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前,
明月照不到此時,
春的餘溫,還沒有在夜裡收回,
我們還沒有誇張任何一份愛。
只是有人放出魚餌,
放出側聲,
放出芳華,
放出一扇窄門,
怎麼就會有人為此停下,
怎麼就會有人為此流去,
怎麼就會有人為此垮廢,
怎麼就會有人為此,一日九悲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