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蒙之巔,雲霧繚繞,迷幻無影之間有着一間山莊,名喚“礪劍”。

江湖紛傳,山莊的現任莊主性情隱逸,行游於山水之間,放浪不羈,將庄中事務全權交付其閣主–曹筠謙。

莫說見其莊主者,少之又少,即便是見曹閣主一面之人,亦是無幾。



洛迦林的漫天梨花,再一次起舞;三月綿綿的細雨,又一次飄灑。

只是,這舞,不再動人心;此雨,亦不再攝人魄。

它們無非是在這紅塵中,牽引着未亡人的回憶,回到那一年的梨花雨……

時念初獨坐在雨中的梨花樹下,眼神里是揮之不去的深情,兀自說著:

“你說你要陪着這零落歸土的滿地梨花,那我就在此處,陪着你,可好?”


十八遠遠地看着樹下的男子,不禁搖頭嘆息,提劍緩緩前去 。

“莫師兄,江湖中人都說你棄了噬靈堂,轉而做了登徒浪子。”十八的語氣淡淡的。

“十八,許久未見”

時念初收起了眼中的深情,那雙眼眸,又回到了往日萬年不化的兩泓冰湖。

“莫師兄,人已故,你這般作為又是何苦?”

“當初我為了噬靈堂,為了父親,已經虧欠了千初太多。現在的命是千初給的,如今我已不想再做莫羽揚,我要做時念初,一個只為千初而活的人。”

十八在時念初的眼中看到了不曾見過的光芒,那是她所認識的莫羽揚從未有過的光芒。

“師兄既是如此,十八便也不再多言。十八此番是受筠謙師兄之命,前來請莫師兄山莊一敘。”

十八舉劍抱拳,附身以請。

“筠謙……”

時念初彷彿看見了當年,兩位少年立於山巔,揮斥方遒……


“十八,未曾想,你這般早便回來了。”

幻三倚靠在院中的槐樹枝上,悠悠地說道。

“此次尋莫師兄,倒是極順利,卻不知此番筠謙師兄尋他前來是為何 。”

“怕是閣主想要了一了心事。”

“心事?”十八不解地望向樹上。

幻三閉目養神,笑而不答。


若隱若現的山莊,靜靜的立於鴻蒙之巔,俯瞰着江湖之事,武林之爭。

藏書閣里,曹筠謙一襲淡青色的長衫,坐在暗紅色的書案后,長發束起,手中拿着竹簡,神情專註,時間也便好像靜止了一般 。

“尋我前來,何事?”

時念初不知何時 ,已然站在了藏書閣中,立於曹筠謙的案前。

“若我說,僅是為了敘舊,怕是堂主你也不信吧。”

曹筠謙依舊是盯着眼前的竹簡,語氣悠悠地,聽不出任何情感。

“若我猜的不錯,你是為了噬靈堂。”

曹筠謙緩緩地將視線移到莫羽揚的臉上,朝露一般清澈的眼眸里,有了几絲玩味。

“你不是早已棄了噬靈堂了嗎?可如今,為了它,你竟又回到了這個地方,不覺得可笑嗎?”

“筠謙,當年父親對山莊犯下的錯,我希望可以由我來彌補。”

“彌補?你打算做何彌補?”

曹筠謙將視線重新移到手中的竹簡上,饒有興趣地問道。

“塵歸塵,土歸土,讓已故者安寧,讓未亡人解脫。”

“好”

曹筠謙放下竹簡,定定地看着莫羽揚。


數日之後,江湖上流傳,礪劍山莊將江湖第一暗殺組織“噬靈堂”收為己用,也有傳言說,噬靈堂本就屬於礪劍山莊,此番不過是明令宣之罷了,但孰真孰假,眾說紛紜……

不管怎樣,礪劍此舉,已然是在群雄逐鹿的武俠江湖中,惹得眾派人心惶惶。

江湖已經平靜了太久太久,礪劍山莊此次 ,無異於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鴻蒙之巔這依山傍水,犹如仙境詩畫般的地方,遠處的曹筠謙身着一襲淡青色衣衫。

眼眸清澈地站在湖邊,望着天空飛過的白鷺,眉眼間帶着清新,微風吹過茂密的竹恭弘=叶 恭弘,沙沙作響,青衫隨風浮起跌落。

曉師父站在他的身旁,

“筠謙,你可知,你將噬靈堂收為己用,會給山莊帶來多大的麻煩?我們已然是武林各派的眾矢之的。”

“噬靈堂本就該是山莊之分屬,拿回自己該拿的,有何不可?”曹筠謙望着遠處說道。

“筠謙,當年之事,為師知道你耿耿於懷,但既然莊主都不在意,你何必還如此執着?”

曹筠謙的清澈的眼眸陡然變的沉鬱,腦海中浮現出當年的畫面 ……


十三年前,江湖上並沒有噬靈堂,有的只是礪劍山莊的暗殺組織—-暗堂。

當時暗堂的掌管者正是莫羽揚的父親,莫容成 。

可人心總是貪婪的,或許莫容成早已忍受夠了屈居人下的滋味,亦或許是他不想再做山莊背後默默無聞的殺手組織。

於是,在那一天的晚上,他,集結手下,刺殺礪劍山莊的莊主。

那一夜,山莊寂靜異常,彷彿是在等待着這場決鬥的到來……

那一夜,眾堂主與暗堂之人殊死搏殺,曉師父看着眼前由自己培養出來的莫容成,一招一式都想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看來你已經學會了我教你的第一課啊,殺手無情,不帶感情的劍才是世間最快的劍。

但有一點,你卻還未學到,那就是我們山莊的處事底線 。”

曉師父劍氣錚錚地說道。

相同的劍式,相同的心法,每一次揮劍,都像是一把尖刀,將曉師父的心划的傷痕累累。

暗殺組織雖是山莊的精英,但明弋堂卻才是山莊真正的主力,將軍出身的伊澤堂主,率領着堂下眾人,氣勢如虹。

廝殺至黎明將起,莫容成終是敗下陣來。

當大家想殺之而後快之時,莊主仍是力排眾異,留了莫容成一命 ,遣他下山,不許他以山莊人的身份處於江湖之中。

那一日,滿身血跡的莫容成帶着年少的莫羽揚下山了,莫羽揚回頭看着自己成長的山莊,看着自己的玩伴筠謙,一直看着,直到再也望不到蹤影……

那夜的廝殺下,筠謙舉劍直指羽揚:

“此生我曹筠謙不屑再與你莫羽揚這類小人為友。”


噬靈歸礪劍,江湖各派紛紛揣測,久久歸隱的礪劍山莊怕是要重入江湖。

風雪樓,各派掌教重聚,流沙、鬼谷、青衣、知北、魔教、琅琊閣、殺手盟、長生教、唐門 、書劍,紛至沓來……

武林真的平靜了太久太久,礪劍擾動了風雲,卻也是擾動了各派蠢蠢欲動的心,風雲再起,江湖情長。


武俠江湖

琅琊令第八期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