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縱橫

前情回顧: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欲擒故縱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楓迴路轉


樓蘭城外,石林。

兵法有雲:“窮寇莫追,逢林莫入。”

但伊澤和蘇小樓重傷,再加上憂羅的挑釁,林楓一連犯了兩個大忌。

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已經置身於一片巨石林立的荒原上。

樓蘭城本在大漠之中,黃沙漫漫,鮮有巨石,但這一片巨石似乎從天而降,硬生生擋住了他的去路。

他忽然預感到危險正在靠近自己,像黑夜中悄無聲息的猛獸。

他閉上眼,摒除雜念,用心感受四周氣息的的變化。

他感覺到四周隱藏着大量的氣息,他感覺到自己已經身陷重圍。

於是他笑了,無可奈何地睜開眼。

在他睜開眼的一瞬間,魔教的人已經出現在四周巨石之上。

張小仙就站在正對着他的一塊巨石上,左邊憂羅,右邊袁月明。

五行旗分列四周,東有銳金,西有巨木,南有洪水,北有烈火。

不對,五行旗,為什麼只有四旗?厚土旗呢?

一念及此,數塊巨石忽然陷入大地,四周再無遮擋。

“好一個厚土旗,好一個釜底抽薪!”林楓不由得暗自讚歎。

“林兄,別來無恙!”

“無恙無恙,想不到我林某人居然勞駕張兄攜五行旗親自迎接,實在受寵若驚。”

“那林兄不如到我教樓蘭城分舵一敘,我冽冽妹子可是對你十分想念。”

“好啊,追了這一路,我也口乾舌燥,正是‘日高人渴漫思茶’。”

樓蘭城,春雨樓。

林楓追蹤憂羅許久未回,伊澤和蘇小樓便暗叫不妙。

果然,不久就有一隊五行旗弟子快馬前來。

伊澤一振長槍,蘇小樓也長劍出鞘,大戰即將開始。

但這一隊五行旗弟子卻遠遠勒馬,並不靠近。

只有一人策馬奔來,片刻就到了眼前。

“二位可是伊澤將軍和蘇大俠?”來人下馬抱拳,居然很是恭敬。

“正是。”伊澤長槍拄地,沉聲答道。

“你是什麼人?”蘇小樓問道。

“在下魔教五行旗指揮使談情朔。林大俠已經受我家教主邀請,前去樓蘭分舵喝茶。我是奉命來邀請二位一同前往的。”談情朔依舊很恭敬。

“喝茶?說得好聽!恐怕林楓是中了魔教的埋伏。”伊澤的手握緊了長槍。

“伊澤將軍已經受傷,而我毒氣未清,看來只好去魔教玩玩,順便看看林楓的情況。”蘇小樓暗自思量。

“聽說魔教神醫雪梨公子也來了?”蘇小樓問道。

“雪梨公子和貴派神醫顧十九齊名,此次也隨同教主來了樓蘭。”談情朔答道。

“那正好,我和伊澤將軍都已受傷,正好上門求醫。”說罷看着伊澤。

伊澤微微一笑,道:“談大俠請前面帶路。”

魔教樓蘭分舵。

先是林楓走進了魔教的地盤,再是伊澤和蘇小樓。

“該怎麼辦?”獨孤凌波很是心焦。

身在魔教,心歸鬼谷。但魔教之人也個個光明磊落,她又怎忍心相負?

“魔教此次有備而來,五行旗精銳盡出,張小仙和袁月明更是親自出馬,陣容強大。或許,那日搖光左使蘇冽看到的給各大門派的信只是一個幌子。”

“張小仙想干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獨孤凌波思緒混亂,不住在窗前徘徊。

這時有人推門而入,又一閃身關上了門。

“蘇左使,你怎麼來了?”

“凌波不必擔心,我也是為了林楓他們而來。”

“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教主有沒有為難他們?”

“他們沒事,雪梨正在給蘇小樓和伊澤解毒治傷,林楓在陪教主喝茶下棋。”

“教主到底想干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只是想強制兼并鬼谷流沙。”

“怎麼個兼并法?”

“鬼谷流沙個個武功高強,不可力敵,只能智取。但如何智取我就不知道了。”

“唉,教主的心思果然難懂。”

“我知道你是什麼人。”

“那你還告訴我這些?”

“或許這便是我唯一能為林楓做的。”

鬼谷流沙秘密基地。

白玉和顧十九坐在桌前,桌上有一封剛剛收到的飛鴿傳書。

“十九,你怎麼看?”

“我覺得這是魔教欲擒故縱,想將我鬼谷流沙一網打盡。”

“好,你去通知素素他們,咱們這就去會一會魔教。”

魔教,樓蘭分舵。

張小仙和林楓各端着一杯碧綠的茶,目光卻都注視着棋盤。

“林兄,此次你先機已失,恐怕無力回天了。”

“張兄此言差矣,棋局剛剛開始,怎可妄談勝負?”

“五行旗出,抵擋千軍萬馬亦不在話下,何況鬼谷流沙這幾個人!”

“兵貴精不貴多。鬼谷流沙,聚散無常,張兄難道以為我們浪得虛名?”

“能和我魔教做對手,你們自然厲害。可是面對我訓練有素的五行旗,你們又有什麼應對?”

“下棋,喝茶。我們拭目以待。”

二人正唇槍舌劍之間,外面進來一人。

“報告教主,鬼谷流沙白大俠和顧大俠到了。”談情朔朗聲道。

“來得好快!好生招待,我們隨後就到。”張小仙吩咐道。

說罷他看向林楓,而林楓卻怔怔地望着棋盤。

“二位一路車馬勞頓,辛苦了!”張小仙很是客氣。

“教主有請,我們怎可不來呢?”白玉笑道。

顧十九沒有答話,而是看着一邊的伊澤和蘇小樓。

“看二人的神態,想來已無大礙。”顧十九的顧慮終於打消了。

“我們這次前來,是打算帶伊澤將軍和小樓回去休養。至於林楓,鬼谷也還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他。”白玉很平靜。

“白兄此言差矣,此次五行旗傾巢而出,為的就是請鬼谷流沙的諸位在我教做客,以表達我的一點心意,怎可就此離去?”

“白玉,你來的時候有沒有帶酒啊?我給你說,魔教整日喝茶,這幾天喝得我腸子都綠了。”林楓在一旁大喊。

白玉笑笑,解下腰間一個朱紅的小酒葫蘆遞了過去,林楓接住就連飲數口,接連讚歎“好酒”。

“聽說貴教雪梨公子醫術出神入化,在下想討教一二,不知可否?”

“你們一個是鬼穀神醫,一個是魔教神醫,見面一定很有趣。”

“沁風,你帶十九兄弟去後院找雪梨。”

“是,教主。”

顧十九看一眼堂上的白玉和林楓,跟着脖子上纏了厚厚一圈白布的楚沁風去了後院。

“人我是一定要帶走的,張兄有什麼條件?”

“那好,只要你能破了我的五行旗,我一定恭送各位離開。”

試問,赫赫五行旗,如何可破?白玉會答應嗎?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武俠江湖專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