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信】

川叔好!

先自我介紹,我本科畢業半年,現在一地產某大牛代理公司做營銷策劃,愛好寫小說,大學期間持續有作品發表,但是不足以維生,所以畢業找了這份工作,因為平台好收入不錯,當然對應的就是單休、常加班,嚴重擠榨業餘時間。

當初確實寄希望於自己能夠喜歡這份工作,就像韓寒找到賽車一樣,希望自己也能找到寫作之外的第二熱愛。但遺憾的是試了之後最多是可以接受而已,無法喜歡。 所以想去嘗試一下別的自己曾嚮往過的職業,也許能找到某一項我會心甘情願為之加班和努力的事業。

之所以寫這封信,主要是想了解您的職業,因為看您在上一篇文章提到做人物專訪,我對這個頗感興趣,想知道您是如何入門的,是做編輯,還是做記者?

對於非專業的,也沒有經驗的我,要入行的話,可以從哪裡入手呢?

另外還想了解一下,此行業的薪資如何,有沒有雙休?

之前本來是打算裸辭,從意識到我根本不會喜歡地產行業開始,我就已經決定要走了。不過回家過個年冷靜下來,意識到在對未來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裸辭太不理智了。所以準備再給自己幾個月時間,一方面是讓寫作的產量和質量穩定下來,另一方面為找下家做一些準備和積累。

很少看見有人願意這麼用心回復諮詢這麼多豆油的呢,川叔你是個好人!

PS,貌似你是服裝設計專業的,我從小覺得設計衣服挺拉風的,我挺想學的,可以說說你對這個專業的看法嗎?

拜謝!請回復我哦!

【川叔回信】

這個根本搞不清楚妹子,你敢省點心么?

你現在永遠不知道你所在的平台有多牛,雖然你不喜歡。

你也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所以你才不珍惜。

你現在就好像是進了谷歌,之後傲嬌的說,我才不愛這裏,我想學設計。

對這種沒長心的姑娘說長點心吧,真的有點多餘。

為什麼?因為你現在還在得瑟的階段,我當年也是這麼得瑟來的。

所以,或許我們都是那種註定要吃很多苦,才最後有所收穫的人。

我是三十五歲才收穫,希望你能很早。

PS,對於你文章里的幼稚問題,坦白說請原諒我使用幼稚這兩個字。

下面我簡單說說你所謂的寫小說,以及想做編輯。

首先,寫小說的多數都家裡蹲,因為不家裡蹲活不下去。

其次,沒生活別提你寫小說,靠點煽情文筆,你出完一本書估計就直接掛。

最後,寫小說的人天生都愛做夢,這個世界上做夢的人多了去了,實現的很少。

寫青春小說那麼多人,最後就出頭了那麼幾個。

寫文學小說的那麼多人,當炮灰的更多。

把愛好當工作,你除了會死的很難看以外,就只能活在自己的小說里。

這是一個連狗都能上網打字的時代,任何人都可以出書寫作。在這個寫字沒有太多技術含量可言的時代里,如何脫穎而出,你要掂掂自己的份量。

這就好比在滿地都收中國話的圈子里,你忽然說,你要教大家中文,大家肯定會問,你憑什麼?

世界上最清貧的工作是文字工作者,之所以說他們清貧是因為他們有着清高的心靈,拿着微薄的收入。現實與夢想的不對等,才造就了那些文字。

換句話說,生活好的人,幸福的人,寫不出好的東西。

不信你試試看!

村上春樹說:作家其實就是整天與負面情緒和各種能量接觸的人,這些東西其實就是毒,接觸久了,中毒太深,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一個編輯,可以不會寫小說。

一個記者,也可以不會。

寫小說對這倆職業沒任何幫助。

前段時間我招募專題編輯,一個73年的大姐發簡歷過來,履歷上寫自己有長達五年的撰稿人經驗,我一看下面的發表條目,什麼許願樹、花溪、愛人……再一看樣稿、都是愛情故事,呵呵……

作者是造夢的,他們靠編故事活着,而且他們很容易被取代,因為這個世界上造夢的人太多,便宜的作者更多。

牛一點的作者,要會寫策劃,不會策劃,別談作什麼編輯和記者。

策劃是創意,是點子,是你現在要做的這種事兒。

所以我才說,你現在守着一個金礦,還會被餓死。

唉……

我如何入門,涉及到太多個人隱私,不想一一贅述。

簡單的說就是,我過了大概快兩年所謂的撰稿人的生活,最多的時候一個月寫12篇稿子,稿費低廉,但是為糊口不得不做。

從千字三十到千字一百,幾乎所有的約稿都來者不拒,因為你窮的時候沒的選擇。最忙的時候一個禮拜兩個採訪,等兩個小時,讓你問五分鐘,回頭寫三千字的採訪,不要指望有多少含金量。

之後進入娛樂圈做藝人宣傳,因為幫着某藝人寫採訪稿被報紙邀約才開始走入採訪這條路。

做什麼沒人脈都不行的。寫稿子沒有編輯資源不行,做採訪沒有藝人資源也不行。這些都要靠自己去聯繫。

從三流報紙到一線雜誌,我用了四年,還多虧了各種關係資源和人脈,才走到了今天。和明星大腕做對談深度專訪,寫提綱、背資料,靠的不是早年寫青春小說的底子,靠的是邏輯、策劃、還有那一步步的失敗。

寫抒情文字的人能寫採訪的太少了,更多時候的明星專訪需要的是了解、安排和邏輯。坐在你對面的這個人,你可能了解他大半生,甚至背的比他都清楚。他可能一個答案說了一萬次,你要問出新鮮的東西。

靠的不是文字,是閱歷。是和人接觸。

沒有經歷的文字,永遠是浮在水面上的橋,浮夸,夠炫,但是打動不了人。

編輯的工資入門是二三千都有的,好的可以到四千或者六千,時尚雜誌沒有人脈和經驗,是不好進去的。文學類的雜誌……能難道四千的可以去燒香了。新人請做好老闆開出1800的準備。

編輯可以有休息日,但是不要忘記了作者是24小時的,催稿子,說甜言蜜語,裝孫子,大棒與鼓勵,樣樣都不能少。

你可以早八晚五,周六日休息,之後呢就要翻遍天涯、豆瓣、各種論壇去套近乎挖作者,因為你會有策劃出書的任務,完不成年底沒錢。

雜誌編輯需要最好是多面手,想完創意要有執行的本事,全北京最牛逼的手工匠採訪,這個選題過了,你需要自己去聯繫人,溝通,聯繫拍攝,來得及的稿子就約人寫,來不及的稿子自己寫。

嗯!基本就是這樣。

我特別愛你那句“有沒有雙休”,因為我早年從南方辭職也是因為對方沒休息日,呵呵~~我當時覺得那哪是人過的日子。結果回北方才發現,自己活的也依舊不像個人……

加油吧!你這個愛做夢的姑娘。

短篇小說可能是心思巧妙,但是終究成不了大氣候。

長篇小說不是靠寫,靠的是策劃,靠腦子里要有故事,一遍一遍去演。

最後寫作,不過是最簡單的體力活而已。

我們或許沒人家那麼好的運氣,但是在愛做夢的年紀做做夢,為自己的夢做點啥,不論結果如何,都別後悔。

這樣就最好。

還有,服裝設計這種東西,如果只是畫畫圖,那是扯犢子。

電視上都是美化的。

真的設計是從裁縫做起,從用縫紉機車鞋墊開始的。不會用機器,不會打版,不會記錄各種亂七八糟的公式,學了所有的這些,還只是一個及格,還要明白面料,培養時尚品味、懂搭配、預測潮流,你才能隨手一畫,就賣得不錯。

就以為靠幾筆圖就可以,呵呵~~又做夢了,親!

BY小川叔

【又來信】

回復我的豆油簡直是當頭棒喝。炸得我呼呼的,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刨去川叔恨鐵不成鋼的激憤,看到實質的東西,其實是在幫我解釋現實而已,幫一個還沒太經歷過現實苦難的姑娘,看看現實而已。

恰如我意地描述了一番,文學界慘烈的現狀,告訴我靠這個生存是做夢。告訴我做個編輯或者記者,並非想象中輕鬆,從創意到執行都要親力親為,要人脈要閱歷。至於服裝設計,那就準備從裁縫做起吧。

就是告訴我這些現實而已,大喇喇地把這幾個行業艱難的一面翻過來給我看,然後說在愛做夢的年紀去為自己的夢做點什麼,也行,不後悔就行。

意思再明白不過,如果你看了這些現實之後,還是決定義無返顧地扎進來,那就扎進來吧。

那我要不要扎進來呢。

說真的,我猶豫了。當然,我是指在職業方面。

至於寫作方面,畢竟涉水幾年,對行情也清楚,之所以還在寫,還願意寫,不過是因為喜歡而已,年輕的時候寫點青春小說,誰說不行呢,反正文字隨心,思想不會一直停滯不前,所以文字也肯定會慢慢成熟起來的,何況這青春小說還賣得出去,那它更是有價值的。

反正對於寫作這一塊我的想法已經很根深蒂固了,這是我信仰般的東西。一輩子紅不了也無所謂,本來寫作的回報就是寫作本身。而令我猶豫的是職業。職業除卻供應物質外還有一個作用,正如川叔所說,寫作必須要有經歷,我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想要用生活中寫作之外的另一半來跟現實接軌,去經歷。

但也許我過於貪心了,我希望能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

就像川叔說文壇很慘很慘,我也可以毫不動搖地說我知道,但無所謂。而當川叔說做編輯記者多難多難,我卻實實在在猶豫了。說服裝設計就是裁縫做起時,我也的的確確涼了下來。

大概這就是熱愛與職業的差別。

回想自己也經歷不少行業,酒店、旅遊、地產,似乎每個行業都有其艱難之處,而我總是無法接受這種艱難,一遇到這種為難的時候,我就會想是不是不適合,是不是不喜歡,去換個喜歡的吧。我總是相信,我關於職業的部分,也能找到一個像我熱愛寫作一樣的工作,哪怕剛開始,也是像文字還未發表之前那樣充滿了猶疑和黑暗,但卻願意堅持下來,直到根深蒂固地喜歡。我總是覺得我能找到這麼個工作,所以我發現這個不是的,我就想換下一個,我想從自己所有表現出興趣的行業着手,一一去試一試。

我不知道是自己試得太少,還是說已經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總之試過的每一個行業,我都覺得不行,沒有辦法喜歡。怪自己總是淺嘗輒止,未曾真正用心,也怪自己貪心不足,得隴望蜀。

現在,被川叔所說的現實被潑了瓢涼水之後,的確之前騷動的心冷下來了七八度,這個行業也似乎很難,也有我不喜歡的因素在,而我在知道這些之後,還想不想再進入呢。我並不能給出一個熱血激昂的肯定,也無法甘心立馬知難而退。我只知道,我還需要更多的準備,心理上的,以及實力上的,我想我會更多地去了解下一個行業,如果不死心的話,試一試是肯定的。當然做這件事的同時,也要做好現在這份工作。在離開之前,從這個平台里得到盡可能多的東西。

川叔說,在愛做夢的年紀為自己的夢做點什麼,也是好的。

這其實是一句鼓勵吧。

我也很想問川叔,你繞了這麼圈圈,最後找到自己的核心事業,你對之前的那些選擇是否後悔呢?是否後悔當時花了兩年時間做什麼撰稿人,去干什麼圖書策劃,是否會覺得那些經歷沒意義呢?我猜,應該還是不會後悔的吧!

我想所有的經歷都不會白白經歷,正因為有了前面的兜兜轉轉,所以後面的決心都格外堅定吧!哪有那麼幸運的事,一下子就找到真正跟自己對路的東西呢?

我想,想到了什麼就都去試試吧。我看你也沒有太糾結自己三十五歲才確定下來這件事,只要這個過程一直是隨心去做的,是充實努力,是不後悔的,那晚點也沒關係吧?

反正青春就是用來浪費的,不如就浪費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好了。

謝謝川叔的冷水,我冷靜多了。真心話。

【川叔又回信】

簡單的說,我從來不後悔。

我不後悔的是,我的經歷讓自己安穩。

年輕不能吃苦,多數是因為內心不安穩,內心安穩就絕對能坐得穩位置。

坐穩了,你才能學到、得到,最後走到那裡。

我是一個特別容易找借口而且半途而廢的人。

我接很多兼職,根本的原因是因為自己愛新鮮。

所以我前面浪費的時間很多,但是沒有這些,我在這個公司做不滿這四年。

這是我人生里最久的工作。

以前都是一年一換。還兼職兩份工作之類的。

我很幸運的是,我最初做的很多事情都和現在有關係。

包括入行靠的是文字功底。

做廣告靠的是溝通和文字,學了公關晉級了自己的表達和溝通。

我想如果我之前去做了電視編劇,那這段歲月也會成為我的素材。

但是偏偏最後我進了地產,做了很多之前自己擅長的,比如雜誌,活動,培訓,策劃。

也做了很多自己想做但是沒機會做的,比如主持,談判,會議,戰略。

還增加了很多自己意外得到的,比如團隊,人際關係,談資,閱歷。

我很慶幸我被動的落入這個朝陽產業。

不必苦兮兮聽着三十多歲的編輯在那邊說一個月開六千。

我也很感謝自己很孬種,為了月薪五千的高工資,死乞白賴留在廣告公司,哪怕被欺負成狗,不敢辭職。

我更得謝謝那些漲工資的日子。

沒有那些工資……我撐不過來。

我少年時代喜歡辭職,是因為我知道,我就這麼點水平,我就值兩三千。兩三千的工作滿地都是,在哪裡都是幹活。

所以我不珍惜,我覺得自己可以應付。

後來我不敢辭職是因為我覺得我拿了一份我不夠格的錢,我對不起這個薪水,我要一直努力,一直拚命學,好配得上這個錢。

於是我就走到了這一步。

如果你想選,那麼選一個工資高的,你會吃苦的更久一些。

當然,或許你和當年的我一樣,現在還在沒長性怕吃苦的境界。

腦子里還裝着寫作和故事。

一如我腦子里裝着畫畫一樣。

那樣,你會走很蹉跎的一段日子。

沒有全力以赴,不會有增長。

沒有舍,不會有得。

你想全部都要,最後可能是全都得不到。

祝願好運。

BY 小川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