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國家若是私人的,會更加愛惜,更加精心打理。而國家若是大家所有,或者領導人是公投出來的,很難指望他們對國家的感情會超過私有國家的君主。

所以封建制、君主制,都有可取之處。

不丹王國的國王非常體恤人民,作為一個獨裁者,他對人民非常仁慈。但是他疑慮自己的後代繼承人不能像他這樣,希望把國家改為民主制。

我覺得民主制國家已經夠多。不丹這樣的國家,還是留着好。我更希望在一些大國家裡能分離出一些微型的小國家,完全歸國王私人所有:一切國土,一切權力,一切繼承權,一切礦產,都歸國王本人所有。

這樣的國家,也不是沒有。比如文萊。文萊憲法規定:一切最高國家權力完全歸蘇丹本人所有。

所以,世界上最獨裁的國家,不是朝鮮,不是不丹,不是其他任何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國家,而是文萊。

一切都是文萊蘇丹所有,所以有一段時間,有人把文萊蘇丹算作世界首富,因為整個文萊的石油、土地、資源,都是文萊蘇丹的私有財產。

文萊蘇丹並不是某些人想像的獨裁者的樣子。

在文萊,你如果想造房子,卻沒有土地,沒關係,向蘇丹申請,蘇丹恩賜給你一塊土地。所以在文萊,人人都有免費的蘇丹恩賜的土地造房子。

在文萊,你沒錢讀書,沒關係,蘇丹恩賜你免費讀書。

你沒錢請醫生,沒關係,文萊蘇丹恩賜你免費看病。

所以,文萊是世界上最獨裁的國家。但是文萊人享受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福利:蘇丹免費恩熙的土地,免費的教育,免費的醫療。

這樣的福利,民主的美國是絕對沒有的,美國要接受良好的教育和醫療,都是天價。很多有醫保的中產階級,因為交不起醫療費而破產。

2、

奴隸是私產,工人則是社會公共資源。所以,奴隸制被工人雇傭制代替,其實可能是工人福利的倒退。

奴隸的技能屬於奴隸主。而工人隨時可以走。所以培訓奴隸、送奴隸上大學,比培訓一個工人更重要。

在社會主義時代,工廠是國營的,對工人進行嚴格的文化和勞動技能培訓,所以工人的技術水平普遍很高。但是,在資本主義時代,資本家不願意投資培訓工人,因為工人技術好了可以到別處找工作。

奴隸制之所以被廢除,是因為資本家不願意終身養奴隸。由於社會的發展,產品的周期越來越短,資本更多的是通過金融業快速轉移到新興產業,而老產業淘汰過快,奴隸的才能容易淘汰,所以養奴隸沒有雇傭工人成本低。

流水線的普及,其實是奴隸制廢除的一個直接後果。這種大規模的生產,使每個工人只需要會簡單的工序,這樣就不再需要昂貴的培訓費用,工人的可代替性加強。

所以,工人過得比奴隸可能更苦。

3、

環境污染,應該是誰消費,誰為污染買單。污染應該是跟隨消費而來的伴隨開支。所以污染應該視為一種配額,每個人均分配額。富人要高消費,可以跟窮人購買污染配額。河北的幾千家鋼鐵廠雖然有污染,但是消費者則是大城市的中產階級和富人為主。但是,政府並沒有讓這些人直接為污染買單,因為得罪富人很有風險。所以政府的做法是以環保為借口關閉那些私營企業。

私營鋼鐵企業關閉后,鋼鐵價格從去年不可思議的1980元一噸上漲到3400元一噸。這意味着國有大型鋼鐵企業獵取了比以往高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利潤。

這些利潤的很大一部分,被環保消耗掉了。因為政府對國企的環保控制比較容易。

而那些私營小鋼鐵廠,莫名其妙成了犧牲品。

一種反市場的做飯,一場中央集權的垄斷。也確實治理了污染,只是對那些私營小廠不公。最底層的工人,從此陷入赤貧。

若要富人和社會有話語權階層為他們的消費帶來的污染買單,很難。獨裁政權、馬克思主義、納粹主義,或者更容易成功。

而資本主義國家,或者說經濟自由主義國家,只能把本國的污染轉移到更貧困的地區。

而霸道獨裁的社會主義,可以更好解決這套問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