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湯圓熱否
遊戲的最後一天,平時安靜的金水鎮也忽然熱鬧了起來。

金水鎮是《江湖情緣3》風景比較好的一個地圖,也是很多新手們做任務時充滿回憶的地方,熱乎的湯圓就記得在自己還是個小萌新的時候,隻身闖入金水鎮外的土匪山寨,結果死了好多次。

除了門派地圖蜀中唐家堡,熱乎的湯圓最喜歡的還是金水鎮,在金水鎮的某個小角落,有間房子,裏面沒有NPC也沒有任務,但有家具有茶几有床。《江湖情緣3》是沒有家園系統的,但湯圓總覺得那就是她在遊戲里小小的家。很久以前湯圓曾經想過,要是有一天這個遊戲要結束了,自己就把號停在金水,在她並不很長也不很短的遊戲生涯里,她是PVE榜前十,PVP殺手榜第二,曾經也算是縱橫江湖,可她心裏想的總還是能夠有間安靜的小房子,在遊戲里養養花,做做葯,釣釣魚,當一個休閑玩家。

現實里的湯圓是個年輕的大學老師,開了門唐宋詩詞鑒賞的選修課,由於課講的好人又漂亮,再加上在她總對學生們特別友好,期末不考試,給分也高,所以她的課總是被選到爆滿。

要知道在大學,學生的到課率一直是老師心中的一個問題,雖然到課率並不影響升職和評職稱,但誰又不想當一個備受歡迎的老師呢。

唯有學生到課率這個問題一直是湯圓心裏的苦惱,倒不是她到課率低,而是她的課場場爆滿,如果有人翹課了,立刻會有慕名而來的人補上,甚至好多學生站在走廊上聽,只為一睹曾經的校花,現在的美女老師的風采。

她不止一次跟遊戲里的好友凝眸吐槽說:“我倒是希望我的學生都不來上課,這樣我正好好自己也翹翹課,休息下。你知道我現在多麼羡慕那群小鮮肉么,想上課就上課,不上課就睡覺。畢業后這種自由自在的日子真是一去不返啊。”

凝眸也很無奈這個好友,都已為人師了,還老是這個樣子:“你自己不也說什麼少年看虐不眨眼,老來偏愛傻白甜么?人老了就是這個樣子的。”

湯圓哼哼了兩句說:“我跟你說,最可氣的是我那個表妹,你認識的,落櫻有雪,她現在是我的學生,選了我的課卻從來不上!你知道有多少人想選我的課求而不得么!”

凝眸笑開了花說:“我跟你說,你表妹現在是全區全服第一大純女玩家幫會的幫主,本服第二劍客,你要是還在玩這個遊戲,說不定得去抱你表妹的大腿呢。”

湯圓對此不置可否:“大姐,請你打開殺手榜看一看,現在排在第二的記錄還是誰在十二個賽季之前留下的?要知道我當初從PVE轉去PVP就玩了一個月哦!”

“就是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湯圓涼矣,尚能熱否?”凝眸調笑道,湯圓聽了也笑了。

今天早上的時候,她聽到今晚是《江湖情緣3》關服的最後一天,就計劃要想辦法把晚上的課翹掉早點回來打遊戲,等到了課堂的時候學生又是爆滿,無可奈何下,只能先講了一堂課,突然湯圓想起了某個殺手榜第一的混蛋在大學時說過的一個故事,於是靈機一動跑到窗口朝外看了看,然後回來把話題引到古人描寫月的詩句上,最後順勢而下對學生說:“童鞋們呀,我們學習要注重實踐,今天我們在課堂上講詩詞中的月,感受古人關於月的感受和情感,然而古時月也是今時月,我看今晚月色很好,下一堂課大家走出教室自行賞月吧,別忘了給心裏思念的人打個電話哦!”

就這樣,湯圓裝了一波浪漫后,絲毫不顧月色之美,欣然奔回家來到電腦前,登陸了遊戲。

金水鎮仍是金水鎮,只是物是人非,偶爾的湯圓會想起以前玩遊戲時的一些事情,但她並不留戀,很長時間沒上遊戲,過往的種種在心底也只有淡淡的影子。她從來都只是這個江湖的過客,遊戲也好,情緣也好,熱乎的湯圓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明明是個漂亮的大美女,卻起了這樣一個溫柔無害的名字,只因為凡事都看得開。

“說來,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上線了呢,沒想到最後一天你還是回來了。”凝眸笑着說。

電腦屏幕前的湯圓流露出溫暖的笑容,以往的很多時候,當現實中有不愉快和不如意的時候,身邊的人往往冷漠,反而是遊戲世界里一聲聲關懷能讓她感到心暖,她突然想起十多個賽季前的那人,似乎也是這樣,不知怎麼,最後卻彼此消磨在了漫長的時光里,只留下了淡淡的影子。人們總說江湖和情緣是兩種玩法,大多數都是先江湖再情緣,她卻本是無憂無慮的自在PVE,跟着情緣才捲入江湖廝殺,要不然,這遊戲估計要少上一個殺手榜第二的高手。

“其實我就是上來看看,然後想把號停在一個安靜的地方,讓她一直在那。”

熱乎的湯圓騎上馬,帶着凝眸雙騎來到一片小竹林,竹林深處有間小房子,因為地處隱秘,很少有玩家會來,以前湯圓常在這和情緣掛機。只是今天,這裏卻有些吵鬧。

“恭弘=叶 恭弘隨便,今天是關服的最後一天了,我們兄弟幾個在這看風景,你來打擾到我們了,我們要你跳個舞不過分吧?聽說你是江湖第一美少女,上過東山居官網封面的,我們這些兄弟玩了這麼久遊戲,有你跳個舞,也算值了。 ”

在竹林邊,一堆惡人谷的玩家圍着一個正氣盟的少女,在那刷白字嘲諷。

“恭弘=叶 恭弘隨便,今天是遊戲的最後一天,你也不想一直被我們守屍吧!”一個猥瑣的槍客玩家笑嘻嘻的說道。

另一個看上去也很猥瑣的明教玩家說:“或者你來我們的語音頻道,給我們唱個歌唄?”

“你們這麼多人守我一個,就不怕我叫親友過來么?”那個叫恭弘=叶 恭弘隨便的少女玩家說道。

“你叫人呀!等他們來,我們怎麼也殺了你了,再在你屍體上截個圖,就寫江湖第一美少女在關服最後一天被我們兄弟輪到死!再發個官網論壇貼吧,你看怎麼樣?還是選擇給我們跳個舞唱個歌,我們就放你走!”帶頭的刀客玩家肆無忌憚的用白字刷道。

遠遠的,凝眸和湯圓也看到了這些白字,凝眸皺了皺眉說:“這幾個人也太噁心了吧!知道江湖第一美少女最愛惜自己的名聲。”

湯圓好奇的問道:“江湖第一美少女?”

“就是東山居之前搞得一個玩家COS大賽,得票第一的會得到一個稱號,就像天下第一劍客、天下第一刀客、天下第一殺手一樣。”凝眸解釋道:“怎麼,要路見不平?”

“你退陣營了,我又是惡人谷的玩家,幫一個正氣盟的不太好吧,再說了,江湖恩怨江湖了,沒必要插手。”湯圓淡淡的說道。

凝眸說:“那好吧,皮皮湯,我們走~”說罷想雙騎帶着熱乎的湯圓離開。

“喂,那邊那兩個女的,要滾趕緊滾,別多事。”忽然冒出的一句白字停住了湯圓和凝眸的腳步。湯圓看了一眼那個玩家,似乎是這個賽季接近畢業的裝備,難怪這麼囂張。

“看什麼看,就是說你呢,那個小號,快給老子滾!”那個帶頭的刀客玩家繼續說道。說來以湯圓十多個賽季前的頂級神裝,放到現在只能算是入門的裝備,或許還比入門的裝備差一點,而凝眸作為一個大PVE玩家,看上去沒有PVP裝備也很好欺負的樣子,可惜,這遊戲從來都不是看裝備的。

凝眸和湯圓配合這麼多年,自然明白湯圓的性情,能玩到殺手榜第二的人,脾氣要說真有多好,那也只是對親友,凝眸輕輕笑了笑:“看來有人真覺得湯圓涼矣呢!”

湯圓也笑了笑,對着那個帶頭的刀客說:“本來我不想管閑事的,可我縱橫江湖,幾經歷練,風口浪尖,無論何種境地,從未懼戰。今朝兵戎相對,雖非我願,亦避無可避。閣下無需多言,拔劍便是!”

凝眸順勢接過說道:“來戰!”

大概十分鐘后,躲在一邊的江湖第一美少女恭弘=叶 恭弘隨便驚呆的看着地上躺了一堆的屍體,而之前威脅她的那些玩家,也經歷了可能是自己這一生中最可怕的一次PVP對戰。7打2被團滅,結果的慘烈不言而喻,但更可怕的還是過程。

熱乎的湯圓那詭異的身法,遠超他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唐門玩家,她的每一個走位都恰好卡到對方的死角或者攻擊範圍外,每一個動作轉身都完美的規避了對方的傷害,如果是七寶丸在這,一定可以從這身法操作中聞出熟悉的味道。但比起操作更可怕的是她的戰術,熱乎的湯圓那麼多過時的裝備,就算手法再好,傷害也不高,但她通過控制技能完美的掩護了後排的凝眸,凝眸作為一個老牌PVE大神,一身PVE畢業裝備,雖然不能抗傷,但在湯圓的掩護下打出了大量的傷害,轉眼間,沉迷於圍攻湯圓的玩家發現自己的血已經掉到見底,再加上湯圓精準的補刀,結果不言而喻。

“真菜……”湯圓撇了撇嘴說:“我還以為這遊戲的玩家能有什麼長進呢~”

“你要是遇到你表妹這種全區服拿過總冠軍的就不這麼說了,7個加起來都抵不上一個落櫻有雪。 ”

湯圓不置可否:“她敢和我動手,想造反?我加她作業,期末掛她的科!”

“那個,兩位女俠,謝謝你們。”一邊的恭弘=叶 恭弘隨便過來道謝,然後驚訝的看着湯圓:“你是?熱乎的湯圓?”

“哦?你認識我?”湯圓驚訝的看着眼前的恭弘=叶 恭弘隨便,卻怎麼也想不起自己以往遊戲中和江湖第一美少女有過交集。她剛開始玩這個遊戲的時候,我應該早就退隱江湖了吧?

恭弘=叶 恭弘隨便抬頭看着湯圓說:“我以前剛玩這個遊戲的時候不小心的得罪了大幫會,最後是一個叫林某揚的劍客大哥哥救了我,我本來想讓他帶我一起玩的,但他說他應該以後不會上這個遊戲了,如果我有事可以去找一個叫落櫻有雪的玩家,他還說……”

湯圓:“他還說了什麼?”

恭弘=叶 恭弘隨便說:“他還說,如果以後見到一個女唐門玩家,叫熱乎的湯圓,幫我給她帶一句話。”

湯圓問道:“哦?他要你帶什麼話?”

恭弘=叶 恭弘隨便很認真的說:“他要我對熱乎的湯圓說:玩的是遊戲,過的是人生,縱然有相聚有別離,也很高興遇見你。”

“原來如此,我也很高興遇見他!”湯圓笑了笑,然後帶着凝眸策馬而去。

遊戲的最後一天,曾經被無數人追捧,也上過無數818,有些迷失的江湖第一美少女恭弘=叶 恭弘隨便看着那策馬遠去的背影,忽然想起了自己玩這個遊戲的初心,恍然之間她覺得,那遠去的背影以及之前那位劍客大哥哥,才是真正的江湖俠客。

拔劍生死,策馬恩仇,談笑江湖,這樣的人怎能不令人神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