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句白話解讀:

善於打仗的人,都是先勝后戰,勝和戰是兩個階段,先是基礎層面的積累,規劃自我,知己知彼,做好充分的準備,等待合適的戰機。而後才是戰,抓住勝勢之機,一戰而定。

四、軍形

1、贏了再打

形篇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

形:軍之形也,我動彼應,兩地相察情也。雙方的軍形都盡量不要讓對方刺探,一接戰,一攻一守,兩軍的軍形就互相暴露了。

古人作戰,先規劃自己,讓自己成為不可戰勝的,然後等待時機戰勝敵人。不可勝在於自己,能否戰勝對方,則在於對方有沒有給予你可勝之機。所以說善戰這能做到自己不被敵人戰勝,缺做不到敵人一定會被我戰勝。勝利可預見,但如果條件不具備,是不可強為。

一句話:人管得了自己,管不了別人。先管好自己,再觀察別人。對方如果無懈可擊,我們是沒有辦法取勝的。

勝可知,而不可為。可以判斷我們能勝。但是沒有勝的形勢,求,此不可強求。

不可勝,不可強時怎麼辦?

首先是不辦。很多人敗就敗在不知道事情可以不辦卻非要辦,這是所謂的“戰略焦慮症”。所謂不作死就不會死,辦不到的事就不要強求,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第二個戰略,就是等待。等待形勢的變化,就是形變成形勝,時變化為事勝。形勝,是在等待中積累的,讓自己不可勝,越來越強。勢勝,是勝機出現,抓住機會,一戰而定。

第三個戰略:引誘對方失誤。

2、成功必有大量的、充分的,長期的積累,便能活在他人想象之外。

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

不可勝,守也:沒看到敵人的虛實有可勝之理,則亦固守。

可勝者,攻也:敵人有可勝之形,則當出而攻之。快刀斬亂麻,一戰而定。

守則不足,攻則有餘:知道自己的不足,就守。一定要“有餘”才攻。光力量夠了還不行,一定要有餘,要留有餘地,多留餘地,要有壓倒性的優勢才攻。

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善守者,如藏於九地之下,守得敵人一點都不知道。善攻的人,一攻打起來,雷霆萬鈞,覆天蓋地,讓人沒有反應的機會和還手的能力,打得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故能自保而全勝也:孫子的全勝思想不僅是保全自己,不要殺敵一千,自傷八百。也要保全城池物資,別等到敵人敗退是將基礎設施全部毀壞,要保全物資,為我所用。甚至要保全敵人,讓他們投降為我軍所用,壯大我軍隊伍。

3、真的智將,他的功勞,常常只有他自己知道。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古之所謂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勝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

譯:

人人都看的出來的勝,你也看的出來,那不算本事。曹操說:“當見未蔭”沒發生的,沒顯現出來的,你能洞察到,那才是本事。你打贏了,全天下都說精彩,那不算“善戰”。(注意那種戰勝而天下曰善的精彩案列,自以為可以複製,其實不然。)能舉起一根毫毛不算力氣大,看得見太陽,月亮不算視力好,聽得見打雷不能說你耳朵靈。真正善於作戰的人,都是能戰勝了容易戰勝的人,甚至戰勝了已經失敗的敵人。真正善戰的人都不是什麼名將。名將是什麼?不可能打贏的杖,都給他打贏了,所以一戰成名!真正善戰的人,沒有什麼智名,沒有人說他太聰明,也沒有什麼勇功,沒人說他太勇敢。因為這類人在“敵兵形未成,勝之無赫赫之功。

4、孫子兵法的核心,先勝后戰。

故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兩軍對峙,你要先管好自己,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當人對方也懂兵法,這就得看誰先失誤,如果雙反都不失誤,就一直熬下去,拼糧草。一旦對方露出破綻,有隙可乘,就要一擊制勝。

打勝杖的軍隊,總是先獲得勝利地位,獲得取勝條件之後,才投入到戰鬥中,而打敗的軍隊,總是衝上去就打,企圖在戰鬥中捕捉勝利的機會。

先勝后戰,在取得壓倒性優勢的前提下作戰,絕不心存僥倖,這就是孫子的思想。

善戰的人,絕對式講政治講紀律的。政治上人民擁戴你,紀律上秋毫無犯。

5、永遠的基本面。

先勝后戰,“勝”和“戰”要分開來看,是兩個階段。先是勝,基礎工作,基本面是勝,然後再戰。我們的問題在於,總是關注“戰”,不關注“勝“,就想取巧求速,所以沒有勝算就去戰,那就沒有勝算。

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於千仞之溪者,形也。

這裏的“度、量、數、稱”:

度:乃我國土大小,人戶多少,征賦所入,兵車所籍,山河險易,道里迂直,自度此與敵人如何,然後起兵。

度生量:量是測量,是衡量。

量生數:測量出來就是数字,數目。

數生稱:就是將雙方的數目拿來比一比。

稱生勝:一比較,就知道勝敗了,誰的數大,誰的勝算就大。

雙方的差距有多大呢,就像錙銖的差距。

所以勝利者指揮軍隊打仗,就像在千仞高的山上把一個堰塞湖炸了水衝下來,誰擋得住。

成功都來自於日積月累,而不是奇思妙想。成功者都是一直在做最基礎的工作。我們說《孫子兵法》的核心是先勝后戰,勝和戰要分開看,是兩個階段。先是勝,基礎工作就是勝,基本面就是勝。然後是戰,那時候可以想點巧妙的主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