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點戀物癖。

當然此戀物癖可不是心理學上定義的那種變態,而是指對某一物品的偏愛。

比如有人喜歡收集郵票,有人收集喜歡電影票;有人喜歡買各種太陽眼鏡;有人看到鴨舌帽就挪不動腿;有人甚至願意傾家蕩產去收集各種機器人模型等。這樣的人不計其數。

楊婷從小就特別鍾愛穿白球鞋的男生,為此還鬧過不少笑話。

剛上幼兒園的時候,她班裡有個小男生穿了一雙白球鞋,從此楊婷就對他緊跟不舍,硬要做他女朋友。

後來知道緣由后,那個小男孩的媽媽立即幫他轉學,並且再也沒讓他穿過白球鞋。

她身邊的親人朋友對於她偏愛穿白球鞋的男生的怪癖很是頭痛,生怕他被有心之人騙了。

不過,她自己倒是很神經大條,一點都不在乎。當然她有這個資格。

她長得一副女神樣,性格卻像女神經,身手更是武者的標配。所以即使遇到渣男,她也能一腳把他打趴下。

就這樣,她順利的升到了大學,不過感情經歷還是零。

(2)

大二上學期返學的那天,她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父母保平安。

她一邊低頭講着電話,一邊往前走。

突然她的視線前方出現了一雙阿迪達斯的乾淨無暇的白球鞋。

瞬間她停下了沒說話,呆愣着看了半天,然後視線慢慢上移,一個身材高大,足有一米八幾的個子。

他拉着一個行李箱,戴着一頂鴨舌帽,手舉在耳邊,應該也是在打電話。

機場出口的光線朝這邊射過來,灑在他的身上形成一道漂亮的剪影,使他顯得朦朧而又神秘。

那一刻,儘管人潮湧動,嘈雜喧鬧,但楊婷卻清楚的聽到了自己急劇加快的心跳聲,而視線里也只剩下了他的背影。

她立刻拿出手機拍下這個讓她心動不已的背影。

她低頭看自己的拍攝成果,再一抬頭那個背影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她慌亂急切的環顧四周,到處尋找,企圖從茫茫人海中與他再次相遇。

結果他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怎麼都找不到。

她還一度懷疑那是不是她的幻覺。但照片證明他真實存在着。

失落了一會後,臉上的表情瞬間變了變,笑得一臉燦爛。

她做了一件大膽奇葩的舉動。

她將那張背影照發到了微信、微博、qq等所有社交媒體上。

而且,她還大放厥詞說那是他未來的老公,讓大家一起幫她找出來。

從此,她開始了她所謂的“尋夫之旅”。

(3)

不得不說,網絡真的是一個神奇的所在,網友的力量更是不容小覷。短短两天,那個模糊的背影真身就被徹底挖了出來。

他叫白宇,是H大电子信息工程專業的一名大學學生,身高183厘米,巨蟹座,喜歡打籃球和看電影,沒有女朋友。

而且白宇也是男神級長相,和楊婷至少在外貌上屬於郎才女貌。

沒有女朋友這一點對楊婷來說最重要。

在得知了白宇的信息之後,楊婷立刻向他發起了進攻。

她從小就大大咧咧,一點都不矜持。

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也不會顧及什麼面子,只要認定了就大膽的去追,甚至厚顏無恥的去追。對很多人來說,她就是女生中的一朵奇葩,專干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H大就在她學校隔壁,所以她不需要“千里追夫。”

她的事情在鬧得沸沸揚揚,可謂是眾人皆知,至少在她所在的大學城裡,沒有一個人不知道。

自然事情的當事人白宇也知道了她的存在。不過,他沒有太把她當回事。

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H大的籃球場上。

白宇正在帥氣的扣籃,她縱身向上一躍,白球鞋騰空而起,帶着一陣小旋風。

楊婷興奮的拚命拍掌叫好,活像一個見到偶像激動瘋狂的粉絲。

她的舉動引來了所有人的側目和竊竊私語。白宇也朝她瞥了一眼,然後就自顧自的繼續打球。

半個小小時后,終於打完了。楊婷立即將早已準備好的水遞給他。

他直接越過她,拿起了地上的一瓶水喝了起來。

一般的女生被這樣漠視自然會覺得很丟人,於是暗自神傷的離開。但是她可不是一般的女生,所以自然不會在意。

她跟在白宇旁邊,一個勁的自我介紹問道:“白宇,我是楊婷,是你們隔壁學校的。你打籃球的樣子真的很帥,我也很喜歡打籃球,但是一直打不好,你能教我嗎?”

白宇拿上自己的東西,看都沒看她一眼,直接拒絕道:“我從不教女生。”

“如果是你女朋友也不教嗎?”

這句話終於讓白宇正眼看了看她,不過語氣依舊冷淡,“可你不是我女朋友。”

說完就快步往前走了。

楊婷愣了一會,沒有追上去。

而是大聲的喊道:“白宇,總有一天你會是我男朋友的。”

這一喊可謂是驚天動地,她徹底在H大出名了。

(4)

從此,她幾乎每天都會來H大,白宇在哪,她就在哪。

白宇打籃球,她就在旁邊當她的小粉絲;在圖書館,她就在安靜的坐在看自己的書,只是大半時間都是在偷瞄他;在食堂,她也跟着,白宇吃什麼她就吃什麼;

甚至,她還跑去白宇的班上蹭課,只是那些枯燥的机械理論對她來說就像聽天書,每次沒幾分鐘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她就像一個牛皮糖一樣緊緊的粘着白宇,但卻不過多的打擾她,多數時候只是靜靜的待在他身邊。

於是白宇也拿她沒辦法。

不知不覺,這樣過去了一個月。

白宇推了推正在睡夢中的楊婷。

楊婷一臉睡眼朦朧抬頭的四處看了看,教室里空無一人。

“下課了。我們去吃飯吧。”

白宇凝視着她半晌,開口問道:“你到底要跟我到什麼時候?”

楊婷不假思索的回答:“直到你答應做我男朋友。”

白宇無奈的搖了搖頭,疑惑而又好奇的問道:“你到底喜歡我什麼?就因為我喜歡穿白球鞋?這會不會太離譜,太荒謬。”

對於楊婷喜歡穿白球鞋的男生已經不是秘密了,白宇自然有所耳聞。

楊婷撐着下顎認真的思索了一會,鄭重的說道:“是也不是。我的確對穿白球鞋的男生沒有抵抗力,但也不是任何穿白球鞋的男生我都喜歡。如果那樣,我喜歡的人都可以繞地球好幾圈了。”

“那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楊婷莞爾一笑,俏皮的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歡。”

白宇深深嘆了一口氣,勸解道:“楊婷,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我是不會喜歡你的。”

雖然白宇的話很傷人,但是楊婷臉色絲毫沒什麼變化。

她說道:“未來的事情連老天都不確定,你怎麼能這麼肯定。可能你現在是不喜歡我,但是沒準將來就會非我不愛呢。所以你不用這麼急着把我推開。”

白宇本想着用話刺激她,好讓她知難而退。可沒想到這招對她一點都不管用。

哎,算了,要跟就跟吧,或許再過段時間興趣淡了就不會再跟了。白宇心想着。

(5)

的確,三個月後,楊婷就再也沒來過H大了。

白宇的世界終於平靜下來。

室友打趣道:“你那個楊大美女怎麼不來了。之前不還信誓旦旦要你做她男朋友,這才幾個月呀,就對你沒興趣了。”

白宇不理他,乾著自己的事情。

室友看了看白宇,繼續說道:“不過,這也怪你。人家女孩子都對你那麼主動了,你卻對她愛答不理。如果換作一般的女生早就打退堂鼓了。她至少還堅持忍受了你四個月的冷言冷語呢,已經是很不錯了。”

起初的一两天,白宇還沒覺得什麼。後來,慢慢的,他越發覺得生活中少點了什麼。

他開始想念楊婷經常跟在身邊的日子,似乎走到校園的每到一個角落都能看見她的身影。

教室、籃球場、圖書館、食堂,水果店,宿舍樓下,無一不是她曾經每天出現的地方。甚至睡夢中都能看見她一臉開心的對着他笑。

他對自己解釋道:我只是習慣了她的存在,所以現在還不適應她的離開,等過段時間就好了。

但是事情並沒有如他想象的發展,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那種失落和虛空感也隨着越來越重。

一個月後,他終於忍不住去打聽楊婷的消息。

她的同學告訴他,楊婷辦了無限期休學,但原因沒有人知道。

他找人要來了她的號碼,撥過去已是空號。她的微博、QQ、微信也似乎停用,再也沒有更新動態。

她的最後一條朋友圈還是發的與他有關的內容。

楊婷整個人就像人間蒸發一樣,徹底離開了他的世界。

(6)

半年後。

楊婷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湛藍的天空。儘管她什麼也看不見,就連微弱的光也感受不到。

楊婷媽媽遞給她一個削好的蘋果,說道:“婷婷,明天就要做手術了。做完手術我們就可以回國了。等了半年了,終於等到了合適的眼角膜,真的是感謝老天。”

“是啊,半年了,我已經半年沒有見他了,不知道他記不記得我。 ”

“婷婷,我的寶貝女兒,你怎麼那麼傻。他又不喜歡你,你又何苦對他念念不忘呢。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值得喜歡,你沒必要執着於他一個。”

楊婷摸索着從床頭櫃拿出那雙她親手設計和製作的白球鞋,溫柔的撫摸着它,說道:“這個世上穿白球鞋的人很多,值得喜歡的人也很多,但只有他值得我用一生去愛。”

楊媽心疼的看着女兒那黯淡無光的眼睛,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只有他值得你愛?我不明白。他到底哪裡好。”

“媽,如果能說得出為什麼就不是愛了。也許愛他是我這輩子的宿命吧。”

一個星期后,她拆線了。拿下眼罩的那一刻,光線一點一點投進來,無邊的黑暗被漸漸驅散,她的世界再次清晰明亮起來。

手術很成功,她又重見光明了。

她拿着那雙白球鞋,訂了當天的飛機票,馬不停蹄的趕回了國。

第二天她就回到了學校。

除了她最好的朋友以及校方領導,沒有人知道她這半年去了哪裡。

她拿着為白宇特製的白球鞋第一時間趕到了H大。

還是在籃球場。

她一出現,白宇就看見了她。但是他還是像以前一樣,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繼續打他的球。

楊婷雖然有點失落,畢竟半年沒見了,他對她依舊如此冷漠,甚至比之前更冷漠。

結束后,楊婷熱情的走過去,說道:“白宇,好久不見了。我有一個……”

她話還沒說完,白宇就冷冷的打斷道:“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想她誤會。”

縱使楊婷再神經大條,再樂觀開朗,但是這句話還是讓她的心徹底涼了下去。

她沒想到,半年的時間就讓一切都變了。

就算她再喜歡白宇,但是也已經來不及了。

白宇看着她的臉色瞬間黯淡無光,全身上下寫滿了無盡的失落與傷心。

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來。

其實他沒有女朋友,這都是騙她的。這半年來,他發了瘋一樣的滿世界找她,但就是怎麼找也找不到。

他恨她,恨她不打招呼強行來到他的世界,攪亂了他的生活,結果又一聲不響的離開。

這樣的她太過任性。

來或走都隨着她的心情,他似乎一點都掌控不了。

(7)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流逝,周圍的世界彷彿已經靜止,就剩下兩人沉默的對望着。

許久之後,楊婷壓抑自己的情緒,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不過那笑容看着更像哭。

她說:“白宇,我喜歡你。不,我愛你。但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原諒我沒辦法違心的祝福你和你女朋友,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你幸福。如果你不希望我打擾你,我不會來……”

說著說著,她的聲音開始顫抖哽咽,說話也變得斷斷續續,“我不會……不會……再、再……見你。但是我會……會、會一直愛你。這、這個、是我、我親手、設計的、白、白球鞋,你、你……可以、可以、不……不要我,但你、你不能、不能……不要它。除了你……沒、沒有人……配得上……這、這雙白球鞋。”

說了好久,才將一段話說完。

她將鞋子強行塞到他手裡,然後轉身狂奔而去,任由淚水模糊了雙眼,她拼了命的往前跑,跑離H大,跑離他的身邊。

白宇看着她絕望離開的背影,心裏如在滴血,但是腳卻像灌了鉛一樣無法移動半步。

他不知道自己在固執什麼,在堅持什麼。或許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份驕傲,放不下那份不安和害怕,放不下對她不辭而別的怨恨……

太多的放不下,阻礙了他走向她的腳步。

楊婷回家整整痛哭了三天,直到眼淚流干,直到筋疲力竭。

楊爸楊媽不想見女兒如此痛苦難受,決定送她出國。這次楊婷沒有拒絕,她已經答應白宇不再見他,所以就應該離得越遠越好。

一個星期后,她回學校辦理了退學。

她想在離開前再看白宇一眼,就偷偷地、遠遠地看他一眼。

但她來到H大卻沒有找到白宇,圖書館、教室、籃球場,每一個地方她都找了,就是沒看到。

或許,連上天都不希望他倆再見面。

(8)

她無比失落的慢慢走出校園,低着頭,就像一具遊魂。

突然有人在身後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那聲音如此熟悉,每次聽都能讓她心潮蕩漾。

是白宇。

但是她不敢回頭,她害怕這隻是她的幻聽。

腳步聲離她越來越近,就像踩在她的心上,咚咚咚,一聲一聲,無比清晰有力。

沒過一會,白宇就走到了她前面。

她仍舊低着頭,突然她看到了那雙她為此付出了一雙眼睛的白球鞋穿在了白宇腳上。

那雙鞋穿在他腳上是如此的耀眼閃亮。

它漂洋過海,歷經波折終於等到了它的主人。

而她自己呢?

她淚眼婆娑的抬頭看着近在咫尺的白宇。

他們靠的如此近,她甚至能看到他瞳孔里自己的倒影。

白宇用手輕輕拭去她臉上的淚水,憐惜的看着她說道:“傻瓜。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再躲起來了。你就一直乖乖的跟在我身邊,哪裡都不許去。”

這些話里雖然沒有帶一個喜歡和愛的字眼,但分明就是告白的話。

但是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嗎?

楊婷心裏既覺得甜蜜,又覺得糾結。

白宇似乎猜到了她心中的矛盾掙扎,笑了笑,說道:“放心,我女朋友很大方的。”

她在心裏暗自想道:天底下哪個女生能這麼大方?

“因為她是楊婷。”

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她才煥然大悟,原來他說已經有女朋友是騙她的。

她破涕為笑,一拳輕輕打在他身上,恢復自信的打趣道:“我就說你總有一天會是我男朋友的。這下信了吧。”

他一把抱過她,柔聲說道:“信,你以後說什麼我都信。”


分享