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滿頭大汗的她半癱在毛概的流動教室內,雙腿叉開,大口吸食着一瓶礦泉水。

舍友的男朋友給舍友送水,也幫她捎帶了一瓶。

礦泉水,她說她只愛喝礦泉水,好早好早之前說的。

1.

欣星說,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把初吻留給初戀,自己獨自帶着它走到了二十的開頭。

舍友問她,你談過戀愛么。

“我談過,是我情竇開的太早了,早開早謝。”

“早泄!你男朋友…”

話題轉向了女生私密話題,她繼續強調着自己談過戀愛。

高中老師說“大學不談戀愛那你的大學太沒意思了”。

欣星說“大學談什麼戀愛,有錢么有未來么?浪費時間,好好沉澱自己,努力掙錢吧。”

說話老成,念起大道理宛若背課文般,雙眼無神,語速超人,可以不帶大喘氣一個人絮絮叨叨好久,貌似說話快這個習慣她在初中已經有了。

那是她想在夢裡回到的時代,遍地都是含刺的紅玫,艷麗而扎人。她披荊斬棘穿越紅玫,本以為是公主救王子,可對頭沒有愛人,只是殘酷的中考。

2.

帶着叛逆期成長期標籤的初中孕育出一批又一批春心萌動激昂雄起的俊男靚女,他們聯手罷課逃學,考試合作傳答案,放學合體在學校后花園做江湖俠客仗義營救兄弟。

最後的最後,滿懷躁動熱血激情的他們在中考的魔爪下左右碰壁,大哭大叫,喊着起義反抗。

最終,有些人累了歸於平靜認真備考,有些人碌碌無為繼續自我安慰,以阿Q精神一駁到底。

他們是朋友是閨蜜是兄弟,他們被魔爪劈為路人。

如果還是那一天,如果那張紙條繼續出現在她的面前,如果她想到了後悔,她會不會留着淚笑着在紙條上寫下“好”,替代揉掉紙團而扔了的壯舉。

那段故事她可以講幾十遍,一遍摞着一遍,講到無所顧及,講到心痛講到後悔講到笑着流淚。

初三,欣星的初戀男友在上課時向她遞來紙條求複合。

心中翻雲覆雨五味雜陳激動與興奮的她滿心更多是揚眉吐氣,“你也有今天!”

她肆意把紙條揉成團丟在一邊,陰着臉轉向男孩“不行”,轉頭露出了隱忍大笑的表情,顫抖着把頭埋進臂彎內。

3.

對於欣星來說初一是她的鼎盛時代,學習成績在班裡排十多名,討老師喜歡又在同學間左右逢緣。

由於她個子低,長相秀氣,總給人一種很文靜的感覺。可如今的大多女孩不都是在文靜的外表下暗藏着一顆猛烈蹦跳漢子的心么,和班裡男孩打打鬧鬧,拽着朋友蹦蹦跳跳,瘋瘋癲癲輾轉於樓道間。

“那時候哪怕不幹什麼也會有朋友附在身邊,慢慢的,就有一幫人圍着自己保護自己嘴裏說愛我。”欣星說起這段話時雙眼直視着某個角落,無神而浮幻,彷彿真的要與她們一招一式提着木棍仗走天涯,一碗水一人一口舔,一個饃大家一人一口啃,嘴裏還振振有詞“天大地大朋友最大!”

欣星坦言那時候的朋友真真比錢還要重要,有了她們簡直是所向無敵。

她貪玩大鬧熱情放肆無所顧忌大大咧咧,坐在課桌上笑的前仰后翻,和班裡男孩開玩笑時總以驚人的語速以及腔調逼得對方啞口無言,人家說她是暴躁蘿莉,她承諾自己要做朋友身後的支架,無論何時何地都頂着她們。

身為男朋友的白宇被欣星這套友情觀狠狠甩在了後方“自己還不如班裡任何一個和她打鬧的男生。”

4.

人言可畏,人言可笑。白宇生得秀氣,奶油小生的模樣,骨子里卻十足悶騷,三言兩句就把欣星套到了手裡。

倆人好之前欣星還和姐們兒八卦,白宇和班裡XX比較有cp感,在一起絕配。後來,欣星向朋友們宣布了自己與白宇的戀情,大家紛紛改嘴,贊他倆真有夫妻相。

那年初一,欣星被母親威逼利誘強拽進理髮廳剪掉了包子頭以及耳邊的兩條長長發絮,因為語文僅僅考了四十多分。

非主流的年代,劉海兒經常與睫毛相融,女孩的額頭邊還要留着兩條類似古代女子的發束,紮起圓如盤子的包子頭。

短髮欣星第一天進教室時自帶紅毯女星光環,引起了在班人員的所有注意,待遇卻不徑相同,沒有閃光燈沒有歡呼幾乎都是嘲笑與調侃,朋友走過來抬起她的頭笑的一下子沒撐住差點摔倒“你這是賣雞蛋的吧,毀容了毀容了!”

她臉燒得抬不起來,窩在朋友懷裡哼哼唧唧“那咋辦么?這麼丑。”

漂亮女孩身邊的朋友一定丑不到哪去,她們會互相捯飾對方。

欣星的“雞蛋頭”第二天就被朋友挽救了,吹風機把原本貼臉的雞蛋頭吹的蓬鬆,朋友把她打造成了短髮蘿莉,本就凸顯可愛的波波頭顯得那張巴掌大的臉更尖了,脫離了死板的包子頭,凌亂的髮絲更符合她的氣質,俏皮可愛又帶有小小的狂躁。

2013年,大家還喜歡在QQ空間里留言發說說更新自拍。

欣星的短髮自拍引來一陣歡呼,半露肩的弔帶加着迷茫的大眼以及歡脫飛舞的髮絲,有人說她性感有人說她嫵媚有人說她更可愛了。

白宇第一次點開了欣星的空間,那組照片在他的腦中開始發酵,勾起他的思緒,他想着欣星的模樣。

她在第一排,我在最後一排的特坐,她和某某關係好,她….

欣星這頭白宇的頭像開始閃動,手拿毛巾邊擦頭邊好奇地打開聊天框,簡直就是同班的陌生人嘛,混個臉認,都談不上臉熟。

“在?”白宇發來消息。

“嗯嗯。”

“你照片真好看,你要是以後按你照片長我可以給你介紹男朋友。”

“那本來就是我。好吧,那先謝謝啦。”

“說不定我也會追你哦。”

“好的。”

“可以插隊嘛?”

“當然可以。”

“那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吧。”

欣星腦子暈暈的,髮絲還向著她白皙的大腿滴水。眼前這句直白的話迫使她開始正視白宇,白宇的模樣也被她從大腦深處的路人像中勾出。

“嗯嗯。”

“那我就叫你老婆了。”

這麼直白!一向玩世不恭的欣星被這一句嚇得立即關掉了聊天窗口,好似剛剛盜取國家寶物的小偷,生怕被別人發現曝光於天下。

一兩分鐘后,她鎮定下來擦拭頭髮再次打開對話框,看着那些話以及最後的“老婆”,心底湧上了無限的甜蜜。

她第一次談戀愛,想想都驚訝,會不會真的以後和他結婚啊。

5.

QQ里溫柔放蕩,現實中冷漠貪玩。白宇這樣發過牢騷,他不敢直接對欣星說,害怕她會張口大罵,他悄悄對着兄弟吐槽。

聊天窗口裡的欣星是愛情界的老手,么么嘿嘿親親都不在話下,肉麻的話此起彼伏,老公老公叫的親熱。

“你不要阻礙我的生活。”

“你放學先回吧,我有事,不用你送。”

“我不愛喝七喜,我不愛喝碳酸飲料,我一般只喝水。”

“我不。”

白宇愛的炙熱猛烈,她卻如流動的冰川奔向遠方。

欣星依舊延續着戀愛前的生活,和班裡男孩打打鬧鬧,下課和朋友們湊在一起嘻嘻哈哈,白宇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遙望,自己的媳婦叉着腿坐在別的男生身邊有說有笑。

他走過去,朋友們起鬨,欣星也不當回事,竟還有一絲煩躁。

“我希望我的男朋友不要管我,我也不管他,我們各玩各的還自由。”她天生放蕩不羈愛自由,談了戀愛更加變本加厲。

她也曾悄悄與自己對話,這節課下課一定找白宇玩,可是到了時間自己又開始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害羞坐在他的身邊與他四目相對,還是在朋友圈裡扎着舒服輕鬆。

白宇愛喝飲料,他也不停地買飲料送她,也不知從哪打探的消息,聽說欣星愛喝可樂雪碧七喜,換着樣的每天三瓶。

自小家教教導女孩要獨立,輕易不要收別人的東西。欣星討厭白宇不停為自己買東西,好像自己是欠他的圖他點什麼。

原來她偶爾心血來潮還買上幾次碳酸飲料,但從來沒有喝完過。可自打看見了白宇每天源源不斷地送禮之後她對碳酸飲料愈發反感,滋啦啦的氣泡引動了她暴躁的心。她把飲料抱起齊齊放在他的桌上“誰給你說我愛喝這了,我不愛喝七喜,我不愛喝碳酸飲料,我一般只喝水,以後別給我買,我要喝了我自己買。”

誰家的女朋友有這樣冷言冷語的,背後騷情面上絕情,白宇有些委屈可這是自己愛的女孩,也無法,憋着。

6.

身為與天齊高的朋友看着白宇可憐,也氣憤這個還不懂愛的暴躁蘿莉,無奈只能出招協助。

月黑風高,冷風呼嘯,女孩冰冷的手被男孩暖在懷裡,溫情的倆人越走越近直至靠在一起,小區門口倆人躲在樹蔭下動情一吻,緩緩放開對方不舍離別,女孩朝居民樓走了兩步后回眸留戀,男孩還在那裡看着她。她轉頭大步跑過來再次擁抱他,男孩笑着揉揉她的頭,再次目送她走向遠方。

臆想的故事總是很美好,而現實讓大家再次大跌眼鏡,白宇的顏面盡失。

放學后朋友們躥騰着她們一齊走,讓白宇送欣星回家。

“憑啥你們丟我一個你們都跑了!”欣星倒還不樂意了,提着包就追她們。

白宇見勢,提起包追起了欣星。

她個暴脾氣在此認定了是白宇打亂了她的生活,一路上挑刺呲他“你能不能走啊,趕快回家。”

“往邊走啊,笨死了。”

“不用你拿,我自己拿我的包。”

她不留餘地地把自己的包從白宇懷裡搶回,他像個丟了糖的孩子,苦苦看着唯一帶有女友氣息的東西就這樣被搶走了還不能發出任何怨言。

一路上她和朋友們打打鬧鬧,白宇在後方默默跟着。

“你真回吧,坐車我可快就到家了。”

朋友們兵分八路各自回家,只剩她以及身後苦苦追隨的白宇。

“嗯。”他扭扭捏捏像個小媳婦。

“趕快走吧,我沒事。你再不走我回去不理你了。”欣星嚇唬他,她總是想在他面前表現出最優秀的樣子,讓他看見自己擠上如鹹魚罐頭的公交車在那些人的縫隙間死死抱着車杆子還有些難為情,好似丟了老大的面。

見他不走,她示意舉起拳頭皺眉。

“那你注意安全,回家給我發消息。”

“嗯。”

冷風呼嘯,男孩的臉被風吹的通紅,女孩帶着口罩僅露出那雙明亮的眼。

有那麼一刻,她突然春心蕩漾,好想撲上去親男孩,隔着口罩自己也不算吃虧,就那樣吻一下他,也算完成了他的心愿。

萬一男孩強硬衝上來親她她這次一定不會拒絕,大膽迎上。

可惜,他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她也不願多說,揮揮手他走了。

7.

白宇的志向簡單而現實,親到欣星,拿到欣星的初吻。

她自小把自己看的極為重要,尤其是身為女孩子要更加自重,和男孩打鬧玩交朋友沒什麼的,可初吻拉手上床這些事每一件不分等級她都看的尤為重要。

幼稚的年紀傻傻的諾言“我感覺我們都太小了,才十三歲。你等我七年,七年後我們都二十了,長大了,我把什麼都給你。”

十三歲的孩子以為二十歲好大好大,大到可以自由張開羽翼過自己夢中的生活。

“好,我們二十歲就結婚。那現在不能親嘴可以親臉吧。親親臉沒事吧。”

“嗯…好吧。”

欣星關掉QQ,躺在床上還在幻想明天親他會在怎樣的一種境況下,班裡只有他們倆,她親的很快,還是動情深吻,他的臉那麼軟,親上去會怎麼樣呢。

想想就羞羞的,伴着白宇俊秀的面容她睡着了。

第二天白宇果真早早到了班裡,遲到專業戶提早四十分鐘坐在了欣星的座位上。

誰知她昨晚把作業全部搞定,今天不用起個大早來補作業。

班裡人陸陸續續到齊,班主任也來了,他灰頭土臉得回到自己的特座,她踏着鈴最後一個到。

白宇思索了整整一天,上課直愣愣盯着她想暗示她不要耍賴,可她總是刻意迴避。

放學白宇搶佔先機早早溜到了她的旁邊“你別耍賴啊。”

“我知道,等班裡人走完。”

等啊等,直到最後一位值日生回家班裡只剩他們倆,懷着一顆忐忑的心她仰面迎來了白宇炙熱的眼。

四目相對,情愫悄生,再這樣看下去要出事的。

她半起身湊向白宇,嘴唇清清觸碰他的左面臉頰,緩緩壓了一個印記。

她抽回思緒,看着面前眉飛色舞的孩童,喜笑顏開的盯着自己,好似給他獎了朵小紅花,滿滿都是弟弟的模樣。

孩子總是想的很簡單,貪圖一時喜樂,往往會忽視回頭看,可怕的永遠不在眼前而是後腦勺所對的門框玻璃,好在暴風雨前的風清雲涌是果真存在的。

有了第一次親熱白宇準備繼續進發,聯繫了欣星的朋友準備周末一起踏青。

那群朋友也不是吃素的,各個猴精猴精,故意製造機會讓他倆單獨相處。

欣星暗自享受這種半推半就的甜蜜,可小說里沒有告訴她們男主也有馬沒帶蹄的一天。

公園內有雙人單車,租了三輛,她們都搭好了伴,中間有一個女孩告訴白宇等會兒她們都提早騎走,只剩他倆,白宇在前欣星在後。

“啊?我.我不會騎。”

女孩吃了一驚,還有人不會騎自行車的嘛,更何況是男孩,無奈計劃破滅,欣星車技不佳,馱不了他。只能同行的男孩馱着白宇,女孩馱着欣星。

8.

倆人的愛情逐漸步入正軌,快三個月了,欣星開始正常地接受白宇,他也大概摸清了欣星的性格。

老師的一頓批鬥把她拉回了現實“你是個學生,來學校是來學習的,不是打扮談戀愛的。”

辦公室里有五位老師,她們一同注視着中間罰站低頭的欣星,像觀賞動物般指指點點,“這頭髮都看不見眼睛了,衣服扣子不能扣好,這麼瘦的褲子你還咋發育啊,頭髮咋都黃了”。

唯有沉默才是最真誠的辯解,她準備死扛到上課,直到老師問“你和白宇是不談戀愛了!”

“我沒有!”嚇得她急切反駁。

“李老師都看到了,真是不知羞恥。”

上課鈴響,她哭喪着臉走回班裡。

還沒到一個小時,她再次被叫走了。

“你爸爸來了,你好好說說。”

欣星的爸爸被叫來,父親額頭上還掛着豆大的汗珠,肯定是聽到了老師的電話以為有什麼大事立馬奔過來,西安的夏天酷熱難忍,看見這樣的父親欣星也有些傷心,更不要說爸爸聽過老師說的那些自己還有何顏面。

桌子上是最新月考的成績單,欣星已經滑落到三十多名了,語文不及格,最引以為傲的數學剛剛及格,數學老師在旁煽風“她就是玩着學,不認真,不是這個水平。”

父親附和着老師的責備,揚言回家要好好教導。

四十來歲的男人就這樣附和着一個女人,對她點頭哈腰攬過女兒在校的所有錯誤。

“好了,回去上課吧。我和你爸談。”老師支走了她,也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爸爸沒有發來任何消息。

像霜打的茄子般她蔫蔫地趴在桌子上看着前方,沒有方向沒有未來,一瞬間被人否定了一切,學習怎麼成了這樣,滿目愁容的她最終還是附在臂彎間留下悔恨的淚。

白宇靠近想要安慰,她急赤白臉一頓臭罵把他趕走,朋友過來安慰她鼓勵她底子好,再努努力一定會有所回升的。

她也好想在下一次的月考中給老師看看,自己有多優秀,只要想學還是可以。

9.

滑梯原理,向下滑很容易,向上爬就會有風的阻力自重阻力以及人性的懶惰一切因素,成百上千倍的努力可能才將將追回那些過去在自己身後並永不停歇努力的人。

欣星發誓,她一定要考好,給老師瞧瞧,給父母爭口氣。

而現實的殘酷把她再次打入谷底,越努力越認真反倒成績急劇下降,徘徊在倒數八名間,老師念舊情,還把她留在第一排的寶座。

成績越差她越煩躁,白宇的每一句問候幾乎都會換來責備,她也不知道怎麼了,多說多錯,多學多笨,普普通通一道數學題怎麼也算不好,她的眼裡只有復出后的揚眉吐氣,還漂浮在十來名幻想的雲間,未曾真正看清腳下努力的路。

她認定要好好學習,放學也脫離了組織的活動,開始活的像個行屍走肉的個體,為了目的而活。

朋友們找她她搪塞應對,為了學習,她向著那群認真努力的好學生開始靠近,她要變強。

老師看見了她的樣子有了絲絲的欣慰,可反手一看成績單不免思索欣星是不是一直在做戲,面子上的努力。

學校這個熔爐檢驗你是否成丹的標準就是成績,成績不夠繼續回爐重造,好的可以再見天日,壞的直接當做燃料灰飛煙滅。

欣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眼睜睜看着自己一路在走下坡路,跌入谷底卻又摸不到助她向上的繩索,崖壁上的尖石刺得她手流血腿破皮,好不容易上了一點一個疏忽再次墜落,身上的傷只增不減,也越來越虛弱雙腿無力,想過自暴自棄可又不甘心平淡過一生,踏入技校這個小社會。

她爬着撞着墜落再爬,性格也越來越暴躁。

10.

白宇見勢,理她少了,又將注意力全部轉回遊戲。

遊戲上有女孩向他拜師加QQ,發來照片勾搭,曖昧的語段出現在白宇與別人的對話框內,天下之大,比欣星漂亮溫柔的女孩多了,而且人家都可以么么噠。

從潛意識到內心,白宇開始無所掩飾的搪塞欣星。欣星是個明白人,自尊心又極強,她絕不允許自己被別人甩。

“你是不想和我分手?”

白宇打開對話框,今天心情不錯本想和欣星調情,可入眼的這句也讓他不再平靜,他真的愛過她,可他不敢確定她也同樣愛過自己。

“你就問這?”他發問

“對。”

“嗯。”

“那分吧。”

“嗯。”

好的時候簡潔明了,分手也是乾脆。

分手了,看着屏幕,她還是哭了。自己本來不是這個意思,想讓他哄哄自己的,自己真的很累,朋友遠了,學習差了,父母對自己的希望小了,就只剩他了。

他永遠都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蟲,她不講他不懂,她以為他懂,自己真的很愛他,才會許諾七年之約,他只知道自己有多麼愛她。

這段相差三天的姐弟戀徹底崩盤,她回頭找不到了戀愛前的出發點,優越感全部錯落。

長達四個月的戀愛期過後,自己只剩獨自一人,她絕望得躲在家裡,吵着鬧着自己不要去學校。

那裡比冰窖還要冷,沒有人再像過去那樣護着她了,挫敗感讓她冷到發抖。

她裝暈倒,裝病餓肚子餓的臉煞白,她要想盡一切辦法不回學校,不想去見他們,尤其是白宇。

朋友們說白宇在班裡強吻了一個女孩,欣星在聊天框的這頭故作沒事人的回復“關我毛事,都已經分了 ”

關她的心事,心揪着疼,扶也扶不平。

在家躲着的第三天傍晚,她撥通了白宇的電話,哭着小聲念叨“喂,我們和好吧,要啥我都可以給你,我們和好吧 我真的很愛你,但是你知道我刀子嘴豆腐心,我不說我以為你能懂,我真的特別愛你。”

電話那頭是一陣平靜的呼吸聲“算了吧拜拜。”

白宇五個字掛掉了電話,手機滑落,她抱着枕頭大哭不止,不敢發出聲害怕被家人聽見,可心裏的苦不發泄憋在擰巴扭曲的心裏只會越來越痛,比死還難受,雖然不知道死是什麼樣,但這樣半死不活還不如死。

哭到枕芯濕潮,她推掉了枕頭,早上起床自己半個頭吊在床邊。

她告訴爸爸她今天要回學校了。

她帶着恨白宇的心回到學校,此時離放假已經不到兩個月了,課程快要結束,可這半個初二感覺什麼都沒有學到。

一轉眼到了期末,成績依舊慘淡,繼續在谷底努力謀生。

11.

初二下半學期上了不到兩個月,老師大概把課程全部講完了,可欣星的物理依舊是一竅不通,補課更是提不起精神。

老師按照學校要求開學生中考動員大會,需要同學和家長一齊參加,按照成績分批開。

欣星抱有一絲希望,老師會把自己留在倒數第二批可以上普高的人里,名單下來時她羞得臉都不敢抬。

最後一批職高的學生里有她,坐在媽媽的身邊,她沒有臉撐起頭,看着眼下逐漸下滑的成績排名,她穩穩交出了手機。

老師說的很明白,她們這些人不是上職高就是復讀,家長要做好準備。

再也不是揪心的疼,也不是心碎的痛,而是心軟趴趴化作一灘泥,沒有了跳動沒了感覺,似有似無,自己對自己都沒了正視的勇氣。

“媽,我不想上職高,我要上高中考大學。”

“那你努力吧。”母親沒多說,風清雲淡回了這麼一句。

自那一天,她的學習再也不是證明什麼或是報復白宇,她想為自己學,想考試,想順從國家的應試教育,在中考中謀取自己的一襲之地,她只有一個目標上高中。

雲捲雲舒,虹飛陽照,這些都和她沒了關係,她的眼裡頭一次只有腳下,什麼維持友情什麼愛情報復都不重要了,自己要從最後一排坐回第一排,要考上高中。

大一輪複習,物理老師從頭講起,一個考點一個考點過,她追着老師滿樓道跑,寫題問題寫題,無限循環,恨不能把老師上課說的每一句話都記在本子上,夜夜掌燈難眠,她要多做兩套卷子。

一個月後的月考,她坐在按名次排的最後一個考場內答卷子,這次沒有給自己像過去那樣自欺欺人定什麼下次一定要多少名不切實際的目標,她只要知識只要考上高中,別的排名不在乎。

老天再次回頭眷顧了她,成績下來老師在班裡重點表揚“咱們班有一個同學進步非常大,她的努力老師也看在眼裡,肯付出一定有回報的,現在還來得及。”欣星的成績躍然升到二十五名。

坐在最後一排的她笑着笑着真的哭出來了,眼淚止不住向外蹦,快一年了,終於開始走上坡路了,努力終於有回報了。

她的一切努力再也不是為了給誰看,她想充起自己那顆軟趴趴還故作堅強的自尊心。

什麼夢想什麼豪言壯志,誰會看誰會管,在學校里連個好好學習都談不上出了門哪還有意志力奮鬥未來。

未來的日子她更加努力學習,在初三下半學期老師把她調回了第一排,白宇的紙條也如晴天霹靂的噩耗傳來了。

那一刻的爽是無法用言語所表達的,她都快忘了那份痛徹心扉的恨,被這一張紙條又勾起了一切。撞過南牆的她發誓再也不要撞了,中考最重要,他都是個屁,人渣!自己當初那麼痛心地挽留他,他卻置之不理,欠我的都要還回來。

欣星拒絕了,她繼續看着腳下高考的路,那晚回家還是不免大哭一場,好在過後繼續刷題,第二天也沒有逃學。

12.

中考來臨,最熱的六月她提着透明文具袋走入了考場。

两天的重生讓她足足睡了三天才緩過勁來。

440普高線,她考了462,班裡的成績對半劈,少一半人考上了高中。老師說題難,班裡許多學習前面的人都沒自己考得高,那日的欣星笑的最燦爛,牙花子都露了出來,嘴角快挨上了眼。

白宇復讀,從此再沒了消息。

這段有始有終的初戀也被她當作故事講給每一位問她愛情的朋友。

剛開始她還在罵白宇是幼稚鬼渣男,劈腿找了別人。可時間久了,她開始為他渡上金衣鎧甲,描繪七彩祥雲,說那是對她最好的男孩她此生最愛的男孩,比水純凈比雲還軟眸比天還要無垠,她欠他一個吻。

如果,如果,唉,哪有那麼多如果。如果那天和好了,會不會她也考不上高中。

講完故事後朋友們還是會調侃她“他走了后就再也不談了啊,還等他啊”

“這麼久了,沒有。你們不知道陝西地方邪嘛,好的不靈壞的靈。我當初隨口一句玩笑,和他分手以後我絕對不談了,所以也就沒談了。”

她們嘖嘖嘖發出聲音。

“主要還是緣分未到。”欣星笑着說,她相信緣分。

無論她多大,她都相信,不是因為對方好或是怎麼,有那麼一瞬間她想親上去,她想和他在一起哪怕他們不熟。

13.

小時候看武林外傳看熱鬧,長大了才知道品台詞。

郭芙蓉對佟掌柜說過一段話。

問題就出在你的那個如果上

哪有那麼多如果嘛 掌柜的

咱們老說緣分緣分 什麼是緣分呀

上天給了你機會 這是緣

你利用了這個機會 這是分

兩個條件是缺一不可的

上天沒給你機會

你卻用你的假設來獲取這個機會

這又算什麼

欣星把這些話編輯在備忘錄里,在今年二十歲生日的時候。她想想自己生日的三天後就是白宇的生日,幼時的七年之約也快到了,不過猜測白宇也該睡到他的對象了。

至於自己,估計得把初吻留到三十歲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