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默小語

01

三月十八,我滿心歡喜地拆開陸宇寄給我的生日禮物,可我望着紙條上那靈氣清秀的字跡,心驟然好像有一塊地方失落了。

有些事,你不說,我知道。只不過,愛總讓我自欺欺人。

室友看見我的禮物,問我是男朋友的禮物嗎?我抿唇微笑,點了點頭,她們紛紛向我投來羡慕的眼光,並誇陸宇細心,從未忘記過我的生日。

我的心裏卻空落落。雖然你記得我的生日,但感覺你沒有像以前那麼愛我了。如若沒有愛,你的禮物對我來說,只是形式,沒有任何意義。

不久,陸宇發來微信問我是否已經收到他的禮物。我簡短地回了;“嗯。”

望着手機屏幕上的正在輸入的聊天框,他卻沒有發送任何消息,許久發來“祝你生日快樂!”。微信上的“祝你生日快樂!”的字跡越來越模糊。要是你在,就好了,可我怎麼感覺你離我越來越遠了。

我們在一起378天了,異地326天。我趁室友不注意,拭去眼角的淚。

忽然,手機显示小鹿子的來電,我噗嗤笑了。他對我唱着生日歌,我想起高中那時候大庭廣眾之下喊他小鹿子,他幽怨的眼神,說;“怎麼感覺像是在叫太監呢?”

嗯,我不能無理取鬧,要給他足夠的信任。我可不再是那個敏感自卑的林泛泛了。

只要我們相愛,便可以熬過異地戀。

02

四月十九,是陸宇的生日。我提着他喜歡吃的抹茶慕斯蛋糕,買了一張車票,坐了五個小時,抵達他的學校。

男孩不知道的是,有一個女孩子特意為他準備一個生日驚喜。前一天,故意裝作忘記他的生日,要和好閨蜜一起去逛街。

我在他的校門口徘徊,究竟用什麼理由讓他出來。然而,人生卻不配合劇本演戲,和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我看見陸宇和一個身高高挑的女生有說有笑地走在街道上,心猛地抽了一下。我安慰自己,他們只是朋友罷了,因為他們便沒有牽手。

我靠在牆上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呼吸,心臟有那麼一秒停止跳動。我望着他們的背影離我越來越小,卻能看見他們停止了腳步,女生擁抱了陸宇。

曾見過一句話;“當你奇怪他為什麼對你忽冷忽熱的時候,他可能正在為另一個人赴湯蹈火。”我躲在角落裡,眼淚重重地砸落,低頭看着小白鞋,感覺人生彷彿從未有過的狼狽,也慶幸陸宇沒有看見我。

對不起,我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勇敢,我不敢上前質問站在陸宇旁邊的女生是誰,不敢宣示主權。

我還是那麼懦弱,愛情中的膽小鬼。在這一刻,只想拚命地逃離他們倆個人的世界。

03

我大步大步地往前跑,喉嚨里充滿淡淡的腥甜,急促地呼吸着。

我便緩緩地走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看着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由得陷入我和陸宇的回憶中。

還記得高二,陸宇說;“高中軍訓,當每個人都要自我介紹的時候。當他聽見我說,大家好,我是泛泛而過的林泛泛,請大家多多關照。”他就莫名地喜歡上我了。

高中軍訓那時候為了偷看我,被教官罰在大太陽底下站着,卻暗自歡喜,因為可以肆無忌憚地望着我。

後來,舉行教官送別儀式,因為教官擁抱我一下,吃醋生悶氣好幾天。

還記得他向我表白,我以影響學習拒絕了。他說那就上大學,我們在一起。我說,等你高考後,還喜歡我的話。後來,他表白,我便同意了,可是害怕異地戀分手的結局。他握緊我的手,我們相愛便可以熬過異地戀。

還記得那時候,我跟陸宇說,你可不能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他像小雞啄米點了點頭,笑着說;“遵命。”然後調皮向我敬了個禮。

我還記得你不許我去找你,怕我一個人迷路,不安全。來找我的每次都買我喜歡吃的抹茶慕斯蛋糕,寵溺地揉了揉我的頭髮。

你說過,會帶我去有你的城市,帶我去看遍這座城市的每一處風景,吃遍所有小吃。我總相信來日方長,殊不知,我卻是這場愛情里的獨角戲。

可是,我們怎麼會這樣子了呢。以前,我們每天無話不談,打電話視頻。後來,感覺陸宇每天都很疲憊,問你怎麼了?陸宇也不說,好幾次還打着電話便睡着了。

或許,是異地的距離讓我們的愛情逐漸沒有交集,沒有話題,漸漸產生深深的無力感。

現在,我們每天只會在微信互道早安,晚安。甚至,找你的時候問你“在嗎?”我們什麼時候那麼陌生,那麼客氣了。

世界上唯一不變的便是在變。陸宇對我的愛,可能也早已不在了。

04

我買了末班車的車票,見證着這座繁華的城市迷離的夜。

“陸宇,我們分手吧。”

“為什麼?”

“異地戀太累了。”

“你不愛我了嗎?”望見他發的消息,不爭氣的眼淚簌簌落下,我怎麼會不愛,可你不愛我,為何不跟我說清楚呢。既然,分手你說不出,那就由我來說好了。

我刪除他的微信和手機聯繫方式,手機關機了,強迫自己閉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夢見陸宇了。

他穿着好看的白色襯衫,我正在幫他挑選領帶,可他轉身卻不見了。我拚命地找,可他身邊站着另一位女孩子,他寵溺地凝視她,笑着跟我說;“再見了!泛泛。”

我從睡夢中驚醒,可能我還不習慣我的世界沒有他。

可他不愛我了。原來,我只在他的世界泛泛而過。

05

我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學校。凌晨五點四十七分,手機震動地显示一條信息;泛泛,我不想跟你分手。我很想很想你。

我在看見那條信息,再次落淚,掀開我再次思念陸宇的情緒。我拿着紅筆一次又一次地寫下愛情騙子,足足寫滿倆頁A4紙,足足寫了520個愛情騙子。

可是,儘管你是愛情騙子,我還是愛你。我蜷縮成一團,緊緊地抱緊自己。

我獃獃地看着五十七個未接來電,那串熟悉的数字。他再次撥打我的手機,接通了,我們見個面吧,我沒說話便掛斷。

過了倆個小時,“我在你宿舍樓下,你下來。”陸宇命令道。“我不在學校。”“你別騙我了,你這路痴能去哪裡呢!”我竟無言以對,不得不承認他很了解我。

敏感自卑讓林泛泛不得不偽裝高傲,即使分手,也要以最漂亮的姿態出現在他眼前。我收洗一番,對着鏡子里的自己擠出一個微笑。

06

當我看見他手裡拿着他喜歡我也喜歡的抹茶慕斯蛋糕,幾步向前,一把緊緊地擁住我。

“你的眼睛怎麼腫成這樣子了?像倆個大核桃。”他說。我抬頭望見他,卻剛好碰見他對我寵溺的眼神,還是跟以前一樣,一樣的溫度。

“我昨天去找你了,看見一個女生抱了你,可你沒有反抗。”我沮喪地說。

他揉了揉我的頭髮,竟然笑起來,反問我;“你是在吃醋嗎?其實我跟她沒什麼,昨天她向我表白了,可我說我有喜歡的人了。她想擁抱我一下,就像……”

“就像什麼?”

“就像高一軍訓送別的那時候,教官抱了你那樣。”他認真地說道。

“陸宇,你這男人真小氣!現在,你還記得。”

“我就小氣了怎麼了!”他忽然幼稚起來,特別可愛。

他再一次緊緊地抱住我,我能感覺到他的心跳的聲音。“我還以為我們就要再見,我要在你的世界泛泛而過呢。”我小聲地說道。

“怎麼會,我那麼愛你。要不然,你改名叫念念吧!我心心念念,念念不忘的念念。”

“你又不是我爹,還幫我改名字!”

我想起我紙條上的字跡,問道;“我生日的紙條上的字跡不是你寫的吧!”

他一臉詫異;“你都知道了。”

“你當我傻啊,你的字那麼丑,我又不是沒有見過。而且,那字跡靈氣清秀,一看就知道女生寫的。”

“我們家泛泛就是聰明,那字是不是特好看。我特地拜託我師姐幫我寫的,說要給我的最最愛的小仙女。”

女孩便不知道,男孩子每天那麼疲憊,就是為了來回車票,為了可以見女孩子一面,努力兼職賺錢。

他握緊我的手,暖暖地說道;“還好,你肯讓我見你。”

還好,沒錯過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