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轉自網絡

文丨趙自力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爭鬥,有爭鬥的地方就有可能被羞辱。面對羞辱,我們該怎麼做,才能維護自己的尊嚴,甚至化羞辱為力量,這需要智慧和勇氣。

01

最近湖南衛視正在熱播《擇天記》,裏面有一個場景令我印象深刻。

陳長生穿着件洗到發白的舊道衣,去神將府提婚,因為他和神將府的大小姐有一紙婚約。接見他的是神將府的徐夫人,盛氣凌人,面無表情,羞辱的話一次次地搓揉着陳長生的心。我不妨截取幾則他們的對話。

徐夫人看着陳長生,面無表情說道:“因為你老師醫術不錯,依然只是個普通的道人,而我這裡是神將府,因為你只是一個只穿得起舊道衣的窮苦少年,而我女兒是神將府的小姐,因為你是個普通人,而神將府就不應該是普通人能夠進來的地方。我的解釋夠不夠清楚?”

陳長生的手微微握緊,聲音卻沒有任何顫抖:“很清楚。”

徐夫人將茶碗放到案上,站起身來,說道:“你案上這杯茶是明前的蝴蝶茶,五兩白銀才能買一兩,這茶碗出自汝窯,更是比黃金還貴,茶冷了,你不飲,說明你就沒有喝這杯茶的命,你只是爛泥里的草根,你不是瓷器,只是瓦礫,想通過攀附我神將府來改變自己的人生?很抱歉,這或者能讓你愉快,卻讓我很不高興。”

徐夫人的話,表面很平靜,其實是想把陳長生壓到地底。她居高臨下的姿態,卻彷彿從天空去看着地上的一隻螻蟻。

所有這些情緒,都準確地傳達給了陳長生。這是赤裸裸的羞辱,尤其是那句通過攀附神將府改變自己的人生,對於任何驕傲的少年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指責。

.徐夫人冷冷地看着陳長生,等待着陳長生的憤怒和被羞辱后的狼狽。然而,陳長生看着徐夫人平靜說道:“其實您誤會了,我這次來神將府,就是想把婚書交還給府上,我本來就是來退婚的。”

真是畫風陡轉,陳長生不卑不亢,一臉平靜,反而是徐夫人咬牙切齒,面目扭曲猙獰,畫面美得沒法看了。

這便是陳長生的過人之處,面對羞辱,從容冷靜,以四兩撥千斤方法借力打力,你說我賴着臉皮來提婚,想要攀附神將府,我卻說我是來退婚的,在我貧道眼裡你們這些所謂的瓷器才是瓦礫,沒啥稀罕的。

沒有怒發衝冠,沒有據理力爭,只需一句“我本來就是來退婚的”,一語中的,擊中要害,而且還讓對手無還手之力。

這是陳長生的智慧。

02

著名戲劇家曹禺,在他的書房一直珍藏着一封信。

信是黃永玉寫給他的,寫道:

“你是我的極尊敬的前輩,所以我對你要嚴!我不喜歡你解放后的戲。一個也不喜歡。你心不在戲里,你失去偉大的靈通寶玉,你為勢位所誤!從一個海洋萎縮為一條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願的藝術創作中,像晚上喝了濃茶清醒於混沌之中。命題不鞏固,不縝密,演釋、分析得也不透徹。過去數不盡的精妙的休止符、節拍、冷熱、快慢的安排,那一籮一筐的雋語都消失了。”

寫這封信時,黃永玉59歲,而曹禺已經是73歲。曹禺十餘天後給黃永玉回了信,感謝黃永玉口吐諍言。他回信道:“你鼓勵了我,你指責我近三十餘年的空洞,‘泥溷在不情願的藝術創作中’。這句話射中了要害,我浪費了‘成熟的中年’,到了今日——— 這個年紀,才開始明白。”

面對晚輩寫信羞辱,曹禺不僅沒有生氣,還把黃永玉的信裝裱掛在客廳,時刻鞭策鼓勵自己。這是一種怎樣博大的胸懷,又是一種怎樣的情懷。

曹禺說,正是黃永玉這封信,一語驚醒夢中人,鞭策着他激勵着他寫出更好的接地氣的作品。果然,在黃永玉的羞辱鞭策下,曹禺勵精圖治,相繼寫出《膽劍篇》《王昭君》等著名戲劇作品。黃永玉與曹禺的信,一時傳為佳話。

這是曹禺的胸懷。

03

腦癱詩人余秀華火了,火得一塌糊塗,先後接受各大主流媒體的採訪,她的詩歌也在網絡上迅速蕩漾開來。

可是,這樣一位女詩人,卻不為人知地寫了幾十年的詩歌,不曾有人過問過,甚至還有人羞辱她的詩歌是“蕩婦體”,是下流的作品。更為羞辱的是,有人曾留言,說余秀華不是腦癱,是腦殘。面對羞辱,余秀華從來不去駁斥,她沒有時間和精力理會這些,她一邊要和病痛鬥爭,一邊要進行寫作。

把羞辱當作力量,把嘲笑當作動力。余秀華的詩歌越寫越好,儘管她沒有想過出名,但出名是遲早的事,她繼續在“搖搖晃晃的人間”,享受詩歌帶來的快樂。

我非常喜歡她的一首詩歌,名字是《我愛你》,全文抄錄如下: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恭弘=叶 恭弘輪換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彷彿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於潔白過於接近春天

在乾淨的院子里讀你的詩歌。這人間情事

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

而光陰皎潔。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

春天

04

面對羞辱,可以奮起反擊,但最好的方式是用行動證明,化羞辱為動力。

畫家韓美林有一句名言:“羞辱就是我的動力。”1980年,有人說他“就會畫豆腐乾式的畫”,他就下決心主攻大型畫作與雕塑。後來又聽到有人罵“韓美林只會畫畫,不會寫字”,他就埋下頭去練書法、寫大篆。最後他還搜集了3萬多個無法識別的古文字,彙集成《天書》。

生活和工作中,你或者我,都有可能遇到別人羞辱。以积極向上的心態面對羞辱,從羞辱中汲取力量,才是羞辱帶給我們最大的意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