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九鼎拍檔

上一章  

目錄

早晨起來,打個哈欠,擦桌子,擺凳子,刷茶壺茶碗,燒水,煮茶。這是一個非常平凡的早晨。事實也是如此的平常。

六道趁我不注意順了一碗茶水喝,我假裝生氣的追着他跑了一圈,權當是晨練了。老太婆看着我們偷笑,然後又像招財貓一樣正襟危坐了。

夜遊神又出來瞎轉悠,拿着茶水泡咖啡之類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他從來是樂此不疲的。黑白無常依舊面無表情的往這裏送人。

日子平常,平淡,無聊中帶着一絲幸福,只是不容易被抓到罷了。就像茶水喝慣了就不容易抓到水中的茶香了,只有再喝清水的時候才會感到寡淡。

初晨的繁華落盡,無聊的浪潮再次侵襲。我趴在桌上用茶水練字,孟婆發獃,六道摳腳,夜遊神又不知道游到了哪裡。

後來我寫着寫着就睡着了,孟婆肯定是習慣了,直接就入定了,六道東張西望半天,實在沒什麼着落,就拿了根狗尾草來逗我,害得我在夢裡直打哆嗦,然後睜開眼睛又看到他那憨笑的嘴臉,我真想一板磚拍飛他……

他卻嘿嘿的笑得帶勁,顯然是找到了樂趣。我可不能放過他!

“吵了我的美夢,你說要怎麼補償?”

“要不我陪你睡覺?”

“你——滾——!”我又去吐了一陣。

再次回到桌邊,這傢伙還沒有走,看來今天是吃定我了。“你要是不滾回去就給我講故事吧,一個故事換一碗茶水!”我跟他說,其實他向來都是白喝茶水,我這麼說也就是有個念想,是那麼個意思而已,人無聊了連指紋都要數數有多少圈,這種無聊的遊戲在我們看來都是很正常的。

“講故事啊……那一碗茶水可不夠!”

“一個故事一壺茶水!喝不下捏着鼻子給你灌進去!”我沒好氣地說,攪了我睡覺不給補償還講條件,太無賴了!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你幫我扎一把雞毛撣子如何?”六道探頭過來故作認真地問。

“扎撣子?”話說我們吃雞的次數也不少了,雞毛確實有幾袋,六道一直喊着要扎撣子,卻從沒做過,今天怎麼想着要讓我做了?算了,還是故事的誘惑更大一點,而且扎撣子也能打發時間啊,沒所謂的。“也可以吧……不過故事一定要精彩啊!”

“好嘞~一言為定!你就聽好吧~”六道興奮地回答,搞得我簡直覺得自己被他給套住了。

“對!我給作證!”孟婆忽然搭了句話,我更懵了,怎麼忽然間都這麼积極了?這是……有……貓……膩?

“那麼現在故事開始嘍~~”六道興奮喊了一聲,端起茶碗咂了一口,然後坐下,慢條斯理的開了講:

話說啊,那一年諸葛亮隕落五丈原,然後他來到了這裏。但是因為他和上面那些官人比較熟悉,所以上邊是會為他特別行些方便的。於是就派我前來通報,告知諸葛孔明先生可在此逗留一些時日,把後事料理清楚之後再走不遲。你看這話說著稀鬆平常,其實這裏面的恩惠大發去了。你想啊,逗留此處,我們得管吃管住吧,上邊發話了,底下自然不好怠慢的。料理後事,那就得來去自由,各個部門不得有所阻礙,甚至還要积極配合,而且既然料理後事,自然難免和人間打交道,於是陰陽兩界,行走無礙。料理完了再走不遲,可沒說時間,十天半月也是,十年八載也是,尤其是跟人間這時間差鬧的,這時間基本上就是隨心所欲的了。

於是這傢伙就扇着羽毛扇在這裏住下了,每天倒也悠哉悠哉的,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我知道他厲害,所以有事沒事的找借口過來跟他套近乎。他也很和善,總和我聊一堆我聽不懂的東西。反正一來二去的也就熟絡了。

當時啊,我就一個願望,換個工作,換個不用成天跑來跑去,累得跟走馬燈似的工作。但是你知道咱們這裏換工作的機會多少啊?幾萬年也不一定有一次啊!

然後我就把這事跟諸葛先生說了,我知道他有辦法,但是沒指望他肯管我。人家什麼身份啊,我求他?還真太不夠資格了。諸葛先生當時好像在思考着什麼事情,所以也沒太在意我的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眼睛都沒轉一下的緊緊盯着忘川河的河面出神。我當時覺得自己好容易鼓起的勇氣,千辛萬苦組織起來的語言全都白費了。但是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好默默的轉身離開了。

本以為這事就這麼忽略過去了,可是第二日,諸葛先生卻笑眯眯的搖着羽扇問我:‘當真想要換工作?‘

‘當然想啦!誰願意整天跑來跑去的?我就想找個地方每天清閑的獃著。‘我當時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諸葛先生搖了兩下羽扇又問:‘果然想要換工作?‘

‘果然!‘

‘確實想要換工作?‘

‘確實!‘我當時差點被軍師這故作深奧的樣子給搞傻了。

諸葛先生點了點頭,眼睛凝望着遠方說:‘這事情我有辦法,但是你要幫我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我欣喜而緊張的問道。

‘很簡單,很簡單,到時候你就明白了。’說著話諸葛先生又轉身凝望着河水出神了。

我當時誠惶誠恐啊,大家都知道諸葛先生神機妙算,料事如神,他故作高深的事情肯定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所無法猜透的啊!

於是我只要有時間就顛顛的跑到諸葛先生的住處附近守着,就是怕他有事找不到我。就這麼日日守着,夜夜盼着,終於有一天,諸葛先生叫我了,哎呀,當時我那個開心啊,那就別提了!

三步並作兩步的跑過去,等着他的吩咐,他也沒看我,低頭看着桌上的書,只說了句:‘終日操勞,腹中寡淡無味,望得些美食犒勞自己……‘

我一聽,這表現的機會來了啊。當下就去找夜遊神幫我搞了一些人間吃食過來,恭恭敬敬的端到了諸葛先生面前,他依舊沒看我,只是夾起飯菜,邊吃邊看書。我一看這事麻煩,讀書人入了神哪記得自己吃沒吃過飯啊,我這表現不就全浪費了么?可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好先悻悻的退下了。

然後我就盤算啊,這送飯的事情看來要長期做才是了。不過每天三頓的找夜遊神去外面買飯菜且不說花銷的問題,就是這個人情我也還不起啊。看來還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於是就去找地獄的一個廚子,跟他苦心學做菜,每天學一道,學好了就做了給諸葛先生嘗,我的廚藝就是那時候練就的。

就這麼送了三個多月的飯菜,我的廚藝也就出師了。又送了三個月,我的廚藝已經爐火純青,你說怎麼會那麼快?我可是一直抱着一顆無比虔誠的心去給諸葛先生做菜的,這樣的態度自然容易進步得多。

後來有一日,諸葛先生說:‘你給我送飯時間也不短了,這個你拿去吧。‘

我接過一看,是個錦囊。

‘等我離開這裏之後你再打開看,切記!切記!‘諸葛先生嚴肅的警告我。我自然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揣在了兜里。

以後的飯菜我更加的用心,這一送我就送了整整的三十年。好在我這脾氣認真,否則這麼長時間很難堅持的下來啊。

然後諸葛先生離開了,然後我急不可耐的打開了錦囊。

‘已與主事人言,其曰可,因私汝之飯菜甚香,故請其留汝至吾離去。現可赴任。‘

可憐我送了三十年飯菜才知道其實第一年就搞定了一切,我不知道該喜該悲,所以到現在我也不願再做飯。

後來就給我派了這麼個閑職,閑的啊,有我沒我都一樣。開始覺得很開心,後來覺得很委屈,慢慢地也就淡定了,窮忍着,富耐着,瞎過唄。這底下誰不寂寞?閻王老子也一樣啊。

“然後我的故事就講完了,記得你的雞毛撣子。”六道說完了打個哈欠,伸着懶腰就要離開。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麼平淡無奇的一個故事,害我流着口水在這裏眼巴巴的聽半天,還得幫着幹活?

六道說:“我又沒說要講好聽的故事,雞毛撣子可是你答應了的,不管做我就跟上級告狀,撤了你的茶攤!”

“我給六道作證!”那該死的招財貓又不知道抽的哪根筋插了一句。

算啦,不跟你們兩個老東西爭啦,不就是雞毛撣子么?我去扎就是啦。

把雞毛捋乾淨,放整齊,備用。我去找竹竿和線繩,回來發現雞毛亂了,繼續捋乾淨,放整齊,備用;然後剛把線頭拴在竹竿上,來了一陣微不可查的風……但是雞毛感受到了,然後就亂了。只好再次的捋乾淨,放整齊,備用……

好容易把雞毛撣子快綁的差不多了,孟婆喊着:

“小叨啊,我說小叨啊,來人了,你幹活可以,但是別耽誤工作啊,你要是老這樣我可得給你記過……(此處省略一萬五千零二個字)”也不知道今天孟婆搭錯了哪根筋,話這麼的多。

我就趕緊放下東西去接待,回來一看,又全亂了,只好重新來過,把雞毛捋乾淨,放整齊,備用然後六道過來看熱鬧,看了一會就喊熱,然後扇扇子,然後雞毛亂飛,我就滿世界的逮雞毛。

孟婆也不知道是沒注意,還是真用心,一個不小心一盆湯直接扣在了我身上,然後在飄飛的雞毛中,我漸漸的變成了一根巨大的雞毛撣子。

要是這樣也就算了,好巧不巧的夜遊神來了,喊着他搞到一瓶蜂蜜,要大家一起嘗嘗。然後就看到了我,嚇得他一蹦,把蜂蜜直接朝我砍了過來……

不說了,真的不想說了,蜂蜜混着雞毛,還攙着孟婆湯……我都泡了三天的澡了,還是能從身上擇下雞毛來。我都怕夜遊神一開心把我逮了讓六道去做黃燜雞去。更可惡的是自此之後,六道天天喊着我欠他一根雞毛撣子……

下一章

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