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我在人頭攢動的火車站見到他。於是我們就一起出發去雲南。在火車站狹窄的中鋪,黃昏降臨,火車徐徐向前,風景快速倒退,我們就在對視的那瞬間深擁了。離開生活的熟悉的城市的時候他在我旁邊,好像漫長的一生都不過如此一瞬。

1、束河古鎮

陽光應當是束河古鎮的特色之一。

深夜抵達束河,從北門進去時。大風亦撲面而來,熱烈如猛虎。直到次日在客棧醒來,彷彿是山中不知歲月。拉開窗帘一看,那陽光如同是經過篩選的,一片澄澈,籠罩着古鎮鱗次櫛比的深宅院落,褪盡了本色的青瓦木屋,以及深巷子里一條條交錯的石板路,指着過去的故事在訴說淡淡的憂思。


從鄭州坐飛機到達麗江,已經是凌晨了。麗江的凌晨很冷,我們打的到束河古鎮,聯繫我們訂的客棧老闆。一直到第二天,看到束河的陽光,想起了那首歌:古老的傳說可憐的姑娘康米/感人的故事縈繞的心頭難忘/寒冷的冬夜尋找着溫暖陽光/其實那溫暖只需要束河的陽光……


於是趕緊洗漱完畢。出了門,人是可以忘記在喧嘩的城市中,車水馬龍的街道和喧囂不止的鳴笛。在這裏,玉龍雪山的泉水匯成河流,徐徐流過納西族居民的門前。納西族的居民喜愛熱鬧,總是房子挨着房子,一塊巨大的黃泥磚,要連着兩家人的熱鬧,聞着你家的菜香,定知道你家做的是高山的蒸魚。大多數人家的門前喜慶的墜着紅,兩盞燈籠受了陽光的照耀通透無比,像是籠着火一樣的紅,看上一分鐘就要灼人的眼睛。


遊客並不多,到處逛一逛,陽光所到之處,是非分明。這是路邊可愛的小人兒~


束河的古鎮可以用這隻貓的睡姿來詮釋了——可以睡一個無人叨擾的懶覺,你也不會覺得冷,陽光可以稱為你的被子。


在楓樹堆里,長出一支來,秋意濃。


古老的建築鱗次櫛比。


來到這裏寫生的少女坐在路邊,用灰色與黃色描摹着古鎮歲月。


馬車經過鎮子,馬蹄聲踩着石板路上“嗒嗒”作響。


一隻問候我的狗。


中午時坐在古鎮的餐廳吃飯,石材的餐桌,配上一束枯萎的薰衣草。陽光曬得人心發燙。想起一位作家的話來:很長一段時間,我的生活看似馬上就要開始了,真正的生活。但是總有一些阻礙擋着,有些事得先解決,有些工作還有待完成,時間貌似夠用,還有一筆債務要去付清,然後生活就會開始。最後我終於明白,這些障礙,正是我的生活。


陽光曬得有一種一生的感覺。那也是一間動人的客棧,連花都開出了愛情的模樣。


一隻狗躺在廣場上做夢,我說它真懶呵,一位遊客露出輕鬆的笑容說,不是它懶,是這兒的陽光使人生醉呀,何況它一隻動物!


這裏的一切都使人內心安定:門口打銀的手工匠人,一心一意,將心思花在一根手鐲上了。這也是他要給我買的一個手鐲,堅持要送給我,鋸短了一截只適合我的手腕,以至於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戴着它,戴成了習慣,以至於它比後來任何一根更貴的項鏈都要珍貴。但是我現在不戴了。

二、拉市海

在拉市海騎馬走那段茶馬古道,寧靜的山林,納西族男人騎馬帶路,他用爽朗的聲音唱起了納西族民歌。


有人在岸上拍婚紗照,長長的紗巾被風吹得很遠,那時候黃昏降臨,我忽然很羡慕那種遼闊的世間,我剛好遇到你。


拉市海全景圖,雲南的天空,正是那種雲淡風輕。


他用相機給我拍的。他說我穿的衣服太丑。


zai

走茶馬古道,爬到一個高處。


麗江古鎮裏面的小吃


只是覺得好看,隨意拍了幾張。但是吃了高山烤魚,真的好吃。


圖片發自簡書app

可愛的小蘑菇。


在大冰的小屋門前遇到了王祖藍。他戴着口罩在我還沒認出來的情況下和我扯了好久。激動的我相信了麗江真的有“艷遇”。


花燈。在遠方,和心愿的意義接近。


小動物做得很可愛。像真的一樣,完全沒有抵抗力。


在南詔風情島,長椅和海風是最配的。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這是站在島上的全景圖。


坐在海邊的時候,大風捲走了我的太陽帽,好了就當是送給它了。


仰望天空。


當時遇到的這兩位阿姨,右邊這位阿姨總是說我瘦得像她兒媳婦,長得也像,大概是一種緣分吧。左邊這位姐姐是老鄉,遠嫁廣州,以至於後來我一個人去了甘肅,獨自在旅館和姐姐再次說起我們的愛情的時候,哭得泣不成聲。他告訴我愛情不是生活的全部。


在南詔風情島走了一下午很累,這是在出島的時候,很累,但是夕陽很好。


第二天,從雙廊出發去海蛇島和四方街。看到洱海時還是有點激動,印象中好像那是第一次見到海。海是一個浪漫的象徵,但我充滿了畏懼。


在海蛇島的一張全景圖。


在門口喝了幾杯鮮榨石榴汁,至今還想喝。海蛇島就是典型田園風,結合了南方濃郁的秋意,帶着收割的意味。遊客很少,很喜歡這兒。


這條路車是進不去的,必須步行,也因此重新體會了少年時故鄉的感覺。


因為上一段感情,剪短了這樣的村姑短髮。以至於和他的雲南之行展開的愛情,在經歷了種種可悲的現實考驗之後,長發更短。在《one day》里艾瑪對德克斯特說:i love you,but i dont like you anymore.(我無法忘卻對你的難以忘懷,但不再充滿期待)。短髮對於我正是有這樣一層意義。


在海蛇島,喜歡幾棵這樣秋意濃郁的樹,拉着他給我拍。


這一套衣服是他給我挑的,和大海很配吧。剪短了頭髮的我收起了所有的裙子和高跟鞋。


海蛇島有這樣一顆向海生長的樹。


路上的風景,雲南的鄉村真是美好。


扎染坊工作的女工。


將布弄成各種奇怪的醜陋的形狀,扯開后就是各種圖案,超級神奇的一個手工藝。


在這裏工作的一輩子的老藝人。院子里都是掛着這樣風乾的布匹。


表現各種雲南文化的圖案。


整個屋裡都是。


在大理崇聖寺,我們和兩位姐姐依然同行。


那天我不是很開心。


大理古城。


那天的黃昏來的真實漫長,一點點蔓延式降臨。我和他牽手在古城閑逛。


古城一家屋頂的草,本來有一束薰衣草的花,送給了一家書店老闆。


銀杏樹在崇聖寺驕傲的秋意。


那天天上的烏雲密摟着,就像我的心情。


在高處俯瞰,遼闊並且空遠。


幾棵高樹。


小學地理書上的圖。其實池水很臟。


在路上拍下這頗有哲學意味的一瞬間。


返迴路上的一張風景。結束時已經是11月20日,我們在天河機場擁抱告別。本來以為是永別,後來卻在一起,經過雙方見父母,同居,後來因為種種現實吵架,我一個人從北京去了甘肅,18個小時的車程,依然是狹窄的中鋪,在火車上想起我們的相遇泣不成聲。如今我已剪短我的發,我們再也沒有一絲聯繫。

再見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