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書連載風雲錄
【目錄】《桀火錄》之風雲乍起
本小說由弦音神意原創。
弦音神意是兩位作者(弦音公子,神意)的合用筆名。

第九十五章 傾心(三)

天海的臉陰沉了下來,咬牙切齒着:“虧朕當年還善待白啟母子,他到是毫不考慮朕的立場,竟然恩將仇報!看來他是鐵了心要跟九重天做對,這般,朕也不需要再顧及他是世尊孫兒的身份了!既然世尊有命,必須徹查紅光一事,想來和這幫桀火部的餘孽脫不了干係。”

秋歲信手拿起另一份奏報:“帝君且看,這份文書里也提到紅光乍現,但其位置是在人域的神武城中央。臣已派人查探過,據悉前些日子,神武城中央有設祭壇,而被伯雅救走的這一男一女也曾現身祭壇之上。爾後,紅光突現,人間便下起了七日七夜的大雨。看來,臣之前的推斷不無道理,赫蓮公主既可呼風喚雨,又身懷詭異之力,伯雅自然會萬分在意。因此,這位公主必然就是聖泉所化!”

“太師所言甚是!”天海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之前朕和顏悅色,不想傷害北海兵卒,故而提出了和親,可誰知竟被伯雅這廝如此戲弄!如今聖泉既已現身,朕是志在必得了!哼,那廝既然不肯服軟,朕就讓他吃硬的!單是蒙蔽九重天這條,便是大罪!待到九重天伐魔之日,伯雅,你可怪不得朕手段殘忍。”

話剛說完,他突然轉念一想,如果讓六界都知道,連伯雅的女兒甚至是一干隨從都能詐死的詐死,做戲的做戲,把他騙得團團轉不說,還賠錢賠地,這讓他天帝的顏面何存啊?!於是天海心裏不由得又狠狠咒罵了白啟幾句,只恨這小子太過陰險,叫人打掉了牙齒和血吞,可恨至極!

儘管太平了一百多年,但秋歲早已料到天海不久便會下決心與北海一戰,如今看他臉色陰晴不定,便是順水推舟的好時機。他躬身奏道:“帝君,至於這出師之命,如今臣這裏倒是有一個更好的提議。”

“哦?太師有何高見,不妨說來聽聽。”

“伯雅擅闖人域,出手打傷凡人,並在不恰當的時候駕神獸現身,已經嚴重破壞了六域的秩序。六域之中,唯獨我天域肩負統領萬物,維持秩序之大任,其餘五域皆為我九重天之藩屬。既然其中一支肆意騷擾另一支,那帝君就不得不替人域主持一下公道了。”

“嗯,有道理!”

見天海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秋歲又補充道:“想必,魔尊伯雅也早已厲兵秣馬,此番興兵北海怕事不好對付啊……”

“那太師以為,誰可以為帥?”

“司日將軍英氣逼人,勇不可當,當然是統帥之最佳人選。臣也願意毛遂自薦,隨軍前去。”

天海哈哈大笑:“太師啊,朕就知道,你如此迫不及待地想和白啟交手!行,此戰有太師親自運籌,朕放心!”

司日將軍東華從小便隨秋歲研習兵法,對秋歲的雄才偉略敬佩之至,此事眾人皆知。雖說東華魯莽衝動了一些,但帶兵打仗還是頗有經驗的;儘管此前在離溪時他吃了白啟的虧,可如今倚仗秋歲無與倫比的謀略,定能所向披靡。

天海思索一會兒,又想到了玄火將軍——觀巍。

這孩子雖出身平民,但卻是自小受他親自提拔,看着成長起來的。觀巍對他的忠心自是不用多說,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有勇有謀,對上級遵從,對下屬隨和,所以頗得人心。只是觀巍為人剛正不阿,說話做事過於耿直;由於他和白啟自小兄弟情深,自是不願成為秋歲對朋黨,因此在朝堂之上多多少少也會受些排擠。

其實私下里天海還是很喜歡這個憨頭憨腦的忠誠小子,想着終於有一場大戰要來,正好讓他出去歷練一下。於是他故意感嘆道:“想我九重天青年才俊頗多,但有人空有將軍頭銜和一腔熱忱,卻沒有施展能力的機會,甚是可惜!”

“莫非帝君指的是觀巍將軍?”

“觀巍對兵法的運用不比東華差,只是沒有上過戰場。朕想讓他這次隨你們一同出征,去歷練也好,去長長見識也好,也算是助太師一臂之力吧。”

“有觀巍將軍在,臣是如虎添翼啊!臣請帝君准觀巍將軍做前軍副帥,好與我等同心協力,大破北海!”

“好!只要你們同心,還怕踏不平北海那等寸彈丸之地嗎?哈哈哈!”

秋歲嘴上說得熱鬧,但心裏卻閃過了不快。

觀巍和白啟情同手足,雖說如今白啟投靠了北海,但只怕二人情份仍在,真到大戰的時刻,觀巍會不會顧及私情?不過他轉念一想,觀巍再怎麼念及手足之情,對帝君卻是絕對的忠誠,必然凡事以帝君為尊。再看白啟,由於自幼受眾人排擠,反之卻會對擁有的少到可憐的友情倍加珍惜;若看到對手是觀巍,以白啟的性格,一定會手下留情。如此以來,只要放出觀巍這個誘餌牽制白啟,他秋歲又如何會敗?沒準藉機可以再拉攏觀巍加入自己的陣營,那才是真的如虎添翼啊!

想到這裏,秋歲突然覺得讓觀巍做副帥其實是個不錯的主意。

轉眼從人域回來已經數月,赫蓮的心情卻時不時地籠着一層陰霾。

儘管已經比最初好了很多,但她卻再難像從前那般歡聲笑語。伯雅的心中很是焦急,想方設法從民間搜集來各種新奇古怪的東西,卻都不能換回赫蓮從前那般前俯後仰的開懷大笑。

這一日,赫蓮用完午膳,又懶懶地躺在卧榻上無聊地發著呆。此時只聽前院傳來一陣笑聲,要是在以前,她早衝出去看熱鬧了,可是現在的她卻連眼皮都不想動。

忽然,珠簾叮噹一聲被掀起,一個水色宮裝的女子走了進來,手中捧着一個方方正正的紫檀木盒——卻是尚宮炫雪。赫蓮這才發覺這些日子都不太見到炫雪,也不知道她是去省親,還是忙些什麼別的。

炫雪淺笑着將盒子放在卧榻邊的矮桌子上,柔聲道:“公主,這麼好的天氣,不想出去走走?”

“炫雪姑姑……”赫蓮懶懶地把頭埋進枕頭裡,“我只想睡覺。”

炫雪不再說話,只是帶着神秘感微微一笑,徑自打開了那隻木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