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突然好想你,而是常常念着你”

刷微博的時候,看到有人貼出了一張聊天記錄

吐槽自己那“煩人的”男友,出差在外地也不消停:

“嘿,剛剛在街上看到你了!”

“你看錯了吧,我沒去你那兒啊。”

“切,我有證據,我拍照了,不信你看!”

然後,一張小豬仔的照片出現在屏幕上

我忍不住笑出了聲

大概喜歡一個人就是這樣吧

不用你大費周章地找他,他總會先想到你

告訴你他在忙什麼,與你分享一些有趣的事

時不時地在你的世界,刷一刷存在感

有時他甚至會抱怨景色為什麼要那麼好看,因為無法與你共賞

這感覺就好像,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愛就是在一起,說好多好多廢話”

有人說,好的感情中兩個人像是最好的朋友一樣,可以晚上矇著被子在被窩裡聊天,一直聊到很久很久

這話倒讓我想起間隔兩地的魯迅和許廣平,來回不斷的書信

他給她寫:

我寄你的信,總喜歡送到郵局,不喜歡放在街邊綠色鐵筒內,我總疑心那裡是要慢一點的,心裏又想,天天寄同一名字的信,郵局的人會不會古怪?

她給他回的信同樣一天一封,有些話看上去相當無聊

比如去哪個百貨公司買了六條小手巾,花了一元錢

還買了皮鞋、信紙、各種應用什物

但在魯迅眼裡,連這些廢話,怕是都覺得有趣

愛你的人,生怕給你的不夠

不愛你的人,就怕你要求太多

這個世界上,重要的事情真的好多好多

有時能跟在意的人講句廢話的時間都很少

想他的時候,想和他說說話

每次找他聊天,都要醞釀好久,怕打擾到他

發短信沒回,想着要打電話給他

在通訊錄里找到名字剛要撥,卻又阻止自己,怕他覺得煩

好多次,“想你了”這句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

再用“在嗎”“忙不忙”這種,看似無關緊要的話表達出來

如果人有尾巴,大概想起他尾巴就要不停地搖吧


眼角眉梢是他,四面八方是他,上天入地是他,成也是他,敗也是他

在他身邊唯唯諾諾,生怕說錯了什麼,會惹他不開心

從來不在意的突然在意了

從來不怕的突然就害怕了

從來不能忍的,突然都能忍了

一直在等,每天看着微信

想着“他會先找我嗎”到深夜

終於他回復了幾句話

就像荒景里碰上了豐年

日日夜夜地撈着那幾句話顛來倒去地想着

他的一個標點,都能解讀千百遍

但你每天夜不能寐的時候,又知不知道

你愛的那個人已經開始打呼嚕了

他的夢裡沒有你,醒了也可能不會愛你

你啊你,一個人狂歡,一個人失落

好在,每天的生活好像也多了點盼頭

“嘿,給你講個故事,故事太長,我長話短說,我想你了”

88歲的吳自謙,與妻子李河清青梅竹馬,婚後兩人一起生活了62年

李河清受傷住到了醫院,年邁的吳自謙心中挂念她,卻因身體原因無法全程陪她

於是他每天都要寫一封信,讓兒女轉交

“冬天沒有什麼了不起,成都根本不下雪”

“開心不到十分,因為你不在身邊”

“昨日我強烈要求兒子帶我來看你的,見到你疲倦入睡,我只好離開,見到你氣色還好,我放心了”

字跡有些顫顫巍巍,紙張也有點泛黃,卻像極了一封封“情書”

精神頭兒好時,李河清會坐起來,捏着信,一讀就是半天

看完后再按着信原來的摺痕,小心翼翼地折回去,放在枕頭下


據說,這世上有三樣東西是掩蓋不住的:咳嗽、貧窮和愛

想要隱藏,卻會欲蓋彌彰

一千多年前的吳越王,因老婆回娘家,太過想念,忍不住寫信給她說: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小路上的花開了,你可以一邊賞花,一邊慢慢回來了呀

言外之意,你怎麼還不回家呢?

據說吳越王“目不識書”,但你看,動了心,武將也能變詩人

曾經被一句歌詞打動,說“都是因為那燈泡,突然閃了一下,於是想起你”

後來發現,想念一個人,不是因為燈泡的閃爍,是因為一直一直都在想你啊

被風吹到眼睛,想你;看到閃爍的路燈,想你;下起雨,想你;你就在我身邊,還是想你

想聯繫你,想見到你,因為想你

我想你可能在忙吧?

那你抽空看一下前三個字,可以嗎?

圖片來源丨likelan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