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大王

01

前女友結婚,男的尾行7km,最終被發現,女的發了短信,對不起,別送了。

網友說,當聽到這個男子哭的像個孩子一樣,我又相信愛情了。

但也有人說,既然如此,為何要放棄?

堅持的確難能可貴。

可我們有必要責怪那些沒有堅持下來的人嗎?

02

朋友小莫,曾喜歡一個女生到了茶不思,飯不想的魔怔地步。

他幾乎願意為那個女生做任何事情,但和這世界上許許多多單相思一樣,單戀永遠是一個人的魔幻舞劇,一個人的轟轟烈烈,一個人高潮,一個人幻滅。

局外人看的明白,那女生絲毫不喜歡他,縱使他為她上刀山下油鍋,最多也是讓女孩有一點感動,但感動不是愛。

她在橋上看風景,我在窗子上看她。

我以為她是我的命中註定,她卻以為別人是她的夢中情人。

我為她做一千件事情的苦情,抵不過那個男生指尖一動的迷人。

在愛情里,沒有道理可講的。

不是你多努力就可以的。

小莫後來講。這是他領悟到的最痛的道理。

我還愛着她,不由自主,受虐式的。

但當我越來越清醒地意識到,我做的事情,並不令她開心,反而讓她苦惱的時候,我終於下定決心,我一定要放棄了,那一刻,我是用刀把心切成了兩半,有一半永遠封存了。

你知道嗎?

我只有一半的心,在撲通、撲通跳着,另一半在放下的時候,已經死掉了。

他這話說的有點騷情,但他眼圈強忍的紅,卻一點也不騷情。

03

王海,喜歡別人叫他海子。

他喜歡海子的詩,他的夢想是靠唱歌賺到一所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房子。

他參加過很多歌唱比賽,但大多都是只過了海選,然後至步於台前,從沒有上過電視,更別提紅了。

過去,他過的雖然清苦,但他為自己的堅持而自豪。

他說就是再窮,再苦,他也要堅持下去。

只要唱歌,我就算浪跡天涯,就算一直做個一個流浪歌手,我也是幸福的。

但就在去年,他把吉他收起來,挖了一個深深的坑,然後埋了進去。

那天,我在南京街頭唱歌,燕子來電話了,說她肚子疼,說好想我,問我能不能回去陪陪她。

就在那一刻,我腦海里突然浮現了,在破舊的出租屋裡,她一個人夜裡蜷縮着身子,肚子疼到冒冷汗的場景;

這麼多年,我四處瓢潑,追逐夢想,我雖苦但幸福着。但就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個混蛋。

將堅持和夢想掛在嘴邊的我,太自私了。

縱使以後要重新拾起吉他,我也讓燕子先住在一百平米的大房子里,也要先時常陪在燕子身邊,如果不能這樣,就讓吉他沉睡吧,我不配它。

04

她是我見過最有才華、最有靈氣的女孩子。

在她的畫筆下,山水空靈,人物生動,我們都講她是有仙氣的,未來一定能進入中央美院。

她叫徐雅,就在高三大家都鼓足了勁頭,奮力一搏的時候,她家裡的一間窯洞塌了。

她父母雙亡,留下了一個剛上小學的弟弟,一個斷奶不久的妹妹。

徐雅輟學了。

在高考衝刺的一百天前。

在大學里,有一天舍友們聊起了高考衝刺前的一百天。

那真是艱難的一百天,舍友們說著奮鬥的日子,嘴裏說著累,但臉上都帶着股自豪的神情。

我不由想起了徐雅。

那一百天,她是怎麼過來的,在白天里勞作,晚上給弟弟妹妹做飯縫補衣服的日子里,她有沒有想起學校的日子?

去年春節回家,我見到了徐雅。

她已經結了婚,在縣裡開了家兒童繪畫培訓中心。

我站在培訓中心的玻璃窗外,看着她彎着腰,握着一隻白白胖胖的小手正在畫布上塗抹,我的眼淚不由滾落。

05

放下是一種智慧?

放下很多時候,只是身不由己。

是狠狠地把自己劈裂,與那深愛的,執著不舍的,決絕地轉身不道別。

不敢回頭看,不敢回頭想。

所有無奈,苦澀,只能自己背負,自己嘗。

所以再聽一遍那男子的哭聲,你還能苛責他的放棄嗎?

你能否聽出那哭聲中的無奈?

你之所以能夠堅持,是因為上天對你不薄,真的,它起碼給了你選擇的權力和機會。

你覺得一路奔跑殊為不易,可太多人連上場的機會都沒有。

太多人的放棄,其實沒得選。

很多的放棄,只能放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