做法錯誤,但動機正確。

錯了,我們過去有這種習慣的人錯得遠了,於是我開始佩服那些上課也不玩手機的學霸,也許他們未必真的一直就是聽得懂,也許他們不知道我說的這個方法,但是他們的行為不知不覺地符合了這個方法的實在處。

試着實踐上面這個方法的理念吧,學不進去可以不學,不想學也可以不學,完全可以,但是在專屬的這段學習時間內,你也不能做別的事情,遠離手機、在這段學習時間內,不做與學習無關的事情,於是你發現:不想學可以不學,但是當你想學習的時候,學習就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沒人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